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美国印刷业2020那面镜子

时间:2011-06-16 12:26:30来源:科印传媒《印刷技术》作者:吕理哲
  美国印刷业的预测大师Joe Web博士最近发表了一场讲演,预测2020年的美国印刷业,题目是《乱流中驶向2020》,列举了许多发人深省的数据,提醒美国印刷业者思考未来的变化及应对策略。
  Web博士列举了“1990乣2000年”和“2000乣2010年”两个十年间美国印刷业变化的数据,其中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一个十年间美国印刷厂的数量减少了14%,第二个十年间减少了32%;第一个十年间美国印刷品人均消费额减少了4%,第二个十年间竟然少了43%。
  其实,2000乣2010年美国的GDP可是成长了9%还多,印刷品人均消费额却大幅倒退,主要因素不外乎通讯和科技发展的一日千里:1990年,电报和电话还是最快的通讯工具;1995年,大家用电话线加上数据机(Modem)可以传输几百千字节(KB)的文件,但传递几兆(M)的文件就又慢又昂贵了;2000年,互联网出现了,几兆的MP3格式的音乐在全球网络上东奔西窜一点也不费事;2005年,一个晚上可以下载几百兆的视频文件;2010年,在线看电影变成许多宅男宅女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从用大哥大打电话,到2010年用智能手机可以看球赛、GPS定位、找地址,再到2011年笔记本电脑能做的,手机都行。印刷技术虽然日新月异,但总是聚焦于改善印刷的效益和质量,即使推出了POD(按需印刷)或VDP(可变数据印刷),还是无法把已经印在纸上的油墨再加以控制或变化。
  通讯和科技齐头并进,媒体因应新技术自然而然出现了新的形式。地铁站的海报被电视墙取代了,团购网站替代了餐馆的广告传单,搜索引擎吸引了各行各业的广告预算,新媒体在新技术的框架上推陈出新,报纸和杂志的广告收入却一日不如一日。可以预见,社群网站(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将极大改变媒体的形态,美国的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把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联系在一块,把拥有共同习惯或爱好的人也联系在一起,成为一个粉丝团。只要你能引起某一部分人的共鸣,就可能聚集成千上百万的粉丝,任何商业或非商业信息都可以在下一秒通知到整个粉丝团,比起一年一届的春晚来都毫不逊色。
  广告也将因而发生质变,尤其是地理位置服务(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利用手机基站定位系统,把你的位置反馈给电信公司,电信公司的系统从存有商家地理位置信息的数据库中,挑出手机所在地附近、向他们付了广告服务费的商家,将其促销信息送到你的手机上,你本打算拿着戏院的广告单去看电影,却赶上对面的KTV给你打对折,于是你就唱歌去了。
  计算机和网络技术改变了媒体和出版的形式,也会改变传统印刷。到了2020年,可以想像电脑的速度将会是今天的30倍,接入家庭和办公室的网络带宽将达100兆,出版社把几百张图传到印刷厂,就像今天你的同事把同样的东西从旁边的办公桌传到你的电脑上一样方便。
  你在KTV欢唱,收到的不再是家里“母老虎”的短消息,可能是一段呲牙咧嘴批评你犯错历史的视频,如果她申请了电信公司“老公位置查询服务”,这段十几分钟的视频只是你将付出惨重代价的序曲而已。
  今天的广告媒体只能在某一族群出现的范围内亮相,例如地铁站,不论是印刷的或是电子的,被动等待的地铁族看到或听到广告,其中某一比例的人对这个产品有了印象,更低比例的人或许会采取行动。能帮助广告主找到一些生意,就算成功的广告媒体了。而未来的广告媒体却会主动地邀请潜在客户参与,进而有导向性地引诱他们消费,不止帮你找到生意,几乎可以帮你创造新生意。
  Web博士指出,到了2020年,美国会有超过6000万的人出生时就有机会接触互联网,这些可能还不会写字,就会用手指在电脑屏幕上划来划去下指令的后互联网世代终将进入职场,到那时候美国就将进入网络印刷时代了。
  想想,以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2010年我们赶上了日本,成为全球GDP第二名,到了2020年,100兆的网络带宽和30倍的电脑计算能力,还有上亿的后互联网世代,我们还赶不上美国的印刷业吗?
推荐专题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2019科印海外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