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印刷经理人

夏天俊 燃烧的激情

时间:2004-09-22 14:36:48来源:科印传媒《印刷经理人》作者:李君

  逼出来的“革命”
  历史上有许多重要的事情,常常是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人物在关键时刻帮了大忙,夏天俊就做了这样的事情。—王宏甲《智慧风暴:点击中关村、北大和北大方正》
  在我从事印刷的这段时间,正赶上印刷业从落后的铅作业向现代化进军的第二次技术革命时期,我是怀着一种激情工作的,至今情怀未释。—夏天俊
  公务员、记者、厂长、顾问,几个看似毫不相关的身份名词却勾勒出了夏老近60年的从业历程。
  在夏老的职业生涯中,有两段经历被其视为“影响最大,记忆最深刻”:一是石油,二是印刷。用夏老的话来说,“石油行业的15年正值一生中的黄金时期”,而印刷“是我从事的最后一个岗位,时间也最长。”
  改革开放后的印刷业正处于一个反思的年代。历经30年的曲折与涤荡,放眼世界,各行各业猛然发现已比同业落后了许多,于是人们开始反思,付以行动奋起直追。
  此时的印刷业仍被落后的铅印主宰着。“物极必反。太落后了,不得不被逼着去变革。”夏老庆幸自己恰好赶上了这个印刷技术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年代。
  1980年底,时任《经济日报》报社副经理的夏天俊奉命筹建一个简易的印刷厂,从建厂房到买设备,很快,印刷厂落成。夏天俊将这个只有排字、拼版、压版等前期工序的工厂称为“半截工厂”。随着《经济日报》发行量日渐增大,地位日益突出—1984年《经济日报》的发行量已达到150万份以上,俨然成为一份重量级大报,尽管已在全国设了8个分印点,然远水解不了近渴,在任务重、时间紧的压力下,报社领导向夏天俊下了死令,必须于年内建成从排版到印刷包含全工艺流程的印刷大厂。半年时间,夏天俊顺利完成了任务。
  工厂投产了,但“看到了铅作业落后的压力和紧张”的夏天俊却高兴不起来。当时一天要求排20~30万字,而一般的拣字工人平均一天只能拣三四千字,十几个拣字工一天仅能完成要求的40%左右。为解决这一问题,夏天俊花了20万美元从日本买入两台电脑穿孔自动铸排机,可顶20个拣字工。解决了拣字难题,接下来的排版环节却更为棘手。一个师傅带一个徒工,4个小时才拼出一块版,如果算上改3个校次的时间,一个师傅一天只能定一块版。无奈之余,夏天俊只有采取加班、增加人、增加存活和存版等应急措施。于是,一个1000多平方米的排字房,塞得满满当当,每天都像过年一样,热火朝天。其他车间同样如此。当铸字机从8台增加到14台,拥挤的铸字房再也没有多余的空间。要发展就必须扩建厂房,但在寸土寸金的王府井,这种想法根本不可能实现。夏天俊心急如焚。
  看到曙光
  读夏天俊本人,就像在读一部报纸印刷技术变革历史。“革新”一词听起来很简单,只有身临其境方能体味其中的艰难。—记者
  我从不喜欢浑浑噩噩地混日子,现在靠不停地添加设备,添加人,勉强地度过了这两个月,但再往后怎么办?我意识到不能再在铅作业中耗下去了。—夏天俊
  “排字难,出书难”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印刷业面临的共同难题。“交印一本书,一年都印不出来”,这一现象在当时并不少见。
  为提高排字效率,不少印厂尝试了各种方法。有的刻意把字架做成转动的,以方便工人;有的不惜巨资从国外引进相关设备,然结果不尽如人意。意识到不能再在铅作业中耗费时间,夏天俊毅然决定寻找新的出路。
  夏天俊考察了一些引进第三代贴毛条的照排机的印厂,这种照排机当时在国外也很流行。夏天俊发现该设备尽管免除了铅作业污染之苦,但工序过于烦琐,效率不高,用人也不少。还有的印厂订购了来自美国的第四代照排机,但因无法排汉字,还需进一步开发。
  迷茫之际,夏天俊注意到了一条信息,国家立项的重大科研开发项目—由北大与潍坊计算机公司共同研制的华光系列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在新华社试验成功。该系统不仅可以处理汉字,其汉字字模及排版功能已达到一般社科类杂志的排版要求,且具备工序简便、效率高、用人少等优点。夏天俊形容此时“眼前仿佛闪现了一线曙光”。
