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技术进步 分享快乐人生

时间:2007-10-26 11:25:48来源:科印传媒《印刷技术》作者:李景伟

  12年前, 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他与烟包印刷结下了不解之缘;12年后,他已成为烟包印刷领域的一名技术专家。他勤于思索,善于交流,勇于创新,先后主持了公司的多项重要技术革新项目;他非常注重对行业发展的分析和研究,对当前烟包印刷行业的发展形势有自己独到的认识和见解;他最大的乐趣就是与周围的同事和朋友共同探讨,让思想碰撞出火花。他就是本期“作者会客室”的嘉宾—郑州黄金叶印务有限责任公司的李景伟老师,让我们一起分享李老师的故事。

  1.偶然的机遇
  1995年8月,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我与印刷结下了不解之缘。
  1995年公司从法国引进了两条六色凹印生产线,这在当时的长江以北地区来讲,是一次性引进凹印机规模最大的技改项目,为了保证项目的顺利实施,在引进设备的同时还聘请了一位法国的印刷管理总监,虽然他说的是英语,可先后为他找了三四个翻译,他都不满意,工作开展起来有很大的难度。领导找到我希望我能给他做一段时间的翻译,把工作开展起来。我仅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也没想着他会看上我。几个月下来,工作总算开展起来了,我也喜欢上了印刷这个行当。

  后来我才知道他不满意的原因,关键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比如说那时候擦凹印版用的棉布,国外基本上是按需使用的,就在那里放着,随用随取;而在国内呢,如果你一晚上没有锁在柜子里,明天一看就少了一半。还有就是原辅材料的质量问题,那时候纸张油墨都是进口的,纸张要三个月才能到货,装卸过程中又没有抱车,纸张不是面目全非,就是纸芯变形,或者被水泡过。还有就是设备的售后服务和零备件,这在国外当时是不会超过24小时的;在国内呢,零备件至少要三个月才能到位,售后服务最快也要一周的时间。他逐步了解了这些与国外不同的实际情况后,也就慢慢接纳了。因为这个项目是烟厂的“八五”技改工程,我也就留了下来。

  2.找到着力点
  刚来公司的时候我仅仅是个翻译,对印刷一窍不通,很多事情都帮不上忙。还好我学的是机械设计专业,设备的传动原理和结构是互通的,在做好翻译工作的前提下,就钻了进去学习凹印技术,那个时候国内除了云南以外,其他地区的凹印机还相对较少,可以参考的资料可以说几乎没有,唯一能够借鉴的就是设备的说明书。在这方面我反而觉得很方便,英文资料能看得懂,机械方面的专业词汇又能够理解,随时能与印刷专家以及凹印机的维修和操作人员进行交流和沟通,慢慢地也就融入了他们的讨论圈里,翻译过程中也能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我感觉到了进步和快乐。

  很快,法国印刷管理总监的合同就要到期了,由于他与公司一年来的合作愉快,他非常想能够再续一年的合同,为此我也做了大量工作,可是双方在报酬上的巨大差异,最终未能如愿。缺少了外籍专家的帮助,我们如何能够保证设备的正常运转呢?国外备件、纸张、油墨的供货周期长,同时国内辅料工艺技术快速进步,如何让凹印机尽快满足国内辅料的生产要求呢?我们只有依靠那些熟悉印刷工艺设备、了解凹印机操作的师傅们,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和智慧。

  这也为我个人找到了努力的方向,通过对凹印机进行相关的技术改造,推进国产化辅料的使用;通过对凹印机传动和控制技术的消化和吸收,推进进口备件的国产化进程。几年来,我先后主持了“滑动式纸芯轴”、“凹印机集中除废系统”、“凹印机收纸台技术改造”、“凹印静电移墨装置”、“凹印机连线裁切大张系统”等技术革新项目。特别是“凹印机连线裁切大张系统”,我们是从1999年5月开始研制的,那时候开始在凹印机上使用白板纸,印象很深的是用660mm幅面的凹印机在印刷四联条盒时由于纸张的纤维方向不正确,给烟厂送了几次样都因为包装适应性差而被拒绝。如果要保证正确的纸张纤维方向,需要对凹印机进行改造,设备制造厂家的报价是80多万元,而且是半年以后才能到货。考虑到费用高昂、周期太长,我们就自己承担了连线裁切大张系统的设计,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我们开发出了适合于两联条盒的600mm尺寸的裁切大张系统,很快产品就投入了批量生产。

  裁切大张系统改造成功以后,考虑到凹印机印刷的小盒无法增加烫金工艺,为了使得小盒也能分切大张,我们又设计了804mm尺寸的16联小盒裁切大张系统,使得凹印机印刷的小盒产品能够分切成大张后进行烫金。该技术改造项目不仅得到了设备制造厂家的认可和赞许,还于2001年获得了河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几年后,我到南方的一些烟包印刷企业参观时,看到有些企业为了解决该问题,仍采用在一大张上印刷两枚条盒,其余空白的地方再印刷4枚小盒的方法,这种排版方法不仅造成了材料的直接浪费,还增加了印后加工工艺的难度,同时还很难计算条盒和小盒的配套产量。

  3.认识差距
  说实在话,2000年之前我还一直认为我公司的凹印机在印刷工艺、设备维护、技术改造、操作水平方面具有较强的优势,因为那时很多烟包印刷企业还在考虑凹印机的引进、人员的培训等,我们还曾经帮助几家企业进行了设备的选型、功能的配置、设备的布局等,使得这些企业的凹印机尽快投入了生产。

  2000年之后,我再到南方的一些烟包印刷企业参观,情景已经完全不同了,那些原先的小型企业,经过三四年的发展,在规模上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像,生产的产品档次、工艺复杂程度、新工艺和新材料的应用等方面,也不可同日而语,这样的变化在北方还没有看到任何迹象,在南方的一些企业却已经形成了规模。特别是新材料、新工艺的应用方面,给我的印象最深,当时软盒烟包一般就是采用铜版纸,而南方的一些企业已经采用了复合纸张,甚至镀铝纸、镭射纸等,每套烟包的价格是采用铜版纸烟包的4倍以上,利润也相当丰厚。那时我们都是以“分”为单位计算烟包的利润,而他们却是以“元”、“角”为单位计算的,由此可见北方企业与南方企业之间的差距之大。当时估计,在新材料、新工艺的应用,以及产品的赢利能力方面,我们与南方企业的差距已经扩大到了两年的时间。

  由此,开始认识到公司发展的差距,明确了今后的发展方向,就是要突出产品的研发能力,强化对新工艺、新材料的研究,提高产品的工艺创新能力和赢利水平。

推荐专题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2019科印海外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