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数字印刷

期盼数字印刷春天的到来

时间:2013-01-27 08:42:00来源:科印传媒《数码印刷》作者:潘晓东

  时光如梭,又到了一年一度盘点逝去一年的经营业绩、制定崭新一年经营目标的时候。我们肯定成绩、不回避问题、更憧憬着未来。

  寒流中过去的2012

  过去的2012年依旧在经济危机的寒流中度过,普遍的说法是:能达到上年的销售收入与利润已属做得不错的企业,有着较强的抗风险能力,更多的企业则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期盼着尽快度过由危机带来的寒冬,迎接着万物复苏的春天。
  数字印刷版块的情况与整个印刷行业基本同步,在服务对象没有实质性突破、尤其是数字印刷业的一个重要服务对象——数字出版没有成为供应链主角的情况下难有大的升幅。
  当然,在这看似灰暗的局面中也有一抹亮色,那就是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应用柯达鼎盛Prosper 1000连续喷墨数字印刷机及相应的印后装帧设备及软件设立的专业数字印刷公司——凤凰数码印务公司在利用数字印刷为集团所属出版社、甚至是社会上的兄弟出版社提供数字印刷的服务上做得颇有声色,正因为此,集团分管这块工作的黎雪副总经理也并不保守地在全国不少专业会议上做了介绍,陈述公司的理念。
  时至2012年年末的12月6日上午,为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提供上述整套设备的中科院直属北京大恒公司OA本部干脆从设备供应商直接杀入数字印刷生产领域,在北京成立了自己的数字印刷公司,举行全国第二条柯达同型号设备在顶佳印刷城的落成仪式,成为勇于打破这一围城的吃螃蟹者。
  就数字印刷而言,在2012年同样值得提及的还有为了推动数字印刷在中国的发展,中国印刷科学技术研究所承办了第六届“科印杯”数码印刷作品大奖赛,紧接着,佳能中国公司也举办了“佳能杯”特种纸数字印刷产品大赛。从中让业界人士看到了数字印刷技术在中国的快速成长。所有的数字印刷企业更重视产品设计、更重视扩大数字印刷技术在不同介质上的应用,让人振奋。

  开拓业务渠道是根本

  迄今为止,数字印刷在整个中国印刷业中所占比重还微不足道,有说是2011年已经达到100亿元的(来自兰普咨询公司),也有说799家专业数字印刷企业2011年实现产值39.7亿元的(总署印管司司长在天津“科印杯”颁奖会上的讲话),但即便按照高额去计算,100亿元的数字印刷产值也仅占全国8677亿元(这中间可能包含了印刷企业的非主营收入)印刷总产值的1.15%,还难以撬动印刷业的整个版块。
  相对于数字印刷设备在国际上的快速更新,数字印刷在中国近年来的发展速度不快,很主要的是设备及耗材完全依赖进口,单位成本偏高。就影像产品而言,有报道称2012年美国有望达到19亿美元,仅这一项已经超过我国内地的全部数字印刷收入。对广大老百姓而言,非不需也,而是价格偏高让人有点望而生畏、敬而远之,还不敢把自己的旅游所摄都制作成可以收藏的摄影画册。加上我国数字印刷的业务范围至今还局限在已经相对成熟的出图、影像、商业印刷等少数领域,直邮、数字出版市场基本还没有启动,因此,积极开拓市场是发展数字印刷的当务之急。
  当然,数字印刷作为印刷界的新秀,成长总还需要一段时间,即便在世界范围内,按照班尼兰达在drupa 2012上的说法,在50万亿张的全球年印刷总量中也仅占2个百分点、1万亿张。可以相信,伴随着数字印刷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单位成本的下降、产品质量的提升,数字印刷在印刷总量中的占比肯定会逐渐增大,充分发挥其在适应个性化需求、按需印刷、便于网络传输等方面的独特优势。

