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数字印刷

令我着迷的AR应用

时间:2018-12-10 14:14:57来源:科印网作者:唐雪丽

  2011年,我和AR有个约会

  我最开始接触到AR技术,是源于日本的AR初音应用,初音可以通过AR技术,让一个卡通人物在我面前的桌子上蹦来蹦去、载歌载舞,就像童话故事里的拇指姑娘一样,勾起了我的童心。彼时是2011年,我正在日本读研究生。而后不久,我又在实验室里,看到师姐把这种活灵活现的技术应用在了非物质文化的传承上,于是我开始沉醉于这项研究。

  在我的印象中,2011~2012年AR技术的硬件算是刚刚起步,大家都在翘首期盼着谷歌眼镜(Google Glass)的诞生,当它于2013年推出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过可惜的是,它没多久就倒下了。与此同时,在AR硬件发展的过程中,还有一个引起轰动的公司—Magic Leap,它曾在2015年9月发布过一段“直接利用Magic Leap技术”实现AR技术的视频—一只虚拟的大鲨鱼可以在体育馆里活灵活现地游来游去,Magic Leap宣称,他们通过光学原理实现裸眼AR的效果,虽然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这项技术得以应用,但是我还是很期待硬件和技术的快速发展,可以让那一天早点到来。而现在最普及的眼镜是2015年微软发布的Hololens全息眼镜。

  同样还在2012年,那时我的实验室没有AR眼镜,只有一台Vuzix的VR眼镜,于是我把摄像头和VR眼镜相结合,自己DIY了一台AR眼镜来做测试,软件开发是基于ARtoolkit的SDK(软件开发工具)进行的PC端应用开发。我拿着DIY的AR眼镜,研发了自己的第一个作品—一款AR仿真名师,可以让每一个学生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仿真名师,我以杨丽萍老师为例,通过AR技术虚拟出了一个3D版的杨丽萍,大小如真人一般,也为它置入了杨丽萍老师擅长的舞蹈,当这个3D版的杨丽萍在桌子上翩翩起舞时。我就觉得,所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或者你觉得重要的东西,都可以通过这项技术得以完全保留。从历史意义的角度来讲,非遗文化的保存从文字图片到视频,再到现在的3D视频保存,俨然是质的飞跃。

  我和AR的多次亲密接触

  很多圈外人都觉得AR技术很神奇、很神秘,也很复杂,它的后台肯定是满屏幕的复杂代码,其实随着技术的发展,现在有很多工具可以让开发技术简单化。AR技术从最开始的神秘,到目前越来越普遍,我个人认为真正的AR或者混合现实MR的时代才刚刚开始,从应用层面来看AR技术真正的爆发点和难点,是在于设计和创意,如何让虚和现实完美地融合才是其真谛。比如之前有个著名的画牡丹的画家想用AR技术提升其作品的附加价值,希望通过扫一扫他的画,出现其个人介绍或者画背后的视频资料,但是当我看到画作后,给出了更加惊喜的提议。那是一幅很漂亮的牡丹作品,鲜艳的牡丹群美艳、富贵,而牡丹中落着几只美丽的蝴蝶引人遐想,后来,我利用AR技术让这几只蝴蝶跃然纸上—它们一个个拍拍翅膀,栩栩如生地在画中的牡丹间飞舞。这种巧妙的应用设计还有很多,比如我曾做过一个案例,让台历中的篮球明星走出来,完美地和静态海报内容融合,就如同一个真人从纸上走了出来、复活了一样。再或者,我曾让静态的蒙娜丽莎露出笑容,眼珠转动等。

  AR技术就像一个工具,它并不神秘,如同印刷一样,可以适合各种不同的领域,它就像一味很棒的调味剂,AR不仅可以让名画变活吸引更多眼球,还可以让更多传统文化变得有趣,从而引发更多人的关注。作为北京“京城茶叶第一街”的马连道,也许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人了解它曾经的历史和辉煌,2001年,那里汇聚了1000多家来自全国各地的商户,但后来由于受到网络购物的严重打击,如今的马连道早已大变样,它的这段茶文化历史也渐渐脱离了众人的视线。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希望可以通过AR技术恢复北京茶文化、茶贸易的风貌,让更多人了解马连道的历史变迁,他们希望制作的AR版的马连道街道地图,还原一些马连道曾经的标志性建筑,并且通过语音旁白介绍马连道的历史。但我们提出一个更有特色的创意—设计一个具有马连道特色的代言人—小茶人。经过反复设计一个穿着中国特色茶服的小女孩诞生了,她右手拎着茶壶、左手托着茶盘,踩着云彩飞到我们的视线中,加上配音,这个小茶人绘声绘色地介绍着马连道的茶文化和历史。这款地图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也在西城区两会中作为宣传中国传统文化的典范进行了广泛宣传。

  AR技术在党建中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很多政府部门和企业党建部门想更生动地做党员教育,更好地传承了红色文化。在十九大召开前夕,客户希望可以通过AR的形式介绍十八大的发展历程和长征故事。一开始,他们希望有一个3D版的小红军可以从墙面的画中出现来讲述长征的故事。我们不但实现了他们的基本需求,还根据他们的初衷给出了更好的创意。我在搜索了有关长征故事的资料中发现有很多生动的图片,为了更好地体现视觉效果,实现了双重的表现手法,我为这个小红军设置了两条线路,他脚下是小红军自己要走的路,而他背后则根据时间和历史顺序,播放着不同的历史图片资料,把观看者生动、形象地带入到场景中。

  AR似乎已经成为了定制化的代名词,不可否认,这项技术使我们有能力让想象走进现实,成本固然比传统的平面传播或2D传播要贵,但AR应用的App是否必须要定制,能否有好的解决办法攻克这一难题,这曾是困扰了我很久的难题。

  我们做的AR项目大多是给不同企业订制开发App,不但开发成本贵、时间周期长,而且如果客户需要更新AR内容时,也必须同时更新App,极为不便。有一家广告公司积累了大量的企业宣传视频以及3D模型宣传内容,希望可以通过AR技术实现在宣传册上呈现更多多媒体企业宣传内容,但是存在的问题就是他们没有专业的AR技术人员,并希望可以有一个通用型的AR App,让他们可以实现自己随时更新AR内容,于是我们攻克了多方的困难,研发了一款通用型的AR App和内容维护平台,不但实现了他们的诉求,而且之后的很多客户都开始选择使用这款通用AR的App。这款通用型的App也大大缩短了时间,此前订制一个AR项目,仅App部分开发就大约需要1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再加上内容的建模定制,整个流程之长,让我们损失了很多用户,现在我们可以实现最短一周就能完成一个AR项目。不但帮助客户节省了App订制费用,还大大缩短了项目周期。这也是我们对整个AR技术发展做出了一点绵薄之力。

  唐雪丽 幻想现实(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推荐专题

2019电商年会

2019中国印刷业互联网创新节暨第七届中国印...[详细]

第七届中国国际全印展

第七届中国国际全印展(All in Print China ...[详细]

2017数字印刷在中国

本次《数字印刷》将继续为行业分享综合调研...[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