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包装财智

林型飞:无愧于心方能不负此生

时间:2013-07-11 09:37:58来源:作者:梁孝克
看样室里,林型飞正拿着一张全开印刷样张检视。他的视线快速地移过样张图案和空白处,见没什么问题,便往桌面的刀模上一放,然后低头一声不吭地比对着刀切线。不一会儿,他猛然抬头转向身边的年轻客户,轻声而又坚定地说:“没问题,就这样印。”然后三言两语便向机长交代完应该注意的事项。
  虽然他是苍南县南方印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但厂里的员工、前来下单的客户乃至熟悉的同行,无不视其为南方印业的“技术总监”。这种技术上的偏长,源于他的敬业和用心,以及从业三十年来丰富经验的积淀。
  三十年来,无论是为人的坦诚,还是做事的认真,林型飞都问心无愧。

  选择和奋斗
  1982年,在外省养蜂多年的林型飞回到苍南老家,发现原本冷冷清清的村子热闹非凡:家家户户都在鼓捣印刷加工生意,还有些人一天到晚忙于发业务信,从全国各地的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揽来一笔又一笔的订单。听着家庭作坊里传出的机器轰鸣声,看着眼前拉过的一车车业务信,林型飞心潮澎湃,萌生了自己创业奋斗的豪情壮志。


  由于没有足够的本钱买新设备,他只能选择二手印刷机。“第一台设备是花了150元从旧货市场买回来的圆盘印刷机,”林型飞回忆道,“请人修好,配上马达就开工印刷了。”生意就来自本村——业务信封、业务通函、社员证、学生证之类的小印刷品,只要印得出来、不犯法,什么都印,生意好得出奇。过了一段时间,一台印刷机已经不能应付蜂拥而至的订单,于是又添置了一台新设备。没多久,林型飞决定扩大生产规模,再置新设备。最多时,作坊里五台圆盘印刷机同时开动,机器的“咣当、咣当”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但这毕竟是做加工生意,利润微薄,两万个信封印下来,才赚三四十块钱,远远不及跑业务利润丰厚。这时有人找到他说:“型飞,你读过高中,有文化,咱们一起出去跑业务怎么样?”林型飞摆摆手给拒绝了,他有自己的考量:一方面,前几年养蜂,居无定所的日子使他对在外飘泊产生了厌倦感;另一方面,他觉得印刷事业可以长久做,坚持做下去就会有前途。他相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就应该一路走下去。
  开头几年时间,从圆盘到方箱,从卧飞到立飞,从01机到08机,各种各样新型胶印机,他上下求索,都买了个遍。但这些在他的印刷生涯里都只能算是起步阶段的小打小闹,真正的大动作是在2000年斥资300多万元引进钱库镇第一台四色胶印机,虽然这只是一台二手的海德堡对开机,但对林型飞来讲,却已经是倾尽所有、放手一搏的唯一筹码了。
  他为什么要把全部身家都“押下去”孤注一掷呢?林型飞说,那是因为自己感知到了市场的变化。随着经济生活水平的提高,市场对印刷品的数量和质量要求也提高了。单色机和双色机虽然暂时还能满足中低端市场的需求,但很快就会被取代。“我们只有在理念上先人一步,不断更新、改善设备和技术,才能跟得上行业发展的步伐。”
  果然,这台二手印刷机让南方印业的印刷质量和速度远远胜过同行,生意十分火爆。第二年,他用这台设备赚到的钱买了一台全新的海德堡四色印刷机。慢慢地,那些同时起步、从事印刷加工的小作坊被抛在了身后,南方印业这棵“嫩苗”日渐壮大。后来,南方印业陆续引进价值数百万元、上千万元的进口胶印机,至2010年共有六台四色印刷机,成为钱库地区产量最大的印刷企业之一。
  除了对硬件投入的重视,林型飞也十分注重新技术的掌握和新产品的开发。2000年第一台四色机到厂组装的那几天,林型飞一直泡在车间,牢牢地盯着机器组装、调试的每一个环节,甚至夜里在车间打地铺。等机器调试好,他也完全掌握了设备的运作原理。此后厂里的机器维修,都是他亲自挽袖上阵,从来不用请工程师。
  林型飞还有一项创举,至今仍为业内同行津津乐道。当时,用普通胶印机印刷铝箔纸和PVC片材,油墨附着力不高,图案用指甲一刮就掉色。林型飞和好朋友廖诗群经过多次试验,终于找到了解决这一难题的窍门。在不增加开机成本的前提下,通过定制一种特殊的油墨,使普通胶印达到与UV印刷一样的效果。这项技术现在看来也很寻常,但是在当时,却为他们的企业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林型飞回忆,“2002年的时候,PVC片材和铝箔纸在UV印刷机上印,开机费高达4000元,而用我们的技术在普通印刷机上印刷,只要2000元。”价格便宜了一半,自然利润相当可观。这一领先技术在他们的企业保持了一两年时间,才慢慢在业内扩散开来。