  随后的3条理由促使夏天俊下定了决心:汉字信息处理技术日臻完善,这是解决激光照排取代铅作业的关键环节;组版软件是个编程问题,可以通过分模块解决整合问题;输出系统的照排机、印字机,国内已取得了初步的成果。“字模不够可以造,花边、网纹、报花都可以造”,“输出设备实在不行就买进口设备”,想好了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夏天俊开始了下一步行动。乐观之余,夏天俊很清楚,激光照排系统从试验状态到正式使用,还有相当艰难的路要走。
  艰难起步
  印刷离开铅印作业是早晚的事,我不走,别人也会走,总会有人站出来。而我当时的情况比较紧迫,压力也最大,有些“逼上梁山”的感觉。—夏天俊
  申请,要求参与北大、潍坊计算机公司及杭州东方通信厂的合作,继续研制开发汉字激光照排系统。申请得到了国家有关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
  1985年,合作正式开始。夏天俊动身前往潍坊签订了3套购买合同,由于没有现成的产品,只能共同开发。此后,经历了无数次的研讨、协商,计算机取代铅作业的基本要求、功能规范、技术指标等逐渐明晰起来。指针飞快转过了一年半,这批设备终于在1986年9月底运进经济日报印刷厂。潍坊那边特意派出几位专家跟进印厂。为保证报纸每天的正常出版,夏天俊做好了两手准备:在等待新技术,为新设备进厂做好厂房、电力、人力等各方面准备的同时,不断完善铅作业设备。
  新设备进厂后,夏天俊揪着的心一直放不下来。考虑到排印时间和出报周期,夏天俊决定先用代印的外报《中国机电报》做试验。试验从10月7日开始。起步之初并不顺利,漏字、错字、串行,漏行……各种问题令人防不胜防。严重时,拼一块版甚至会花去一两天的时间。艰难的20天一分一秒地过去,直到10月28日,这一天,世界上第一张用计算机排版的中文报纸终于姗姗降临。历史性的突破并没有为夏天俊和专家组带来太多的喜悦。随后的很长一段日子,问题依然接踵而至。夏天俊和专家组不得不“一边干活,一边改正软件中的毛病、硬件中的故障”,而刊登致歉信也几近成了《中国机电报》的家常便饭。
  坚持就是胜利。12月30日,当该年度的最后一期《中国机电报》全部使用计算机排版时,该报总编有感而发,提笔写就“别了,铅排”一文,在报界引起了巨大反响。
  起步之初的种种艰难依旧历历在目,“那段时间,一个星期里有一半的时间都得住在厂里,一直持续了2年。”夏天俊回忆。
  “15天”军令状
  对于当不当厂长,我没有放在心上。但这个事业,这项技术革命,不能半途而废。坎坷是必然的,必须充满信心,如果“前怕狼后怕虎”,什么事也做不了。—夏天俊
  考验仅仅刚开始。变革总会伴随质疑与否定的声音,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和支持夏天俊的付出。当激光照排系统即将使用于《经济日报》时,各种质疑与反对的声音纷至沓来。有人写了很长的信向总编告状,将此举称作“异想天开,胡来”,对夏天俊嗤之以鼻。
  质疑的声音没有阻挠夏天俊的决心。1987年初,经济日报印刷厂又加排4个小报,经过两个月磨合,系统更加成熟。3月2日,《经济日报》开始尝试计算机排版。考虑到一版新闻的变动性大,4个版面同时排版有困难,夏天俊采取了循序渐进的方式,每隔半个月加排一个版面,直到5月22日,《经济日报》4版全部实现计算机排版。
  最初的一个星期,系统虽未出错,但在应付每天版面变化时,仍不甚顺畅,几度影响夜间印报。特别是标题字,由于字体不齐,一旦改动有时会花1个钟头。发稿的时间也一再延后,原来凌晨1点半便可以签字付印,现在要延至3点。几位副总编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提心吊胆的状态,于是联名上书总编,建议系统下马。
  当时的场景,夏天俊依然记忆犹新:总编找我时,我很震惊。我认为只有在任务极重、版面不断变化的操作中,才能使系统逐渐适应。因此我再三恳求不要下马,针对出版速度慢的问题,我立下了军令状,必须在15天内解决,否则就引咎辞职。随后,我与王选、潍坊、杭州的专家一起动手对系统进行改进。“那次我是真急了。系统一旦下马,别的厂就更不敢上,大家都看着我们。这可是关乎行业未来的大事。”
  令夏天俊欣慰的是,此后的半年激光照排系统再也没有出现差错和延误时间的问题,直至1987年12月1~3日进行国家部级鉴定、验收。
  危机终告一段落。长舒一口气后,夏天俊决定乘胜出击。1988年,经济日报印刷厂改变原有铅作业工艺,将厂房建成了一个宽敞、配有空调和大玻璃窗的计算机房;卖掉了所有铅字设备,向铅字与黑车间做了彻底的告别。经济日报印刷厂因此成为国内第一个无铅作业的报纸印刷厂。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