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印刷经理人

吕进发:光阴的故事

时间:2008-09-26 18:59:37来源:科印传媒《印刷经理人》

  第一次见到台湾区印刷暨机器材料工业同业公会理事长、大然伊士曼彩色印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吕进发的时候,我的脑中马上闪现出“鹤发童颜”4个字。吕进发有一头雪白的头发,唇上还有一撇雪白的胡须。大家都爱说,年龄是一笔无价的财富,想当初吕进发只身来到台湾,只是一个毫无背景的鲁莽少年,光阴的剪刀手,就这样在一眨眼间裁切出了一个人的生命剪影。

  风柜来的人
  吕进发1932年出生在福建厦门鼓浪屿海边,生于厮,长于厮。直到1949年,当驻扎在自己家乡的国民党部队要撤退到台湾时,17岁的吕进发抱着一个少年对外界的好奇,一个人跟随他们,渡过金门,来到和故乡一水之隔的台湾。
  台湾导演侯孝贤曾有一部代表作《风柜来的人》,讲述的是来自海边小镇风柜的4个少年,他们百无聊赖地打发着自己的青春,并不满意平淡的乡下生活,向往繁华的都市,于是结伴来到了高雄,虽然喧嚣的都市也并未给出他们想要的青春答案,主人公还是在一连串的变故下最终收获了成长的故事。
  吕进发也像一个风柜来的人。来台北后的最初一两年,吕进发投奔在基隆的哥哥,然后北上台北闯荡。在台北,吕进发结识了很多跟他一样从内地来到台湾的年轻人,“厦门、晋江的很多同乡都到台湾来了。后来朋友介绍朋友,又认识了来自北京、河南、山东的一些朋友”。
  在来到台湾的最初几年里,吕进发就和这些同乡们同吃同住。这些年轻人用他们的友情实践着乌托邦的梦想。“那个时候我们那一群人都没有家庭,共同租用一个房子,一个房间住了七八个人,有的早来有的晚来,谁有工作谁就去工作,领到薪水大家都在一起花,没有人担心未来”。吕进发和他们一起出门,找地方打打工,帮人家做做事情,各种各样的短工收入一直是吕进发那时的生活来源。
  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吕进发有机会进入酒家从事管理工作。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他辗转台南台北,在不同的酒家之间跳换,也在这个过程当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那时台湾最有名的东云阁酒家也曾经在吕进发的操盘之下。
  台湾有特殊的酒家文化。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当经理的吕进发指挥若定,那个从风柜来的少年变成了圆熟的青年。不过,好结交朋友的性格始终跟随着他,也成为他最大的财富。

  恋恋风尘
  在吕进发做印刷之前的这些年里,还有一段当兵的经历。1953年,台湾政府第一次征兵开始,正值青年的吕进发应征入伍,不想在兵营里收获了他的终身幸福。
  在兵营里和吕进发睡上下铺的是一个台北青年。由于礼拜日可以探亲,家里人常去探望他,他也会叫上孤身一人的吕进发一起去,在爸爸妈妈兄弟姐妹的一大家探望团里,战友的大妹妹林秀卿和吕进发认识了,两人通过交往增进了了解,最终喜结连理。
  吕进发和太太相差两岁。结婚时,在电台唱歌的太太是娘家的经济支柱,也是演艺红人。太太的多才多艺对吕进发一直都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十几年前,吕进发和太太一起去参加朋友的宴请,席间,台北的一支小有名气的南音乐队做即兴演唱,清丽柔曼的词曲、缠绵深沉的旋律,一下子抓住了夫妻二人的心。从此他们夫妇俩便与南音结下了不解之缘。如今,这对神仙眷侣把业余时间基本都投入到台北南音学会的排练、交流、演出的事务中去了。吕进发和夫人在台湾组织“闽南乐府”南音社,1982年他担任台湾南音协会理事长,几年来多次带团回内地交流献艺。1985年至1986年带团到东南亚巡回表演,1989年至1991年带团到厦门、泉州、晋江等福建地区表演。林秀卿更是南音演艺水平日进,现已成为南音学会的主要演员,连两双儿女亦被熏陶成母亲的忠实听众,一家人沉浸在古朴优雅的氛围中其乐融融。

