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印刷经理人

上海情结

时间:2006-12-27 10:35:45来源:科印传媒《印刷经理人》作者:王丽杰

  由冒险家的乐园到投资热土,多种印刷资本集体性的“上海情结”,已使上海印刷呈现多元化、国际化的特点……

  自1843年建埠的上海,一直被喻为冒险家的乐园。时至21世纪,上海印刷却也成为众多资本投资的热土。
  2002年10月,上海当纳利印刷有限公司投入运营。这家由世界印刷工业巨子当纳利印刷公司与上海新闻出版局所属企业联合投资2950万美元建立的企业,一期面积达6万平方米,业务范围涵盖商务印刷与书刊印刷领域,仅仅3年后的2005年,销售产值已达4.75亿元,进入2006中国印刷企业100强第38名的位次。
  由当纳利成功登陆开始,新一轮投资热潮在上海市政府的积极推动下轰轰烈烈地铺展开来。
  2004年10月,世界500强之一的日本凸版印刷株式会社在上海松江工业区开设的独资企业——上海凸版公司和上海凸版印刷公司正式投产。两家公司的投资总额为30亿日元,计划在2007年度销售收入达到30亿日元,分别从事复合加工与包装印刷生产。
  2006年2月,上海世博集团与利丰雅高印刷集团合作成立上海利丰雅高印刷有限公司,新公司注册资本5098万元,占地面积1.3万平方米。继深圳、北京之后,利丰雅高集团完成了其在中国区战略投资的另一重要举动;而与世博集团的深度合作,为其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的作为埋下了伏笔。
  2006年3月,上海中华商务联合印刷有限公司及上海安全印务有限公司新厦奠基典礼在青浦工业园区隆重举行。香港中商的上海基地,占地14余万平方米,目前一期工程的厂房建设已经完毕,将在今年底或明年初投入运营。
  2006年12月8日,上海雅昌彩色印刷有限公司与上海雅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开业庆典举行。据悉,雅昌将陆续投入1.5亿~2亿元打造上海基地,而两公司的联袂成立,彰显了雅昌要打造设计、策划、数据处理、印刷、装订、物流产业链的雄心。
  2006年的上海投资故事,甚至已不限于印刷企业,印刷设备与器材商也加入了登陆的行列。2006年9月28日,海得堡印刷机械股份公司的上海组装厂与波拉印刷设备(上海)有限公司联合举办正式落成典礼。它们在上海青浦的厂房,虽然初期只生产小型印后折页设备和裁切设备,但世界一流印刷设备供应商在中国直接设厂、提供整机设备这一举动,使它们走出了从销售商到生产商这一“零的跨越”。
  由冒险家的乐园到投资热土,上述印刷资本集体性的“上海情结”,加之在上世纪末已先期进入上海市场的西口、秋雨等一批日资、台资企业,已使上海印刷呈现多元化、国际化的特点。多种印刷资本的集中放量投资,对上海原有印刷资源带来怎样的冲击,对上海印刷格局带来怎样的影响?面临变数的上海,又如何应势而动,推动产业升级与印刷资源的整合?蜂拥而入的国际投资者,为上海带来了新挑战、新问题,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机遇。

  精英俱乐部
  “我们研究了很多年上海,上海客户一直让我们去,但我们一直没动。”雅昌集团董事长万捷的“上海情结”由来已久,“因为上海不像其他地方可以创业,只能是高举高打,把最好的东西拿到上海”。
  投资上海的高门槛,源于高企的商务成本。土地成本、人力成本、日常运营成本,甚至相对规范的政府管理所带来的税收成本,都迫使向往上海的投资者们必须掂量自己的实力。
  但成本高,发展机会也大。上海的交通优势、临海优势、金融服务优势、人才汇聚优势、政策配套优势,尤其是每一个投资者所看重的客户资源优势,都使上海凸显出卓越的投资引力。据称,世界500强企业中,有400多家已经来到上海,其中在上海设立地区总部的已达140多家。
  人才的洼地,市场的高地。上海的独特优势自然吸引当纳利、利丰雅高、香港中商、雅昌等高端企业相继进入,寻找新的商业机会。而它们的自然集结,客观上也形成“精英俱乐部”的整体形象。
  如果细加观察,精英俱乐部中有两类企业:一类是携资本优势、技术优势强势进入,以规模化生产方式提供高端、优质印刷品,迅速占领市场;一类是携创新经营理念和成熟、独特的商业运作模式进入,开辟蓝海,寻找自己的生存空间。前者中,外资企业占有更大的优势,实际进入上海的企业中,也多以外资企业为主;而后者虽然为数寥寥,却是国内印刷企业强中求胜的重要路径。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投资门槛颇高的上海市场,也在近些年的大浪淘沙中不断梳理着进入者队伍。一些内地尤其是相邻省份的民营企业的进入者,或湮没于激烈的竞争市场,或不得不在强劲竞争者面前修正自己的最初蓝图。
  上海的商务成本和客户构成,还使得进入上海的国际资本更多从事书刊印刷和商务印刷。大多数从事包装印刷的投资者,在长三角地区更多地选择了接近其服务客户和运营成本更低的地方。


人才的洼地,市场的高地。上海的独特优势自然吸引高端企业相继进入,寻找新的商业机会

  规模驱动,还是市场驱动
  无论是香港中商的“东南西北”战略、利丰雅高的“三足鼎立”格局,还是雅昌的“金三角”之策,上海无疑都是其布局的重要一端。为了发挥集团优势和规模优势,同时为了给客户提供更专业化、个性化、便利化的服务,上海设点是题中应有之义。
  但联动策应、均衡生产的同时,对上海及长三角地区市场的深度开拓,是这些企业设点上海最原始的投资冲动。以一家集团对其各战略设点的产品定位为例:深圳以承接海外业务为主,承接国内精品印刷为辅;北京主要针对各种出版机构承接业务;上海开拓高端商业印刷和书刊印刷市场,承接外单为辅。
  这样的产品定位,在入驻上海的各印刷集团中带有相当的普遍性。“如果上海印刷业招商引资的主要目的是引入海外订单的话,这个愿望多少打了些折扣”,长期关注上海印刷业发展的一位资深人士不无忧虑,“这些企业带来的外单量最多也不会超过50%,他们更感兴趣的是长三角市场”。
  比规模更重要的是市场,微观层面企业的投资指向无可非议。但问题是,如果供给放量的同时需求并没有同步扩张,上海市场将面临怎样的变局?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