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塞尔多夫魔术师

时间:2012-07-17 12:09:26来源:科印传媒《印刷技术》作者:吕理哲
  灯光暗了下来,忽然急促的鼓声混着没有旋律的节奏响起,紫色的激光从舞台正上方的屏幕射出,大屏幕出现CMYK四色纷飞的小点,不断地从上往下掉落,6个身着贴身迷彩内衣的舞者(三男三女)随着强烈的节奏跳起舞来,接近裸露的躯壳在黑暗的迷雾和屏幕有限的光亮下剧烈舞动着,观众忘了来看什么?
  有人细声的问:“这就是太阳马戏团吗?”
  “胡说,马戏团在施乐展台,你走错了。”
  “这里是Landa Nanography。”
  ……
  舞者一个个跳回后台,屏幕光线大亮,开始播放人类印刷技术的历史,层次分明,条理明晰,很快地就讲到了2012年数字印刷已经成为人类印刷的一种主要工具,只是还有许多问题没能真正解决。
  这时,屏幕暗了下来,灯光一亮,兰达顶着一脸智慧的胡子,好似一个穿着西装的先知走到了舞台的中央,开场白就是纳米:“材料细小到纳米尺寸,接近了分子的大小,和传统技术生产出来的相同材料相比,物理特性已经改变。”兰达展开手心,拿出一颗比高尔夫球小一点的塑料球,里面有1/3 灌了蜡,这是为了让塑料球静止的时候,印有“LANDA”字样的那一面永远朝上。塑料球就是兰达放在展台上让观众带回家,帮他宣传的小小道具,他说:“假设我手上这颗球的直径是1纳米,那么一根头发的横截面就相当于整个Messe展览馆(30万平方米)的面积。”
  灯光又暗了,兰达跑到大屏幕里,他在一团乱纤维堆的缝隙中间出现,想强调在纳米刻度的世界里,纸张表面就是这副德行。
  一滴品红色的油墨滴下来,还没干,兰达得撑着伞挡住向纸张纤维中渗透的油墨,一滴油墨留在纸张表面上的只有一部分,这是传统胶印或数字印刷油墨印在纸张上、再缩小到纳米尺寸的视觉化解说。
  那么,兰达纳米油墨有何不同?
  屏幕上开始播放兰达纳米印刷机的动画,油墨落在喷头下方高速旋转的橡皮布上,四色的CMYK墨滴在橡皮布接触到纸张以前就固化了,当墨滴被转压到纸张上时,成为一片固体薄膜,只会贴在纸张表面,不会渗入纸张的纤维缝隙里去。
  此时,兰达又从屏幕跳回了舞台中央,他说:“纳米油墨转印到纸张上以后只有500纳米厚,其颗粒比任何数字印刷油墨都精细,形成的墨膜比任何油墨的都薄,所以纳米印刷质感更细腻、印刷质量更好、锐利度更佳。每一滴纳米油墨都会全部留在纸张表面,不像传统油墨都会那样渗透到纸张的纤维里面,反射颜色的光线四处乱射,有些没反射到我们的眼睛里面,纳米油墨没有任何散射,完全向上反射,所以与传统油墨相比能表现更宽的色域。也就是说,纳米油墨可以表现比传统印刷更丰富的色彩、更锐利细腻的均匀质感。”
  观众齐声惊呼:“原来如此!”
  接着音乐变奏,换了另一位兰达公司的经理出来介绍纳米印刷机的规格,一台连续纸和一台单张纸纳米印刷机在舞台上转动,印刷机的面板是一片至少200cm×80cm的触控屏幕,印刷师傅用手指在大面板上划来划去,就让印刷机动了起来。和刚刚看到的动画没有任何落差。紧接着,他又介绍了现场摆设的不同型号的纳米印刷机的规格,大家知道了连续纸纳米印刷机的生产速度可以快到200米/分钟;单张纸纳米印刷机可以达到13000张/小时,确实足可以应付今天数字印刷和传统印刷的需求了。
  最后,印刷师傅拿出一台iPad,屏幕上出现与纳米印刷机相同的控制面板,他说一台iPad可以操作两台以上的纳米印刷机,当然也可以把iPad带到餐厅去,一边印刷一边用膳。
  “乔布斯显灵了?”后面一个观众小声说。
  兰达又出现了,大家都知道他要用自己的经典名言来结束这场表演,“所有可以被数字化的,一定会被数字化,当然包括印刷。”
  意外地,他加了一句“纳米印刷将取代胶印成为印刷行业的主流”。
  说完,舞者和音乐再次出现,观众渐渐起立,心里打鼓:“胶印到底了吗?”