  最好的时光
  吕进发在青年时代,讲义气、为人热情、头脑精明,还有一种胆大的特质。这种品性的人,总是能够吸引一班朋友,而吕进发之所以能够走进印刷行业,也就是因为结识了一位当时台湾顶厉害的人物——侯有利。“侯老先生是我的恩人”,这位当时台湾的纺织大王,其地位相当于今日台塑董事长王永庆。
  侯老先生和吕进发结缘是因为前者在开发一块土地的时候遇到动迁问题,吕进发的岳父是这块地的看管者,这件事最终也由吕进发出面做了一个完美的了结。
  事后,侯老先生拿出了一大笔钱来答谢吕进发,并没有什么家产的吕进发将这笔足够买一幢房子的钱退给了侯老先生。吕进发认为自己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本来作为看管者也应该为土地的后续使用做好准备。
  侯老先生为这个小伙子的举动感到迷惑不解,但同时又很欣赏他的义气,就是这样,吕进发变成了侯老先生的朋友。
  有了这个忘年交之后,侯老先生每次一到台北,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吕进发,询问他的近况,看看有什么可以提供帮助。时间长了,侯老先生劝吕进发不要在酒家做了,希望他寻找长久的安身立命之所。
  随后,侯老先生将吕进发安排到自己的公司上班,草莽出身的吕进发在公司里很难找到自己发挥价值的位置,也无法忍受按部就班的上班生活,终于做了一段时间后就辞职了。不同个性的人都有最适合自己的工作。吕进发生性自由,爱热闹,爱交朋友,他的这些特点都更适合在生意场上发挥。其实,吕进发是个很有生意头脑的人,经营酒家的时候,他就十分爱动脑筋,如何找人来捧场,如何争取大客户,他都很有一手,闲时也总是爱琢磨没有本钱得怎样做,有了本钱又能怎样做。那个时候,吕进发投身商场已有十余年,他又何尝不想更上层楼。
  有一次,吕进发帮一个印刷厂的两个股东排解纠纷,事后双方都想拉吕进发合作。其中一人向吕进发建议,可以去争取味王公司味精包装盒的业务。吕进发对印刷一窍不通,又没有本钱,合作唯一的资本就是拿到业务。恰逢侯老先生又来台北,第一通电话照例是让自己的秘书打给吕进发。吕进发便照实说有朋友拉自己做印刷。侯老先生问:“你欠本钱吗?那你来拿”,吕进发说:“不是不是,欠你交代一句话就好了。你不是味王公司的股东吗?”侯老先生说:“是啊!我是那里的大股东啊。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讲,你会做味精吗?”吕进发说:“我不是做味精,是要做装味精的盒子。”
  侯老先生将吕进发介绍给味王公司的采购员,此人虽不敢得罪大老板,但也不想破坏自己的利益链条,所以就一直借口吕进发是新手而一再搪塞,在随后的8个月里,始终没有拿过任何业务给吕进发。
  这期间侯老先生好几次打电话给吕进发关心进展:“吕先生啊,印的东西有没有赚到钱啊?”与一般人的惯常想法不同,吕进发并没有向侯老先生告状,因为他笃定自己有一天一定会做到这个业务,所以也没有必要将自己与采购员的关系弄僵,于是就对侯老先生讲:“有有有,谢谢你帮忙,我最初第一次做有一点困难,现在慢慢做就好了。”
  果真,还是吕进发这个善意的谎言让事情有了转机。侯老先生到味王公司开股东大会,特意让董事长叫来管印刷的采购员,握住他的手表示感谢。侯老先生的感谢是诚心诚意的,采购员却吓变了脸色,因为自己并没有给吕进发业务。虽然不明就里,但采购员也很清楚吕进发没有交了自己的底,让自己在上司面前难堪。
  采购员诚惶诚恐地出了办公室,马上就给吕进发打电话,作为对吕进发“够意思”的回报,发给了他一笔20万元台币的业务。
  这就是伊士曼彩色印刷公司第一批活件的来历。这笔活件的利润吕进发并没有放进自己的口袋,而是顺应当时的商业文化习气,全部转送给了那位采购员。
  那时候的吕进发也许不懂什么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但却把这种精神发挥到了极致,不仅和这位采购员成了好朋友,还在他的家人中间也建立了稳固的亲和力。慢慢的,味王公司印刷供应商由4个变成3个,由3个变成2个,最后只剩了伊士曼一家。
  最初,吕进发的客户只有味王公司,这一个企业的单子就是伊士曼的所有业务量。后来,吕进发又逐渐拿到了味全、津津等味精品牌的包装盒印刷业务,“有一段时间在台湾印刷界很多人都说,我是做味精盒子的大王”,吕进发笑谈。
  这里面,味精盒子大王和津津味素的合作最耐人寻味。津津味素的一位股东本身有印刷厂,所以本来只有三分之一的包装盒是由伊士曼来承印的,不过,津津陷入经营上的危机之后,股东本身的印刷厂怕拿不到钱也不敢做了,伊士曼全部接手过来。
  吕进发的铤而走险换得了一份高利润,成为伊士曼第一桶金的重要构成,另外,“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吕进发也得到了津津的高度信任。当津津挺过危机,原来的印刷厂又重对津津趋之若鹜时,津津的采购经理在董事会上发脾气说:“危机时你们股东的亲戚都跑掉,一个不剩,不是吕先生一直支持我们到现在,有我们今天存在吗?现在还讲什么给这个做给那个做,谁都不能做!”
  虽然现在已经不是“味精盒子大王”,但伊士曼做味精盒子起家的历史还留在很多人的记忆里,即便是今天的大然伊士曼,也还有一部分味精公司的业务呢。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