  设计在业务承接中的作用在放大

  印刷正在由传统的、被动的加工工业向集“信息技术、创意设计、加工服务”三位一体的现代服务业方向转型,因此,新兴的数字印刷在发展的过程中更要重视创意设计在承接业务中的作用,而且,唯有个性化、挖掘出客户潜在需求的产品才有可能获得相对较高的利润。
  由2012年“科印杯”和“佳能杯”数码印刷大赛传来的可喜信息是越来越多的印刷人开始接受这一理念并且在工作中践行,他们更注重创意设计在数字印刷中的作用,无论是在图书装帧、菜谱与婚庆喜帖的设计上,还是在不断扩大数字印刷的介质范围上,从普通铜版纸到厚卡纸、从PVC塑料到瓷板……让所有的对象意识到数字印刷无所不能、空间巨大,关键是不断地去发掘客户。
  可以相信,只要坚持在创意设计上下功夫,假以时日,数字印刷涉猎的范围将会越来越广。

  发展数字出版是重点

  美国数字印刷发展的现状告诉我们,同影像一样,数字出版是数字印刷的一个重要客户端。在我国,数字出版缺乏质的突破自然严重影响着数字印刷量的增长。
  数字技术的发展对传统图书制作构成了冲击,这既包括使用数字终端阅读分流了一部分传统图书的读者,也包括使用数字印刷完成图书的印制,同传统胶印争夺这部分纸媒介产品。但至今为止,在我国尽管号称数字出版的产值自2009年起就已经超过传统出版,但数据表明其中相当大的一块并非由传统出版转移而来,而是互联网广告、手机阅读、网络游戏。
  出于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担忧、对低成本胶印图书的留恋,至今数字出版大多还停留在一个个出版社、一个个传媒集团的内部,尚未形成在保护知识产权基础上、适宜在全社会传播的强大网络。我们既没有像美国Lightning Source公司一样的规模化数字印刷工厂,也没有遍布全国的连锁数字印刷网络。尽管印刷企业声称有能力解决产权保护问题,由上海东方网印承印的秘密级内刊通过网络传输、定点发行一年多来从未出现泄密情况就是佐证,但毕竟响应的出版社寥寥,真正由数字印刷完成的出版物实在数量有限。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创建凤凰数码印务更多的是推动小印数黑白图书走数字印刷的道路,以杜绝库存浪费,但这远非数字出版、就近印刷的发展方向。当然他们勇于跨出第一步的勇气同样值得我们尊敬。
  除了数字出版以外,针对特定对象的直邮业务也是我们待开发的数字印刷业务,数字印刷只有渗入更多的领域才有可能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

  实现“十二五”数字印刷目标要有切实措施

  自上世纪末数字印刷设备开始步入生产领域,数字设备的更新改造步伐加快,以数字技术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号角也越发嘹亮,客观地讲,除北大方正以外,国内还没有自主的数字印刷设备生产商,还难以同国外的大牌设备供应商相抗衡,在设备维护与耗材供应上几乎还都依赖着海外厂商,因此,中国的数字印刷要发展十分重要的一点是需要我们民族的设备制造企业加盟。
  由新闻出版总署公布的“十二五”印刷业发展规划中提出至2015年末,我国数字印刷在整个印刷中占比要达到20个百分点的要求,实事求是地说,从现有的1个多百分点扩张至20个百分点、达到年销售2200亿元人民币并非只是一小步,必须要有具体措施,必须要有质的突破,这既需要所有数字印刷厂商的努力,更需要政府在推动数字出版及直邮业的发展上给予积极的政策支持与实质性推动,否则,完全可能仅是一个令人向往的目标而已。
  党的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在推动数字印刷发展上需要的同样是脚踏实地的实干精神而不是任何空洞的口号。
  厚积而薄发,只要坚持努力,发生质变的条件一旦成熟,数字印刷的产能将会像脱缰野马一样以奔腾之势席卷整个中国大陆,我们热切地期盼着。


推荐专题

2019科印海外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2019电商年会

2019中国印刷业互联网创新节暨第七届中国印...[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