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印刷经理人

四川行

时间:2008-02-17 12:22:11来源:科印传媒《印刷经理人》作者:潘晓东

  商场如战场,让人心力憔悴;年会是聚会,让人心情愉悦。

  金秋时节,2007全国印刷经理人年会在成都召开。200余位代表应邀与会,可谓盛况空前,也充分反映出中国印刷经理人对市场发展前景的关切。
  会后,组办方特意安排这些平日操劳的经理人去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既放松心情,又结交朋友,在交流中求得解决行业内与企业内现存问题的方法,可谓一举两得。

  年会的品牌与追求新突破
  近十来年,我国的印刷业发展得很快,与之相呼应,印刷专业杂志也迅速增加,《印刷经理人》当属其中的佼佼者。这不仅是指她已经拥有了一批印刷经理人为主的读者群,更是赞叹她在短短五年的时间里,成功创立了“封面人物”、“中国印刷企业100强排行榜”、“全国印刷经理人年会”等品牌栏目和刊物的衍生品。杂志还每年推出“商业轮转在中国”、“CTP在中国”等统计活动。尽管迄今为止,还很难说这些数据已经具有很强的权威性(比如商轮的统计,缺少占据国内保有总量很大比重的二手商轮的数据),但这些工作毕竟帮助填补了国内印刷业在这些环节上的空白,有助于印刷经理人了解中国印刷业的发展,把握企业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就像杂志自己归纳的那样:5年杂志,记录一个变化的时代;5届百强,求证一个产业的高度;5次年会,构筑一个思想的平台。从集成一摞的60来本《印刷经理人》杂志中,也可以看到中国印刷业向前迈进的步伐。
  在成都召开的第五届全国印刷经理人年会,在以往每年精心选择一个主题的基础上,又有着两方面令人欣喜的突破。
  其一,更多进入内地的港资、台资印刷企业开始关注印刷经理人年会,并且积极地参与年会的活动,乐意将自己的经验与国内同行们分享。
  本届年会事先安排的大会发言中,港资印刷企业就占了3家,而且都是些在国内做得很有特色、很有成就的企业,他们的成功经验对内地同行肯定不无启发。香港印刷业商会理事长杨金溪(也是金杯印刷董事长)侃侃而谈了对国内印刷市场的看法,并归纳了港资印刷企业可能采取的四项应对措施。虎彩集团董事长陈成稳介绍了自己在青海设立印刷厂,进军大西北;在青岛收购啤酒厂,把印刷与印刷品的使用联系在一起;在绍兴收购印刷材料制造厂,把材料供给与印刷生产联系在一起的做法。虎彩为国内同行做出了延伸服务链的示范。力嘉董事长马伟武则介绍了企业自行注册商标、生产笔记本,联合其他投资者在深圳开设规模巨大的“华南城”的做法。面对激烈竞争的印刷市场,有更多运作经验的港资企业尚且如此创新,内地企业又该如何应对呢?
  其二,在大会发言的基础上增加了互动性的嘉宾论坛。尽管讨论中不乏相左的观点,但在企业应该根据自身条件选择市场定位(是否适宜参与海外市场竞争)、应该在差异化经营上下功夫等观点上,大家的看法却是完全一致。由于时间限制,台上嘉宾与台下企业家就共同关心的问题展开讨论尚显不够,但沙龙式的交流无疑更易受到企业家的欢迎,有助于他们更直接地寻求问题的解决方法。

