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标签技术

现代与传统的碰撞——小议数码印刷与凸印在标签市场的比拼

时间:2011-10-15 12:15:20来源:科印传媒《标签技术》作者:蔡成基
  数码印刷建立在计算机技术平台之上。从一位传统印刷人士对数码印刷的理解来看,数码印刷起源于计算机外设的打印平台,发展到喷绘,发展到印刷,而且一下子从印刷的两大领域—出版印刷包装印刷同时起步,在印刷业攻城掠地,迅速成长为一支令传统印刷业不可小觑的力量。数码印刷借助于网络技术,借助于计算机云技术,它的降低成本之路,一定是通过面的扩张来扩展市场,从而降低营运成本、管理成本。
  在标签领域,数码印刷同传统印刷的竞争主要体现在印刷成本(短单成本)、印刷质量(标签色差)、印刷过程的换单时间、印刷油墨同承印材料的匹配,以及任何一项新技术必然要遇到的投资成本与回收期的比拼。对一项以后必然对印刷界起着革命性作用的新技术、新工艺而言,虽然数码印刷今后的竞争获胜点一定是通过面的扩张来降低成本,但在竞争初期也不得不正视自己的不足,做到及时改善,避免自己的用户长时期做“小白鼠”而丧失信心。作为传统印刷的一方,例如在标签印刷行业一直以低成本为特点的凸印,如何使自己在传统优势方面保持的时间更长一些?如何在今后的竞争中被数码印刷所包容,而不是取代?这些问题也必须认真反思、改善并提高,借一句当下时髦的语言来表述就是“达到与时俱进”。

  印刷成本
  数码印刷刚登上印刷“舞台”时,4000米被认为是数码印刷与传统印刷(凸印与柔印)在成本上的一个分界线。对这个结论,笔者没有仔细验证过,但细想一下,还是蛮有疑惑的。数码印刷的特点是没有印版,因此印刷成本中没有版费。数码印刷大多采用喷墨方式,据笔者所知,喷头作为易耗品,目前还需要进口,且价格不菲。喷墨印刷的油墨俗称墨水,可分为溶剂型、水性、UV型等。油墨的粒径、表面张力、干燥速度、在非吸收性材料上的附着力—对数码印刷来说,在进行市场扩张前这些都是必须要解决的课题。可见数码印刷在版费上的优势同其在油墨上的劣势相比,估计是要抵冲的。标签印刷企业一般自制凸版,同样是感光树脂版,自制凸版比国内柔印企业向专业制版公司购买印版的成本要低得多。而且标签印刷机的门幅都不宽,耗版量不大,所以印版成本并不会很高。凸印油墨不贵,在纸张上印刷,可以用最普通的油性油墨;在薄膜等非吸收性材料上印刷,可以用UV油墨。同为UV油墨,凸印UV油墨比柔印UV油墨便宜不少。
  再来看新印件的调机损耗。由于纸路的关系,凸印从套准到墨色的确认需要消耗不少承印材料,这笔损失很可观。但数码印刷也不能做到一点调机损耗没有,即便数码印刷连线附加其他功能,承印材料的损耗也是不可免的。目前,对于只有几百米长的短单凸印也可以接,也有利润,说明4000米长度的界限同市场现状已经有不小的差距。

  印刷色差
  凸印在标签印刷上的最大缺陷是印刷色差控制。凸印的墨量由墨斗间隙调节,初始印刷时的墨量同油墨耗用一段时间后的墨量会有所变化,因此需要经验丰富且责任心强的一线操作人员及时调整。常规检验凸印质量的一个有效办法是将两卷产品在相同部位取样,用刀切开、上下拼接,用肉眼比对就可以发现问题所在。而对于喷墨印刷机而言,当储墨罐中的油墨容量不同时,喷出的油墨量也会有差异。这个问题之所以以前一直不为人们所注意,是因为数码印刷行业中的从业者都比较年轻,而且数码标签的印量都不大,短时间里问题不易被发现。但依据目前喷墨印刷机的特点,订单一旦延长,数码印刷同样也会遇到类似凸印的印刷色差控制问题。

  印刷换单时间的比较
  印刷过程的换单时间,作为传统印刷的凸印是无法与数码印刷比拟的。2010年,笔者曾观看过美国麦安迪P5、P7柔印机同数码印刷机比拼换单速度的演示。麦安迪柔印机的印刷单元结构是版辊置于最上方,易于换版,现场演示时采用了大、中、小三种不同印刷长度的版辊,换单时无须更换油墨,只要换几根版辊就可以了。当版辊周长与网纹辊周长相仿或大于网纹辊周长时,麦安迪的方案是可行的,但关键是换上了直径小于网纹辊直径的小版辊时,就会存在柔印鬼影的隐患。这种结果,估计对会制造机器,但对柔印工艺与油墨知之不多的麦安迪工作人员是始料未及的。笔者对这个演示的结论可能出乎演示主持者的初衷之外,对数码印刷换单的快捷、简单、安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若将数码印刷与在换单速度方面原本就略低于柔印的凸印相比,凸印更是不占优势。当然也有例外,如果将数码印刷同传统印刷的某些特殊整饰工艺结合在一起,纸路很长,这时的换单速度估计也快不了。

  印刷油墨同承印材料的匹配
  油墨问题是数码印刷的软肋,一是价格高,二是性能尚有欠缺。喷墨印刷所用油墨的粒径不能过大,否则易堵塞喷头。油墨的表面张力不能过高,过高则墨滴收缩,易堵塞喷头;但表面张力又不能过低,否则油墨易四射发散,影响“网点”的完整性,影响印刷的还原特性。喷墨印刷的油墨问题直接影响到它的推广:在一般纸张上应用的油墨无法直接应用到高光镜面铜版纸上,需要先作预涂处理;可以在镜面铜版纸上应用的油墨不能用在薄膜等非吸收性材料上;可以在薄膜上应用的油墨,还要区分乳白薄膜还是透明薄膜,两者所用油墨也不同。笔者曾在2011年上海国际瓦楞展上看到数码印刷瓦楞纸板的演示,图像印刷得不错,采用调频网结构、套准精度高,但油墨的耐抗性差,印刷品不耐磨。与传统柔印瓦楞纸板相比,柔印水墨由不可逆的水性乳液为墨膜支撑,并添加了分子量较低、容易在墨膜表面析出的蜡作为耐磨助剂。但这些材料的粒径较粗,若添加到喷墨印刷油墨中,喷头堵塞的概率将大大提高。用数码印刷工艺印刷瓦楞纸板不是不能做,主要问题在于印刷成本与墨膜的耐抗性。如果仅从IT的方式来推广包装印刷行业的数码印刷,可能在对市场了解的深度方面尚有欠缺。数码印刷在油墨的问题上还有很多路要走,如提高油墨的性能、降低成本等,从某种意义上说,油墨将制约该印刷工艺的推广。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