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CTP在中国

2009 从CTP观察台湾印刷市场

时间:2009-12-11 12:17:10来源:科印传媒《印刷经理人》作者:吕理哲

  国内印刷市场因为CTP直接制版机的蓬勃发展,显现出经济大环境似乎已经脱离了不景气谷底的气势,台湾也从2008年底的金融海啸中走了出来,本年度(2008年7月~2009年6月)CTP安装的数量也超过了前两年的记录,本来以为这是总体经济好转的征兆,但经过访谈却发现同行大多对此存有疑虑。
  今年初,台湾大报社采购CTP的案子,最后却以二手CTP结案,让各家CTP供货商摇头不已,当然报社亏钱并不是台湾的专利,但是报社每天印刷数万份报纸,每一印件的平均制版的成本和商业印刷厂比,相对地低很多,连报社都决定用二手CTP,让台湾的CTP设备供货商感受到无比沉重的压力。

  根据各方面的来源数据以及相互比较的结果,到2009年6月底以前全台湾约有330台CTP制版机,去年崭新电子报http://www.brainnew.com.tw统计了2003~2008年台湾CTP安装的数量,截止到2008年6月,共计约有各厂牌的CTP280台,本年度(2008年7月~2009年6月)增加了50台,增长率约为17.8%,比2007年和2008年要进步一些。结合历年的统计,2004年增长30%,2005年增长39%,2006年增长34%,2007年增长13.3%,2008年增长8.9%,2009年的景况不是最差的,但是有一个特点,大部分安装的都是二手CTP,全新安装的CTP不到15台,往年的调查中二手CTP设备都没有列入统计,因为数量太少,然而这一年居然变成以二手设备为主,台湾印刷产业的所谓景气实在是“有气无力”。
  印刷产业区块化
  受到CTP版材价格一再降低的影响,今天的CTP版材的价格早已低于胶片加上PS版的总和,不管是质量或是成本,照排机已经不具有竞争的优势。至于二手设备的兴起,只是表示台湾印刷业的景气一直没能恢复到往日的好时光而已。
  台湾商业印刷明显区分出三个区块,合版印刷、专业制版和一般,第一区块“合版印刷”发挥了网络应用的效益,已经形成了一个大印刷行业中的小合版业,其实全台湾只有不到十家合版印刷厂,却占据了整个台湾印刷大部分的生产总值,其成功的理由如下。
  1.网络上接单,让服务范围扩大。
  2.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引导客户自行设计“有限制规格”的印件,免除了印前处理的人工和时间,以及自动化的限制。
  3.以自动化的流程来降低成本。
  4.以快速交货满足中小企业的步调。

  如此规划把需求复杂的生意,推给了其他区块的同行,让别人使上了力,却不见得收到特殊印前服务的费用,也引导客户为了好价格自愿放弃某些特殊的要求,合理的经营模式促成了合版印刷公司从名片开始,进而拓展其他印刷品的服务。在台湾大部分印刷厂为不景气抱怨不止的时候,合版产业却逆势成长,甚至有的合版公司到海外拓展业务,到日本、美国、澳洲设点接单在台湾印刷,然后利用国际快递送到国外地点,印名片隔天交货,网络来网络去,即使在美国和日本都还有足够的利润空间,足见合版印刷的竞争力。这一区块中最具规模的白纱科技印刷公司,它从印名片印刷厂发展成为一家上市企业。
  由于合版公司已经吸走了一大部分要求一般的低价客户,除了对颜色有特定要求,可能还有胶片稿的处理和时间急迫性的问题,这样的印件合版印刷不愿意接。平常价格竞争剧烈,需要特殊加工处理的人工成本又高,一般规模不够的,无法应付客户这种需求的印刷厂就沦为“一般”区块,只能服务有限的客户。像期刊时间要求高,广告稿颜色特别要注意,印刷厂必须有一定的规模,长期都在应付这类繁杂的需求,服务量固然大,但由于客户多分摊了服务的成本,这样的印刷厂属于“专业制版”这一区块。

  专业制版由于受到合版印刷的竞争,生意和价格都受到影响,但是相对有竞争力的对手越来越少。在这一区块里的印刷厂也不算太多,包括中华、科乐、科亿、沈氏、明越等,大环境的不景气对这一区块的影响相对较小,大部分的业务反而渐渐集中在有限的“专业制版”印刷服务公司。
  “专业制版”区块的印刷服务公司通常都是数字化发展最积极的公司,不只是印前流程和CTP制版已经应用了许多年。例如台北县的中华,印刷机和印前之间的CIP3数字预放墨,早在2003年以前都已经每天生产;尤其科亿信息公司在2008底完成了FOGRA标准认证,虽然科亿并没有外单的业务,他们从年初就向FOGRA要求提供数据,自己在印刷作业过程中建立标准操作程序文件,教育每一位员工了解标准操作程序,确实按FOGRA标准来操作,等到FOGRA审查员来认证时果然一次成功。足见“专业制版”这一区块的印刷厂对质量一流的自我要求,也可以想像台湾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
  虽然,台湾印刷产业向来分工细致,目前还有许多独立的制版公司,但是独立制版这几年以来的生意,早就不足以维持一家制版厂的营运,所以即使是制版厂也接印刷的活,在台湾业界里说的“头手”活就是从印前做到印后,所以大家都是印刷厂,差别是印前和印刷是否在同一地点生产而已。
  待在“一般”区块的印刷厂比率最高,他们在产业发展的过程中忽略了数字化的连续性,被动地投资数字化技术,当然无法形成客户印象深刻的服务模式。几年下来,印刷厂之间的技术差异不大,服务模式上就会让客户认为这样的公司没有创新,老是跟在别人后面。当每一阶段的数字化技术变成流行的时候,所谓“一般”区块的印刷厂就变成一般的印刷厂,没有特色可言。以今天信息的发达情况来看,通常一种新技术变成流行的时间,肯定不是用“年”来计算的。
  等到新技术造成供过于求的买方市场的时候,一般的印刷厂几乎都在等待,等待到设备过时被淘汰为止,或是等待到生意不足以维持开销为止,抑或是景气回春,好日子重现。

推荐专题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