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印刷经理人

骑车骑到不怕死

时间:2009-04-20 10:30:25来源:科印传媒《印刷经理人》作者:吕理哲
  元旦假期清早起床,阳光毫不犹豫地照着2℃的上海街道。
  公路运动自行车的重量轻,八段变速,骑起来一点也不费劲儿,慢慢骑1小时可走 10~15 公里。
  刚开始骑车是为了减轻膝盖的压力,谁知道骑过7~8小时以后膝盖的压力就消失了,倒找到了骑车的快乐。 按照计划今天我要骑车到动物园一趟,自从开始在上海骑脚踏车以来,就想行遍上海,这一次轮到西郊,较大的目标就是上海动物园。
  骑车为了快乐,自然要先立个法。
  第一法则,一旦上路以后脚不能点地,单脚点地扣5分,双脚落地扣20分,所以遇见红灯也不能停,转弯不成就得原地打转,有一次我绕着一个前凸后翘的美眉转,转到第3圈的时候她就笑了,加10分。于是,加了一条规则,遇见美丽的美眉加1分,看到美丽美眉“笑”加10分。
  注意!美丽当然是规格的一部分,有时候为了加分,规格也不得不变动一下。
  大部分的时间,我尽量走人行道,觉得比平面道路更崎岖起伏,更像骑马,”Just my rifle, my pony and me……”哼起来较有味道。
  上海的人行道上大多有梧桐树和电线杆,树和人行道边缘通常有足够脚踏车穿过的空间,有些时候这空间距离太窄,像“悬崖”一样,车子经过时必须将身体移出人行道的边缘,让车头躲过树干后必须立刻恢复,才不至于掉落“悬崖”。每次成功穿过悬崖可以加1分,说得容易,我可是摔下过“悬崖”,一下扣了20分。
  人行道宽度不一,我练就了可以让脚踏车静止不动几秒钟,让对面走来的行人先过,这时候对方都会和你隔空交换眼神。此时,我只要大声说“早”,没有不得分的时候,对方回答,得1分;给我一天最早的也可能是唯一的笑容,得5分;一大早有人肌肉还紧绷着,只能将嘴角向两旁移动一点点,还没笑成,人已经错肩过去了,也算1分。
  上海的早晨车子少,并非全无意外,人行道旁店面的门都是向外开的,你得小心有门突然被推开,接着可能是一个穿睡衣的女士出现在你的前面,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呢。
  上海小区的入口常从一条弄堂延伸出来,是几百户人家的出入口,平常人进人出,骑车经过自然会放慢。大清早没人,有一次却忽然伸出一条长竹竿,我紧急煞车,强忍着脚不要点地,等到晒衣服的动作完成时,已经扣了5分。
  有人在门口刷牙,张口吐出一条白龙,你得控制好自己的速度和位置,避免白龙卷起的水蒸汽颗粒打到你,这是要扣分的。最常见的是,有人将隔夜的茶水和茶叶一起,用力往马路中央倒,但见一条黄龙在天。
  就这样一路加分扣分,差不多1小时就到了上海动物园门口,任何车辆禁止入内,我回头走虹桥路。这条路上多的是别墅,围墙里的绿地比房子占地面积还大。今天在上海肯定买不起这样的豪宅了,一路走下来,心里想着“住在这里有多幸福“?
  幸福是什么?
  法顶法师为幸福下了一个可以度量的定义,幸福的尺度量的不是“你拥有多少需要的东西”,而是“你能够从不需要的东西里面,获得多少的自由”。想到这里,我可乐了,哈哈,从这些我买不起的别墅前面经过,我获得自由可不少!
  上海的朋友邀请我加入车队假日一起骑车,我借口常常不在上海,没有参加,因为我以为这是一个人的游戏, 脑子里的活动不比脚上的少。骑脚踏车对我而言和禅修没有两样,连幸福的问题都出现在路上了呢。
  游戏设计和软件程序一样,必须有个结束,“胜利”表示你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得分大于零;负分时不能结束游戏,你得一直骑到正分为止,除非被汽车撞了,死了,游戏立即结束,这时候谁来问我“你输了,还要继续吗”?
  管他的,死了算什么?
  问题是死的时候我在干什么?如果我正往我想去的方向,如果我正在做愿意做的事,死得其所,多么幸福。
  脚踏车骑到不怕死,乐在其中。
推荐专题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2019科印海外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