  摩梭人的走婚与文化的延绵
  位于四川与云南交界处的泸沽湖,因摩梭人的母系社会特点和走婚习俗而闻名遐迩。年会过后,昆山、山东及我们上海的一行15人专程前往观光。那动人的湖光山色、那纯朴的民风民俗,确实令人难忘。但那糟糕的路况、长时间的奔波,又让人感到有待改进。更让人担心的是,在越来越浓的商业氛围影响下,延绵至今的女儿国习俗究竟还能维持多久?
  群山环抱的泸沽湖因以往的交通不便而得以保留下古老的习俗。泸沽湖,母海的意思。58万平方公里的湖面呈马蹄状,7座小岛镶嵌其中,湖面平静,微风吹拂时,才泛起层层涟漪。导游介绍说,最早发现这块世外桃源的是美国植物学家约瑟夫·洛克,结果,他在那儿足足呆了20多年。他由衷地赞叹:“无例外的最漂亮的一片水,无法想像比这更美丽的一个布景,笼罩这里的是安静和平的奇妙,小岛像船儿一样浮在平静的湖上,一切是静穆的,真是一个适合神仙居住的地方。”事实也完全如此,清晨的泸沽湖,鸡鸣狗叫,街上人烟稀少,空气清新。在凹夸码头,仅有几个摩梭妇女在打捞猪槽船里的积水,为游客坐船游湖做准备。在里格岛上享受休闲时光的除了国内的背包族就是老外,他们会在那简陋但无干扰的环境里住上一段时间,放松心情。那里虽无报纸,但可从网上了解世界,与外界并不隔绝。在那里写作,在那里清理思绪,或许是最佳的去处。
  去泸沽湖有走四川和走云南两条线路。从成都出发,坐早班飞机抵西昌,再转乘巴士,颠簸六七个小时,于傍晚时分落宿,次日游湖。其实,从西昌到泸沽湖并不算远,仅270公里,但要先后翻越分别高达2500米和3500米的磨盘山和小高山,加之凉山地区许多国家重点水利工程在建,路况很差,所以花费在路上的时间就很多。据说,两年以后,待这些重点工程相继完工,国家把用于为运送设备而修建的隧道交付地方使用,情况就会大为改观。从云南进入泸沽湖,道路也同样漫长,要先到丽江再进泸沽湖,而且按导游的说法路况更差。比较川滇两边的泸沽湖,云南一边因为开发时间较长,商业氛围相对要浓一些。
  其实,生活在泸沽湖的摩梭人并不是一个民族,而是一个拥有共同生活习惯的族群。在四川一边的8个寨子,被归为蒙古族;在云南一边的1个寨子(洛水村),被归为纳西族,共计3万人。
  在摩梭人家庭,老祖母(我们应该称之为外祖母)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她负责支配家庭的财产,她的居屋门槛很高,进出要求弯腰曲背以示尊敬,屋内的火塘终年不灭,祈求家庭生生不息。
  所谓走婚,是建立在男女双方两情相悦基础上的性爱关系。男方在晚间到女方家居住,白天回自己家庭劳作。每个家庭的主要劳动力都是女方的兄或弟,换言之,舅舅是家庭的主劳力,他们负担抚养姐妹生育子女的责任。因为所有的家庭都如此,所以也显得很公平。据导游介绍,现在的摩梭人已经有30%左右接受现代文明,经登记正式结为夫妻,他们或是国家干部,或是家中都是男性缺乏女当家的,或是家中都是女性缺乏劳动力的。
  在摩梭人的村寨依然洋溢着浓郁的原始共产主义思想。游客到摩梭人家庭了解她们的生活习俗,模拟走婚,她们会招来全村的姑娘,收来的红包上交后平分。乘猪槽船游湖的时候听船工说,他们晚上参加篝火表演,门票所得的分配也是如此。
  在商业化的时代,人的思想要不受物质影响也难,伴随着泸沽湖旅游越来越热,很担心用不了多久,摩梭人现有的生活习俗将名存实亡。去年从西藏讲课回来,就曾发过一通注意保护民族文化的感叹,今年,同样有着应该如何注意保护摩梭文化的想法。真不愿看到,传入现代文明以后,传统的摩梭文化仅仅成为观光旅游操作中的一个卖点,而真正的内涵却已经消失。

  丰富的资源与欠缺的管理
  天府之国资源丰富,因为不在行内有许多知识之前闻所未闻。比如:四川的水资源占全国水资源的17%,凉山地区的水资源又占到全川水资源的51%,正因为此,建成后发电量远大于二滩水电站的白鹤滩(1305万千瓦)、溪洛渡(1260万千瓦)、乌东德(740万千瓦)等十个大型和特大型水电站都在建设中。又像地处西昌的螺髻山、邛海知之者甚少,很少有人把它们列为旅游的首选之地,但事实上环境优美,去这些地方一游很值得。何况,九寨沟、峨眉山等鼎鼎大名的旅游胜地都在四川。
  在盛赞四川具有丰富资源的同时,对四川的旅游管理和成都的交通管理实在不敢恭维,这些问题当然未必只在四川存在。
  四川的小吃名扬天外,但因为乱设摊,成都的交通秩序极其混乱;去泸沽湖旅游的道路坑坑洼洼,技术高超的驾驶员使尽浑身解数,左避右让;问题更为严重的是导游的工作,在游览线路上安排众多的自费项目,求钱心切;导游在景点的解说词也属应该清理之列,四川不乏佛教圣地,但是否信仰,因人而异,导游的解说完全可以多讲背景资料,让人了解佛教的博大精深,但绝不应加入迷信的内容,让人进退两难,绝不应诱导游客盲从信佛,反而让无神论者没了容身之地。
  商场如战场,让人心力憔悴;年会是聚会,让人心情愉悦。希望在编辑和经理人的共同努力下,《印刷经理人》杂志越办越好;希望在编辑和经理人的共同努力下,印刷经理人的年会越办越好。期待着来年再相会。


推荐专题

2019电商年会

2019中国印刷业互联网创新节暨第七届中国印...[详细]

第七届中国国际全印展

第七届中国国际全印展(All in Print China ...[详细]

2017数字印刷在中国

本次《数字印刷》将继续为行业分享综合调研...[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