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CTP在中国

后CTP时代的产业变化

时间:2010-12-17 15:10:43来源:科印传媒《印刷经理人》作者:吕理哲
  数字化没有休止的一天,因为,数字化把人的艺术差异抹平,导致供过于求,企业只有再进一步数字化才能创造差异,才能在红海中脱困,不管是任何行当,人类发明蒸气机以后,历史就一再重复如此演出。
  从印刷产业数字化的历史来看,这一波数字化的结束就是另一波数字化的开始,今年国内CTP安装量可望超过1000台,菲林的价格飙涨,听说得拿现金去排队才能买得到,2010年中菲林行当从买方市场忽然转变成卖方市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眼看着照排机就要走入历史,那么印刷产业在CTP普及以后,对数字化的发展意味什么特别的意义呢?
  计算机直接制版已经可以把印前计算机里的印纹数据直接刻在CTP版上,代表印前流程完全数字化了,对于沿海城市已经使用CTP制版的印刷企业,一定再考虑如何将数字化延伸到印刷车间去,或者向接收电子文件的窗口伸展出去。
  如果,客户的文件可以从网络传进来,制好版的数据可以传给控墨台,再连上利用网站报价、接单、开工作单,计算机传递工作单到印前、印刷和印后的计算机,车间循序生产,最后印刷好的活,贴上收货人地址姓名,快递就能帮你送货到客户地址了。
  CTP安装后5~6年的印刷厂,差不多开始上述的数字化延伸,意谓着网络印刷的基础建设正在沿海城市建筑中。
  如果以台湾的CTP发展轨迹来看,1998年,台湾第一台CTP安装在桃园市里的一家传统相机的相片冲洗店,这是一位急于转型的老板,想要急于改变当时供过于求的相片冲洗生意,他决定要大胆投资最新的计算机直接制版设备,杀入陌生的印前制版行业去争取胜算,可惜,没有两年就认赔结束营业。
  2000年,台湾第二批投资CTP设备的制版厂,都赚了钱。因为他们的印前流程比对手数字化,别人拼大版要趴在光桌上用放大镜去对十字线,花45分钟才能拼完一帖,他们只按了两下鼠标,就拼好一本书了。即使“第二天交件”如此简单的口号,也能把客户抢过来。
  2001~2004年,是台湾CTP设备蓬勃发展的黄金期,因为CTP影响了印刷生意,客户一听你没有CTP,就认为你不是一流的印刷服务单位,2005年才买CTP的印刷厂多是因为客户、因为别人数字化而导致效益流失了,只好顺应潮流,但是却一直无法控制成本,因为几年下来对手已经是CTP版材厂的VIP用户,你的CTP刚刚安装,只是版材供货商的新客户而已;还有折旧成本非摊提不可,对手的成本早已不用分担设备折旧,你的固定成本就是高过别人,印刷报价几年来只有下滑没上升过,你注定了要打一场劣势的竞争战。
  2010年,还在使用菲林加上PS版的成本早已超过CTP版材,没有CTP的制版厂,面对的抉择恐怕不只是投不投资CTP而已。
  CTP提供了不同效益的服务影响印刷厂的生意,同样的投资标的,时间不同最后的结果也会不同,早起的鸟儿不一定吃得到虫,生意模式的思考,比固定成本计算还要重要,前者以知识当武器,后者不得已只有拿成本当盾牌。
  技术方面,台湾制版业在使用CTP以前,1998年已经开始使用大幅面的照排机,拼大版和数码打样都先数字化了,所以投资CTP时最重视的还是安全,如何在输出CTP版以前可以检查,以确保打样和印版上的印纹100%一致,任何意外都可能影响全年的获利,可见制版是一件风险事业,所以在台湾RIP一次的流程最流行。
  到了2010年,CTP已经是普遍的制版设备,甚至CTP制版的成本都低于菲林晒版,同时彩色激光数码印刷机也把影印店的复印机数字化了,质量也足以应付大部分的打样和印刷客户的需求,这时候台湾制版流程考虑的就是如何拼一次大版后可以分别输出到CTP去出版,到喷墨打印机去打样,到CIP3/4去数字放墨,拼版两次也和RIP两次一样有生意上的风险,原来有CTP的台湾印刷厂开始要求流程供货商升级“拼大版一次,多样输出”的功能。
  如果为CTP拼大版,可以自动拆成两页让数码印刷机印出一本骑马订的样书,正符合激光数码印刷机的效益。“拼版一次,多样输出”这个新题目真正的诉求是针对质量足以打样、速度可以补件的数码印刷机,像施乐700或柯尼卡美能达的6501这样等级的机器。
  现喷墨打样需要墨水和特殊的纸张,与激光打印的碳粉加上维护相比,几乎是5倍成本差异,台湾印刷企业除了考虑打样的成本以外,考虑投资数码印刷机,有生意发展的策略考虑。
  由于竞争剧烈、利润下滑,台湾印刷企业从以前的精密分工,转为大家都是印刷服务单位,不论你的专精是制版还是印刷,或是后道加工,都得自己找活来干,自己能做自己来生产,不能做的找别人合作,总结每一阶段的微利就有了较好的利润。
  既然大家都是印刷服务单位,无法避免市场上的活越来越少量,如果有数码印刷机就可以解决量少无法制版的难题,另一方面,台湾印刷厂经历了一连串的数字化洗礼,已经了解量少多样的趋势无可避免,投资一台数码印刷机来迎接量少样多没有问题,但是量少的活要真正可以打平还本,到底还是没有底。如果能够用节省打样成本来投资一台应付未来量量印刷的数码印刷机,进可攻退可守,可以说是合理的投资。
  2010年十月份的台北国际印刷展(TIGAX2010),展会中成绩最好的技术产品不是印刷或是CTP的设备,而是短版的印后设备,例如多功能的精装本装订机器,可以取代上光、护贝的UV淋膜机,小型的裁切机,可见少量印刷即将是台湾印刷产业的未来。
  今天,内地可能还有许多正在考虑投资CTP的印刷企业,沿海大城市则已经完成印前数字化,和台湾的发展齐头并进,但是市场规模大,同样变化比较不容易察觉,不管你的印刷车间正走到哪一阶段的数字化,都应该了解新技术影响新生意模式以及数字化的延续性。
  其实台湾数字化的发展和欧美的进程几乎一样,投资CTP时考虑制版和打样的一致性,完成CTP后要考虑如何将印前的数据衔接上印刷机,也就是让预放墨数字化,在建立印刷厂的网络商店以前,如何以合理的策略投资数码印刷,尝试短版多样生意的水温。
  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说:二十世纪,不管你是政府领导人还是图书馆馆长或是企业经理人,如果不知道把趋势当作工具,那你的麻烦就不远了。
  2010年早已是二十一世纪了,这一年是国内CTP应用的普及阶段,也是印刷产业数字化连续发展的关键阶段,印刷厂的老总如果只考虑哪一台CTP的性价比,接下来的变化肯定会让你顾此失彼。
  (本文作者为台湾崭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推荐专题

2019科印海外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2019电商年会

2019中国印刷业互联网创新节暨第七届中国印...[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