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库 > 总论 > 现状趋势

烟包企业的蹉跎岁月

时间:2005-07-09 15:02:56来源:科印网作者:王丽杰

  “又有8家烟厂被取消了法人资格。”7月份,从国家烟草专卖局的新闻发布会上传出消息,国内卷烟工业企业数量,已由去年底的57家调整减少到49家。
  不是序幕,也不是尾声,在2005年,兼并重组的风暴依然强劲地刮向中国烟草业。

  重组硝烟
  准确来讲,中国烟草业的此轮风暴,始自2003年。面对中国烟草条块分割、地方保护盛行、缺乏明显强势企业和强势品牌,以及即将与外烟同台竞争的紧迫局面,国家烟草专卖局提出建设“大企业、大品牌、大市场”,期望通过联合重组打破现有行业格局,提高中国烟草的总体竞争力。
  这场自上而下的改革风暴,尽管带有“以行政为主导、以市场为辅助”的强烈色彩,却以不容置疑的态度和速度向前推进。走过2003年“关停年产10万箱以下的小厂”,走过2004年“加速推进年产10万~30万箱企业之间的整合”,时至2005年,跨省重组被列为重点推进目标。
  梳理自2004年以来烟草企业的重组行动,其间有两条清晰的脉络:一是省内资源整合,一是跨省联合,各强势烟草企业都在有限的时间表内抢夺资源,争取生存与发展的先机。
  在云南,2004年成功实施“九变四”以后保留下来的红塔集团、昆明卷烟厂、红河卷烟厂、曲靖卷烟厂,正在准备“四变二”。据有关人士称,动作较快的昆明卷烟厂和曲靖卷烟厂的合并已经完成了所有程序工作,合并方案已于8月下旬上报国家烟草局。而在省外,云南烟草已在山西、内蒙、辽宁、吉林、海南相继完成跨省重组,并开始向山东、河北、川渝、新疆等地急速扩张渗透。
  在上海,2003年11月,北京卷烟厂无偿划拨给上海烟草集团;2004年5月,天津卷烟厂也正式被上烟接受。到2004年底,上烟集团卷烟产量实际已达220万大箱。据专家分析,上烟集团的跨省重组,极有可能在江苏、浙江、安徽等华中地区铺陈。
  在湖南,长沙卷烟厂和常德卷烟厂在相互“追逐”中推进着省内和省外重组。在省内资源基本整合完毕的情况下,长沙卷烟厂与河北中烟公司组建合资厂,常德卷烟厂兼并四平卷烟厂,使得湘军的触角延伸到了河北、吉林等地。
  在广东,2004年9月,广东卷烟工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合并重组新鲜“出炉”:广州卷烟二厂、韶关卷烟厂、梅州卷烟厂、湛江卷烟厂正式合并为一个法人企业—广东卷烟总厂。与此同时,广东、广西两省的烟业重组已进入考察、磋商阶段,“两省联姻只是时间问题”。
  在湖北,2005年10月,武烟集团一统湖北18家烟厂,湖北烟业“三变一”如期实现。据悉,此番重组整合,武烟的生产规模将达到224.5万箱。
  在河南,自2005年4月许昌卷烟总厂与南阳卷烟厂重组后,我国烟草行业又一家年产量超百万箱的大型卷烟企业诞生。
  借助重组风潮横空出世的,还有中烟实业。2004年11月,随着国家局将兰州卷烟厂、哈尔滨卷烟厂、深圳卷烟厂、延吉卷烟厂等8家地方烟厂的管理权和部分股权上划给中烟实业,中烟实业的实力和在未来烟业格局中的作用将不可小视。
  在如火如荼的烟业重组浪潮中,国家烟草专卖局的支持力度可谓有增无减。2004年8月23日,烟草专卖局颁布了《卷烟产品百牌号目录》,明确规定在今后2~3年时间里,全行业卷烟产品生产和销售牌号压缩到100个左右。此举被业界誉为“扶大”的又一杀手锏。
  “所谓‘扶大’,就是扶持名优企业和名优品牌,资源的有效整合关键是以品牌为纽带进行”,国家烟草专卖局的思路很清晰,“百牌号目录内的卷烟牌号原则上只出不进,实行动态管理。品牌整合的强化,要为推进企业的联合重组创造条件,减少重组阻力”。
  在2004年初召开的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上,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姜成康曾划定目标,“通过3年左右或更长一段时间来完成企业组织结构调整任务,把卷烟工业企业调整到30~50家,品牌调整到100个左右,培育出几个几百万箱生产规模的企业,几个几百万箱的名优品牌”。如此看来,虽然时间刚刚走过不到两年,中国烟业的重组进程已然接近目标。

  印业的多米诺骨牌
  震荡频生的中国烟草业,给烟包印刷企业带来了无穷变数,使这些企业不得不直面真实的残酷。
  “大集团瓜分天下,大品牌占领市场,将是未来烟草工业最明显的特征之一。”一位专家分析,按照各个地区联合重组后的形势,烟包材料的采购和印刷将会采取定点方式,与烟草企业合营或联营的定点烟包印刷厂将会拿到更多的订单。“这意味着,烟包印企将更为集中,市场竞争将更为激烈,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新格局将在烟包印刷领域显现。”
  实际上,烟包印刷企业的结构调整已经悄然开始。据一位印厂厂长估计,目前已经有近五成中小烟包印企因为实力不济、通路受阻而陆续或即将关张,余下的中小企业,不少也面临着订单下滑和业务缩水的困境。
  “背靠大树好乘凉,没有大树心发慌。”实际上,烟业震荡的多米诺骨牌砸向的并不仅仅是中小烟包印企,与烟草企业没有合营和联营关系的非嫡系部队,即使规模、技术居于优势,也必须在此宏观背景下尽快调整战略思路,这在广东烟包印刷业中表现得尤其明显。
  “这一两年,广东烟包的市场竞争非常惨烈,部分烟包厂的日子越来越艰难。失去一个烟厂的支持,就有可能陷入困境。”残酷的现实,逼迫这些多为独资的民营企业找寻新的出路。
  出路之一,融入系统之内。一些烟包企业开始以联营或收购等方式向外扩张。如劲嘉与安徽烟草专卖局合资在安徽创办了安泰印务,以控股的方式收购了昆明彩印,其后又收购了重庆美华印务,与重庆烟厂的附属厂宏声印务合资在重庆创办了一家新厂。
  出路之二,开拓新业务。如东莞虎彩原来主要以烟包为主业,这一两年“文具”和“七彩贺卡”的印量逐渐上升。
  总之,中国烟草重组的风暴尚未尘埃落定,新的格局规划也未最后定型。对烟包印刷企业来说,是坚守主业,做大规模;是寻找生存空间,做精做专;还是转移战线,拓展新生路,一切取决于烟草印刷企业对时局的判断,对机遇的把握。而无限的发展机会和空间,就蕴涵在未来有限的时间表内。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