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印行业应该迎接低利微利时代的挑战

时间:2011-12-15 12:14:20来源:科印传媒《印刷技术》作者:蔡成基
  当前,我国凹印行业已经进入低利微利时代。国内凹印基本集中在包装印刷界,排除烟包凹印由于行业特点决定的高利润率外,一般凹印企业的年利润率在4%~5%已是不错的了,好的凹印企业可以达到7%~8%,能达到10%的凹印企业现在已经不多了。为了尽可能地提高利润率,凹印企业已开始走集团化之路,走资本扩张之路,意图将业务面扩展到上下游相关产业链,如薄膜材料等,通过做大来达到做强。这几年,凹印企业的扩张与兼并已成为潮流,年销售额超亿元的凹印企业越来越多,业务量在向大型企业集中;中小型凹印企业在调整和收缩,业务量不足、生产成本过高已经成为制约中小型凹印企业发展的大问题,不少中小型凹印企业面临生存危机,准备关停并转。
  凹印企业的重新洗牌,对于改变因行业入门门槛较低、经多年迅速扩张而形成的良莠不齐局面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但按照适者生存法则,存留下来的凹印企业将怎样提升并扩展?这已是横亘在不少凹印业者面前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在低利微利背景下的行业困境
  上规模的凹印企业这几年通过严格执行ISO9000、ISO14000等一系列管理性国际标准,以及通过ERP管理和员工技术培训,在生产管理、质量管理等方面确实已经尽力了。尤其是一些上市企业,除了企业内部控制外,上市公司的管控也越来越严,不论是传统管理经验,还是国际先进管理经验,能用上的全都用上了。职业经理人换了又换,但企业的利润率却不见明显上升,生产过程中的损耗照样存在,质量问题照样频出,生产成本也降不下来。而且,凹印生产对环境的影响也一直受到社会的非议。
  凹印企业想做大做强,不管是自己生产薄膜,还是自己制造油墨,无非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希望将所有的利润都附加在自己身上。但可惜的是,一旦同石油化工搅在一起,同石油价格绑在一块,企业的利润率就不受自己管控了。笔者当年从事薄膜生产时,曾看到一家薄膜企业前一年因国际市场PET价格上涨而获利,后一年则因PET价格大跌而亏损,企业的经营水平像过山车那样大起大落,直接影响管理层的信心与员工的认同感,最终受损的还是企业本身。凹印企业对石油价格的依赖性越深,越凸显企业生产成本居高不下的风险。
  为凹印企业提供设备的凹印机制造行业,并不像凹印企业日子那么难过。国际金融危机初起那年,国内受到的波及还不深,凹印机制造行业的日子非常红火,据说不少企业的订单多到无法如期交货。但随着金融危机的影响日趋加剧,凹印机使用方(凹印企业)的需求在萎缩,订单势必受影响。国产凹印机的外销据说还有不少的量,但根据科印传媒《2011中国印刷业年度报告》中刊出的海关统计数据,2010年我国出口凹印机1738台,总计30142630美元,平均每台机器售价1.73万美元,如果按汇率1∶6.5粗算,约折合人民币11.25万元。我们知道,在国内要想以11万~12万元一台的低价购买凹印机是难以实现的。如果上述海关统计数据无误,那么这种外销很可能看中的不是销售价格本身,而是出口退税政策。另外,进口凹印机已经受到控制,但同样依据这份报告,2010年我国进口凹印机67台,总计42639715美元,平均每台机器售价63.64万美元,同样按汇率1∶6.5粗算,约合人民币414万元。一进一出,凹印机的价格相差如此之大,必然会引起关注和好奇。20世纪80年代中期,国内包装印刷界开始大幅引进进口凹印机,笔者当年是设备工程技术人员,从安装、调试、维修、测绘到制造,整个过程都经历过,当然当时制造的凹印机只供自己厂里使用,不面向市场销售。现在回过头来看国产凹印机,许多东西似曾相识,基本原理几乎没有改变,变动最大的仅是自动控制系统,尤其是电子轴技术,这在当时是没有的,但即使采用了最新的电子技术,凹印成品率究竟提升了多少?
  凹印制版可谓一枝独秀,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春秋战国”到现今的“一统天下”,国内凹印制版业充分体现了垄断的作用。凹印制版费的话语权明显不在凹印企业一方,因为凹印企业没有太多的选择,一旦凹印制版业统一价格,凹印企业不得不照办,除非不用凹版。凹印制版业的垄断有利于凹版标准化的推进,但也阻碍了新技术的研究与推广。凹印界常说“三分印刷,七分制版”,说明凹版在整个凹印工程中的重要性。凹印要提升成品率,但又得不到凹版方面的改善与支持,劳而无功的结局是可想而知的。凹印制版企业可以保持“旱涝保收”,但面对利润水平日趋下降的凹印企业,也无法杀鸡取卵,凹印制版企业提升利润水平的空间必然受到重重挤压。
  凹印溶剂型油墨在环保方面一直受到社会的非议,好不容易将苯类油墨替换为无苯类油墨,但环保方面还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无苯无酮。凹印企业需要油墨环保但不能抬高价格,而且不能降低油墨质量,即必须保持苯类油墨的印刷适性。凹印溶剂型油墨的价格受国际石油价格的影响很大,树脂、溶剂和有机颜料都同石油有关,一旦石油价格大幅波动,凹印溶剂型油墨的价格势必随之波动。油墨的销售价格一般有滞后性,因此当石油价格波动时,首先需要油墨制造企业自我消化,如若无法消化,只能放弃市场。国际油墨制造业的常规做法是通过资本并购,收购中小型油墨制造企业,以保证市场份额。反观国内油墨制造企业,往往相关人员到跨国油墨制造企业去兜一圈,回来后自己就敢开厂,也就形成了众多小型油墨制造企业良莠不齐、大打价格战的局面。凹印油墨制造业目前有两大难关需要渡过:一是凹印水性油墨在薄膜上的应用问题迟迟不能根本解决;二是广东省率先推出并实施了控制印刷过程中有机溶剂排放总量的惩罚性条例—《印刷行业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排放标准》(DB44),看来凹印企业免费对空排放有机溶剂这一惯例快走到头了,至于下一步怎么走,油墨制造企业还没有头绪。
  由此,凹印目前遇到的困境并不仅仅是凹印企业的困境,更是整个凹印行业的困境。凹印企业面临的问题仅靠企业本身是很难解决的,需要整个行业协同作战,共同来解决。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