  由于现场没有人看到真正印刷出来的样本,即使贴在墙上被亚克力板覆盖的样本,也能被轻易发现缺点,有人问:“说得那么美,有没有印刷品可以看?”解说员毫不慌张,轻声地说:“我们现在的印刷质量还不够好,但很快就会好了。”
  兰达像个魔术师,把所有的资源和精力都投入到舞台设计中,这一场纳米油墨剧场拍得几乎可以媲美乔治·卢卡斯的电影,虽然没显示出纳米油墨惊世骇俗的质量。大家好像看到了超现代摩登外形的概念车,开动引擎原地不动地加足油门,隆隆的声浪让人心旌动摇,恍惚看到了大雾深处灰暗的明灯。.
  谁最先看到了明灯?
  观众到底有没有被兰达的纳米油墨说服,不得而知。但是兰达要颠覆的对象——胶印机制造商服了。兰达的drupa2012口号是“取代胶印成为主流”,而海德堡小森曼罗兰的回答居然是“OK”!?
  小森在drupa2012前的周末发表了数字印刷的发展策略,即和兰达合作成为全球战略伙伴,大家收到的信息是兰达或许需要小森的某些技术,但是小森更需要兰达的纳米油墨,小森为兰达的drupa2012背了书。
  离drupa2012开幕只有四天,包括两天的周末,海德堡和曼罗兰决定不让小森独领风骚和兰达搞双重奏,就这样让杜塞尔多夫魔术师的表演更显神奇,第一天的DRUPA Report(德鲁巴日报),头版头条就是兰达宣称海德堡、小森和曼罗兰三家胶印巨人,世界前三名的传统印刷机制造商都在drupa2012前,和兰达签约成为全球合作伙伴。
  drupa2012第一天,许多观众还在前往德鲁巴的半路上,九号馆兰达展台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第三天放在展台上印有LANDA字样、代表纳米尺寸的塑料球,已经被观众拿光了。
  曼罗兰新任执行副董事长Rafael P. Torres在drupa2012开场仪式里,介绍道,“新东家Langley Holdings接手以来,经过惊奇的100天后,曼罗兰将利用drupa2012这个机会展现Roland700/900的新版本,包括传统与数字混合的新武器”,最后竟然还把和兰达纳米技术的合作当作发布会的压轴戏码,让与会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恐怕是“兰达”。
  “兰达是什么?”
  估计观众一起转身,急着到兰达的展台去看看纳米油墨是何方神圣,独自留下曼罗兰数字和传统混合的错愕。
  drupa2012第一天,柯达的老总Anthony Perez接受采访时,不识相的记者根本没用心听他强调的柯达在drupa2012上的新创意,却追问:“柯达会不会和那些胶印巨人一样引进兰达纳米技术?”Perez只好回答:“我们已经有了自己需要的技术”,到此为止,Anthony老总还表现出了大公司的气度,不料他却加了一句“对所有新技术我们都很关心,我们一定会和兰达先生聊聊去。”这才让记者欢欢喜喜地回去写稿。
  为何这些大公司的老总把自己的投下千万欧元的drupa2012展台,拿来为一家第一次参加德鲁巴的新公司垫底?
  美国Diocesan Printing印刷公司刚刚在车间里为25台印刷机安装了InkZone数字预放墨系统,其老板Robert Zielke和三位同事到drupa2012来参观,甩开手上的德鲁巴日报,摇头叹气道:“他们慌张了,胶印机的销量全球衰退,莫之能御;这几家上市公司盘子大,他们端得东倒西歪呀!”
  他说的“他们”,指的是胶印界的巨人们。
  夜迷津渡,雾失楼台。
  胶印的投资回报不明确,数字的发展形势更浑沌。君不见,每一家大数字印刷供货商的展台上都提供印刷生意的顾问服务区,就知道大部分买数字印刷机的客人,并不知道生意怎么做呢,而买胶印机的有请教供货商如何经营胶印生意的吗?
  其实,胶印机巨人也不懂数字生意呀!
  印刷产业的发展趋势,我们看不明白,连巨人们都方寸大乱,居然在增加强大功能的胶印机展台上也摆上了数字印刷机,他们把自己胶印机的客户带到数字印刷机的前面,还得提醒客户不要放弃胶印?真是乱了套的表演。
  算命的看不到未来,倒是看到了你的焦虑;魔术师不用法术,只要懂得巧妙地遮住你视线。
  杜塞尔多夫魔术师兰达把数字德鲁巴、喷墨德鲁巴改了标题——“兰达德鲁巴”。
  大家齐声赞美,巨人的声音最洪亮!
推荐专题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2019科印海外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