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2016无疑是数字印刷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

时间:2017-01-11来源:科印网作者:潘晓东

  drupa 2016和今年10月的中国国际全印展让数字印刷成为了印刷行业的热议话题重组,业内所有人都在问:这是否意味着数字印刷的春天来了?传统胶印还能坚持多久?印刷检测

  笔者的答案是:在中国,数字印刷的爆发还需要一个过程;有质量及价格优势的传统印刷依然有其生存空间;即便数字印刷技术在不断发展,数字印刷与胶印之间也是此消彼长的关系,而非替代,市场占有率取决于产品的性价比。裁切

  就印刷界而言2016无疑是数字印刷年方正

  数字印刷技术无疑是2016年印刷业的关键词。小森海德堡、高宝等传统印刷设备生产商联手数字印刷设备供应商研发推出大幅面数字印刷设备出版动态,虎视眈眈盯着包装印刷市场;班尼·兰达潜心研发的纳米数字印刷机在drupa 2016上运转演示;网屏、爱普生等印前供应商也都推出了自己的数字印刷机。数字印刷无疑成为众多供应商的主打产品,因为它是印刷业的发展方向。包装设计

  数字技术在印刷领域的应用已经远远超出印刷范畴,数字印后进步明显,软件让生产过程变得越来越智能,连线检剔正成为设备标配晒版,对接互联网让印刷变得更便捷、快速,客户可以清晰地了解订单的进展情况。包装印刷

  毫无疑问,数字印刷的优势是满足个性需求,适宜按需印刷与可变印刷,有效降低库存和可能产生的报废……正因为此人民币,数字印刷有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惠普

  数字印刷在中国的爆发还需要有个过程现状及趋势

  数字印刷在中国是否会很快爆发呢?答案可能是非也,笔者认为原因至少有5点:北人股份

  1. 国内市场对海外数字印刷设备及耗材的过度依赖降低了数字印刷的市场竞争力。凸印

  至今为止,国内除了北大方正参与了数字印刷设备的制造,鲜有其他企业的产品问世,即便是方正产品版材,其核心部件——喷头仍依靠进口。数字印刷市场还是由外企主导,产品价格自然难有竞争力,这无疑阻碍了数字印刷在国内的快速发展。CTP

  2. 处于研发阶段的数字印刷设备售价高企,未能为生产企业带来利润。票证印刷

  实事求是地说,drupa 2016推出的不少数字印刷设备还处于样机阶段版式设计,尚未形成生产能力,设备制造企业希望通过高价销售尽快实现投资回收,现阶段已经推向市场的生产型数字印刷设备售价很高,甚至大大超过了传统四色胶印机价格。网印

  3. 数字印刷企业须协调碎片化订单与生产型数字印刷设备需批量组织生产的矛盾,商业模式仍在摸索中。企业

  大投资的设备需要通过相对满负荷的生产来回收投资成本认证,获得利润。尽管集中生产的模式尽可能地让大设备连续运转,但如何才能形成订单的集聚效应,如何让提供业务的中间商感到放心,乐意为企业提供业务依然是有待讨论的课题。经营管理


潘晓东专栏

总访问量:156328 更新时间:2017-06-08 09:12:20

单位: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
职务:资深顾问
简介:1968年进入上海印刷物资供应站(后更名为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工会副主席、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1983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副书记;1987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1994年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纪委书记;1996年起任上海中华印刷厂厂长,改制后任总经理、党委书记。2002年潘晓东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6年通过上海市职业能力考试院考核,获“国有公司董事”任职资格。2009年潘晓东同志退休后应聘担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资深顾问。现为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上海市文化人才认证顾问、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学院兼职教授、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副会长、《印刷经理人》、《中国印刷》杂志和《中国印刷年鉴》编委。
潘晓东同志2001年荣获“上海市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2002年被上海市总工会授予“上海市心系职工好领导”称号。2004年被授予“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 称号。2006年荣获“上海市出版人奖”,同年,他还被评为“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优秀组织者”。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