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印刷经理人

在世博,与界龙相遇

时间:2010-07-10 12:31:15来源:科印传媒《印刷经理人》作者:王丽杰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世博是上海乃至长三角印刷企业的集体盛宴,很多企业都经历了活源的放量与收获的欣喜。但对界龙而言,世博的意义却并不仅限于此。
  2010年3月,界龙成功牵手世博,成为上海世博会特许产品生产商。值得注意的是,界龙并不是以纸品印制服务商身份,而是以纸品生产商身份竞得这一资格,将为世博会开发文具(办公、日用纸制品)、玩具、个人护理用品(化妆用品)、运动用品(棋牌技辅器材)4大类产品,有80多个细化品种。在世博会的285家特许产品生产商中,以加工印制商身份冲击终端产品领域,界龙独此一家。
  在世博园内近百家特许商品零售店中,界龙的创意产品颇受欢迎。界龙内部也设立了专项小组,集中了设计、策划、印刷、物流的优质资源,全力打好这一役,争取完成4396万元的生产计划。
  在界龙每年十几亿元的主营业务收入中,四千余万元不是大数,却有着独特的战略价值:由加工服务商向产品运营商转型,由来料加工向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产品转型,界龙在寻找全新的身份定位。

  其实,界龙的转型之旅并非始自世博会。多年的外单OEM经历让其深刻认识到品牌的价值,也切实体认到自身的差距之处。为此,界龙成立了技术中心,储备了策划、设计人才,研发系列终端产品。从这个意义上说,世博会给了界龙一个切入市场的机会,一个绽放的舞台,要知道,世博园外,在上海还有3000余家、在全国还有近6000家特许商品零售店。
  不过,对界龙而言,特许商身份的世博后效应更值得憧憬。已进入规划阶段的上海迪斯尼乐园将与界龙隔街相望,纸制纪念品及延伸产品对界龙而言还将是巨大的待开发的金矿。而事实上,界龙已开始了全方面策划。

  产业经济学上有一个著名的“微笑曲线”理论,以产品附加值来考量,居于底部的是附加值较低的生产加工环节,而嘴角上挑的左右两端,是享受高附加值的研发、设计和品牌、营销环节。是满足于“底部”徘徊,还是努力向左右两端迁移,改变自身命运的努力,掌握在印刷企业自己手里。可喜的是,在一些先行者身上,我们已经看到了探究、尝试的迹象。
  即使从产业外部营商环境来看,找寻新出路也应该进入印刷企业的战略视野。且不论竞争环境的恶化使“底部”生存更为艰难,国家产业政策和地方政策的着力点也在为企业的“高位”发展创造条件。在上海,“高端制造、创新驱动、品牌引领、低碳发展”成为正在制定的“十二五”产业发展目标的关键词,推动创意产业成为新的支柱产业正在通过一系列政策措施加速落地;在同质竞争更为激烈的温州苍南,“抓住产业链附加值较高的两端,扩大本册等最终消费品市场,构建行业研发、设计、创意和市场营销网络平台”,也被视为今后印刷业转型升级的方向之一。

  相对于微笑曲线前端研发、设计环节,在品牌、营销环节开疆辟土更是印刷企业的短板。界龙的路径选择是借势世博,并通过创意设计推出新品,寻找市场新缝隙,开拓市场新空间。当然,即使对于界龙这样的实力企业而言,战略转型所涉及的品牌策划能力、营销整合能力、渠道建设能力等等,还需对应一个复杂的经营体系。但是有什么关系?界龙已经上路了。
  在世博,与界龙相遇。这是一个启示,也是一个象征。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