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印刷经理人

《出版大崩溃》一书的看点

时间:2006-04-11 17:36:28来源:科印传媒《印刷经理人》作者:潘晓东

  2001年4月,日本东方出版社推出了由小林一博先生撰写的《出版大崩溃》一书,由于针对性地分析了日本从上世纪末出现的出版业持续不景气现象,并以“崩溃”加以形容,顺应了当时日本国内“出版问题书”纷纷问世的潮流,结果该书在出版的当年即4次重印,不到一年销量超过100万册,之后又连续两年成为该社的常销书。甄西同志从2002年起利用业余时间翻译该书,于2004年4月通过上海三联书店推出了该书的中文版。鉴于日本国内出现的情况与中国出版业近年来的情况有不少相似之处,该书中文版出版后也引起国内同行的强烈反响,先后两次付梓,总印数1万册。毫无疑问,作为出版人阅读该书,可以日本之前车来寻求自身的出路,那么,作为处于出版链条下游的印刷人,该书的看点在哪里呢?
  看点之一是以日本出版业的情况来审视我国编、印、发三者的关系。日本是一个出版强国,早在2000年,出版社的数量已达7087家,出版杂志2万种以上。在这个1亿多人口的国家,“出版物全部销售额一直是‘杂志高书籍低’,在两万几千亿日元的销售额中占六成以上的(是)杂志”,连环画杂志、连环画图书一度占到全部出版物销售额的20%~30%,“《跳跃少年》在1994年末创造过(月销)653万册的最高记录”。我国的出版业与之相比显然差距极大,这也说明我国的出版及出版印刷业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问题是要找准读者的需求点,避免选题类同、跟风严重的状况。再则,教材、教辅、广告收入对出版社的支撑作用日益明显,图书则举步维艰,这种种现象影响着中国出版业的大步前行,自然也影响着与出版唇齿相依、休戚与共的出版印刷业。书中关于日本出版业围绕“IT革命是否动摇了出版根基”的讨论,既值得我国的出版工作者关注,更值得基础投资相对较大的书刊印刷厂的关注,因为技术革命对所涉及的行业是一种不可抗力,网络出版、数码印刷和电子书的发展对书刊印刷厂的业务影响巨大。除外,书中对图书高定价、高折扣的抨击(“出版在一方面严格地指定零售价格,另一方面自己又实质性地大幅度打折”);对书店高比例退书状况的描述(“图书当中总有卖不动最后作为退货处理的书,一般把退与不退之比例叫做‘退货率’”……进入2000年登上40%的台阶,在2000年6月,竟然跃升到44.7%);对出版社图书库存不断膨胀现象的披露(“现在新书泡沫激增”),在这些环节上我国与日本几乎是异曲同工、毫无差异,也值得我们反思。更何况在不少出版社经营状况不佳、明显感到生存压力的时候,整个行业依旧被指责为是受垄断保护的暴利行业。中国出版业究竟怎么走?印刷工作者拭目待之,性命攸关。
  看点之二是处于出版链条下游的印刷企业应该如何做市场定位。《出版大崩溃》一书中专门有章节谈及出版崩溃不可避免地波及作者及印刷等相关业者,文中说:“长期依附于出版周围的,并不都是(通过多元化经营可以消化成本的)印刷大腕,而是那些只有拿到订单才能存活的中小印刷公司。这些中小印刷公司无不在痛苦中煎熬……(有些)已经出现倒闭。”文中还谈到:“不少大牌印刷公司近乎倾销式地降价揽活,抢夺中小印刷公司的业务,这就进一步把没有实力的中小印刷公司逼到了绝境。”这些描述与我国的现状又何等相似!出版社为了维护自身的既得利益,拼命向印刷企业转嫁成本,使本已处于困境的印刷厂走得更为步履艰难。伴随着出版集团的纷纷组建,从事出版印刷的企业其归属各不相同,有属同一出版集团的,也有搞多元投资抛入市场之海凭本事游泳的,更有改造无实力、竞争无能力、勉强维持难以为继的,所有这些企业都应该考虑自身的定位与出路何在的问题,所有的企业,包括那些同属一个出版集团的书刊印刷企业也应该有忧患意识,吊在出版一棵树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日子应该是到头了。
  看点之三是新闻出版总署分管出版的副署长柳斌杰先生为该书撰写的序言。以《我看<出版大崩溃>》为题的序言,充分肯定了该书,柳副署长指出:“《出版大崩溃》矗立在‘出版问题书’之巅,前无古人是肯定的,后面有没有来者似难断定。实事求是地看,该书以‘崩溃’来形容当今日本出版业的态势,并非哗众取宠,而是恰如其分。”柳副署长结合国情,从东瀛论及中国,对现象的描述有根有据、对事实的分析有血有肉,还列举了不少连原作都未出现的日本印刷业的数据,启发我们去深思。序言中有一大段关于日本印刷业状况的描述:“在出版这个链条上,中小印刷企业吃下游饭,对出版社毕恭毕敬,依赖性很强,为了接到活源,彼此竞相压低价格,甚至不惜代替出版社编辑制作图书”,这是何等的绘声绘色,说明领导对现状了如指掌。文中还以年销售收入达1.2万亿日元(约714亿元人民币)的大日本印刷公司和1.1万亿日元(约707亿元人民币)的凸版印刷公司为样板,赞叹“两个印刷公司在亚洲和世界印刷市场可以呼风唤雨”。序言还写道:“进入电脑化、网络化和数字化时代以后,在‘编、印、发’3个环节中,‘印’这个环节最先感到危机,因此也最先应用高新技术改造自身……把危机转化成生机,把挑战变成了机遇”,这是实情,但作为首先进入市场经济大海的中国印刷业,这几年虽在风浪中搏击了一番,改革、改制工作依旧还没有全部完成,不按市场要求指挥企业工作的情况还时有发生,可以肯定地说,只有放手让企业按市场要求运作,企业才会充满生机。
  看点之四是,小林一博先生在分析日本发生这场出版危机时,指出是“神秘主义加深(了)危机”,批评日本的“出版行业公开自身信息的工作做得非常不到位……认认真真公布经营内容的出版社不太多。出版行业普遍不能通过表格列出具体数字深层次地反映经营上的实际情况”。就统计工作而言,相对于我国,日本一直做得较好,笔者也曾数次在刊物上呼吁既要加强又要规范我国的印刷业统计,以统计数据来指导我们的工作,而且这些数据应该公开、透明,方便查阅,不能仅供领导参考。当然这些数据必须是真实可信的,而不应是为了达到某一目的,做过“技术处理”的,如若是虚假的数据更易被误导,引起的后果也将更为严重。
  《出版大崩溃》一书问世两年后,71岁的作者小林一博先生驾鹤西游,但他留给我们的以“目前正在发生的,就是接下来还要发生的”为副标题的《出版大崩溃》一书却要求我们去思考出版业与出版印刷业的出路,要求我们去分析、把握网络出版业兴起对出版的影响。当前,国内正在积极推动文化产业改革,处于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时期,虽然迄今为止给处于下游的出版印刷业的实质性关心还少了点。我深知,处于一线工作的经理人工作压力很大,时间都很宝贵,好在《出版大崩溃》一书仅20万字。挤点时间读一读这本书,结合工作实际,做一些分析思考,肯定可以有所收获。


相关阅读

推荐专题

2019电商年会

2019中国印刷业互联网创新节暨第七届中国印...[详细]

第七届中国国际全印展

第七届中国国际全印展(All in Print China ...[详细]

2017数字印刷在中国

本次《数字印刷》将继续为行业分享综合调研...[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