  “后加工时代”的生存之道
  在苍南的印刷包装产业链上,营销和生产曾高度分离,挂靠业务员和生产厂家各司其职、自负盈亏,将市场的灵活性发挥到了极致,印刷包装产业藉此快速发展起来,大部分印刷包装企业包括南方印业都深受其益。
  而在微利的“后加工时代”,大客户对产品品质和供应价格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种营销和生产分离的形式因中间环节过多而逐渐不适应市场形势。这对纯粹以来料加工为经营方式的南方印业来说情况非常不利。新形势下,林型飞如何拓展企业的生存之道呢?
  他说,首要举措还是“开源续流”。当前,不少业务员因为利润太低而放弃部分订单,这些订单对他们来讲似乎无利可图,但对印刷企业来说,还是有利润空间的。这些被放弃的订单,让林型飞深感痛惜。他认为这不仅仅关系到业务员个人的利害,而且事关整个苍南印刷包装业的兴衰。“好比一棵大树,今天砍掉一根树枝,明天再砍掉一根树枝,没过几年树枝就砍完了。”他夸张地做着砍树的手势,“所以我就对业务员们讲,你不要的业务别轻易放弃掉,你告诉我,我接过来继续做。”现在,他一改从不出差的习惯,开始跑那些从未见过面的“老客户”了。而建立一支精干的营销队伍,也被他排上了日程。这种“开源续流”的方式,像是对弈中的“拙手”,似笨而佳,却正是当前局面下最好的应对之策。
  其次是从零散加工朝彩箱包装盒特种印刷方向发展。林型飞说:“揣着世界一流设备,捡人家的垃圾产品做,这种低附加值的加工方式,今后再也做不下去了。”要想把企业搞好,一定要找准自己的定位,打自己的品牌,做自己的特色产品。南方印业目前拥有多色进口胶印机6台,其中高宝162超大全开六色印刷机是整个浙江省仅有的三台之一,专用于超大规格彩箱印刷,与之配套的全自动模切机、烫金机、覆膜机和瓦楞机一应俱全,形成了彩箱生产一条龙。此外,林型飞还开发了热转印技术,以承接日益增长的热转印纸业务。
  成本精细化核算也是南方印业应付“微利”的有效措施。以前,行业约定俗成的开机费以印一万张多少钱计算,印几千张和一万张都是一个价格。林型飞说,现在价格战打得这么厉害,但很多人都是“瞎打”。业内很少有人能算得清一平方米印刷品上的油墨成本是多少,碰到墨量大的产品,可能印得越多就亏得越多。因此,他根据样品的耗墨量,实行“差别计费”,确保盈利底线。

  奋斗不息
  已经“知天命”的林型飞,酷爱种花养鸟,厂区也种满各种名花佳卉。闲时,品茗赏花以娱性情,但只要一忙,他就立即全身心扑到厂务中去。接受采访的前一天晚上,他还在车间维修机器,一直忙到半夜十二点钟。仅此一点,便足以知道他那种旺盛的精力和勤而不倦的作风,并没有随着事业上的功成名就而消退。
  创业至今,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如今饱经风霜的林型飞,对世事的看法往往一语中的。谈起人生事业,他说:“人在世上安身立命,把事业选对,把事情做好,无愧于心,方能不负此生!”
  十分精辟。
                                                                                                                                                         (作者为浙江省苍南县印刷包装协会办公室主任)
推荐专题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2019科印海外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