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 > 专刊

关于印刷教育的历史回忆与思考

时间:2007-07-26 17:40:41来源:科印传媒《印刷技术》作者:魏志刚

  1.印刷教育工作的创始
  谈及印刷教育,离不开学校,但学校如何与工厂需要相结合?技术人才如何在工厂发挥作用?工厂怎样为教学提供实习环境?至今仍是印刷教育工作者需要思考的重要问题。
  关于中国的印刷教育工作,特别是学校教育工作,据资料查证,始于20世纪30年代中期,当时由《世界日报》的创始人成舍我先生在北京创立了新闻印刷专科学校,招收学生数十名,免收学费,上午学习理论,下午开展实操,如排版与印刷。经过1~2年的学习,这些人走上了工作岗位,不但满足了《世界晚报》、《世界日报》、《世界画报》3刊的编辑出版任务,而且也培养出这方面的技术骨干。例如当时的学员万启盈先生,在抗战时期的延安印刷厂发挥了重要作用。新中国建立后,曾两度担任上海市出版局领导,业绩卓著。
  2.上海印刷学校的珍贵记忆
  据20世纪30年代上海印刷业的部分史料记载,商务印书馆和当时一些著名专业人士曾参与创办过印刷专业训练班或印刷专业学校。
  1952~1953年,笔者正在出版总署印刷管理局工作,听说万启盈先生在上海主持建立了上海印刷学校,并聘请当时印刷管理局的吕纪处长担任校长。1958年,笔者曾专门拜访了吕校长并参观了学校,至今难忘。20世纪70~80年代,中国内地很多印刷厂和印刷机关的领导都是该校毕业生,在改革开放和印刷技术的发展历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很多人成为中国印刷业的中坚力量和知名人士。
  回忆起20世纪50年代的学风和学生的精神面貌,我认为在当前仍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3.文化学院设立印刷工艺系,首开高等印刷专业先河
  1960年,文化学院设立印刷工艺系。谈及印刷高等学校的印刷教育,就不能不提到它的组织创立者—黄洛峰先生。20世纪30~40年代其曾任读书出版社、三联书店的领导者,40年代末,任出版委员会主任,50年代任出版局局长。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他积极主张建立中国印刷学院。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中国正在大批建立各类专业技术高等院校,也曾讨论过建立印刷学院的问题,但因当时的出版印刷业在资金、办学经验、教学人员上不具备条件,因此未能建立。黄洛峰先生和当时出版界有关领导决定向原苏联派遣留学生以解决将来中国印刷高等教育的师资问题。1958年,黄洛锋先生担任文化学院院长,随即开始着手印刷工艺系的建立。1959年,举办了印刷业厂长研究班,同时开始调集人员,起草教学文件,建立由北京各印刷相关单位组成的印刷教学委员会,积极筹备印刷工艺系。1960年9月1日正式开学。当年的入学者都是由全国各地的新华印刷厂选送并经过文化考试录取的各厂青年骨干。1960~1961年,在我国遭遇3年经济困难时期,印刷工艺系遇到两大棘手问题:第一,由于粮食供应短缺,每个学生每月只有20多斤粮食,但师生齐心克服困难,坚持上课、学习,并坚持自己种粮食,表现出在困难条件下自强不息和坚持战斗的顽强精神;第二,由于国家经济困难,文化学院宣布撤销,学院原有的编辑系、文物博物系、哲学系撤销,印刷工艺系撤销与否就成了问题。黄洛峰先生认为,这是我国首个印刷高等专业,建立起来尤为不易,应当力保。黄先生访问了几家知名院校,希望能将印刷工艺系转给他们管理,但多次未果,后经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商洽,得到了该院领导的支持,自此印刷工艺系并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63~1964年继续招生,参加全国统考,1965年的招生采取部分学生高考录取,部分学生由印刷厂选送。1965年,中央工艺美院印刷工艺系首届学生毕业,虽然人数不多,但在此后的若干年间,他们有些人成为了全国和地区印刷行业的领导人和重要印刷企业领导人。由于文革开始,印刷工艺系停止印刷教学多年,虽然1973~1976年在北京印刷二厂和青岛印刷厂办过学,但这是特殊时期的一种特殊办学模式。1977年,在国家统一恢复高考招生的形势下,印刷工艺系也恢复招生,但此次是以印刷机械为专业方向。1978年继续招生,专业方向为印刷工艺,因此印刷工艺系也就改名印刷系。同时,当时印刷业的领导机关国家出版局考虑到改革开放后的经济文化发展,一个印刷系已经很难满足市场需要,因此调集人员成立印刷学院筹备组织,向上级领导机关提出了建立中国印刷学院的报告,并拟定设立4个专业(印刷机械、印刷工艺、印刷管理、印刷电子)的教学计划。不久,经上级批准北京印刷学院建立,印刷系就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分离,开始了几年不同寻常的经历。因为校址未定,所以办学时先后在北京郊区两次租房,历时5年,最后于1985年迁入新校址,结束了流动办校的历史。此时,以王里先生为代表的院领导克服了重重困阻,接连培养了几届毕业生,这些人在当前的印刷业中起着重要作用,有些更已成为印刷业界的知名人士。这段时期历练了师生们在困难条件下进行学习和工作的毅力,不少当时的学生都这样说。
  1986年开始,北京印刷学院逐步走入正轨。20年来,由一所印刷学院已经发展成为下属印刷包装学院、机电学院、出版与管理学院、艺术学院、高职学院、成人教育学院,专业由4个发展到几十个,在校学生由几百人发展到目前的7000余人,教师队伍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不断地扩大与提高,校舍面貌一新。近20年的发展,特别是近5年来的发展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印刷学院的毕业生再不只是满足某些少数印刷厂,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学员走向全国各地的印刷及相关单位,印刷学院名副其实地成为向全国印刷业输送高等印刷专业人才的基地。
  不难设想,如果没有印刷学院以及相关印刷院校向行业输送大批人才,整个印刷业的技术和管理的进步就将要受到相当程度的损失。如何使印刷学院的毕业生更加适合中国印刷业的需要以及如何在参加工作时发挥更大的作用,就成为了当前印刷专业教育工作者的课题了。
  4.不论留学还是深造,只为祖国印刷行业更上一层楼
  20世纪50年代,由于制版技术和印刷技术的变革与发展,以及原有技术工人年龄的增长,各印刷厂的新建和改扩建更加需要有新的青年技术工人参加到原有的职工技术队伍,也急需重新培养一批有较高技术水平的工人和技师。那时,北京人民印刷厂、535工厂和北京美术印刷厂都举办过业务培训班,培养了一批技术工人。当时,我国曾专门遣送一批优秀工人到欧洲学习制版印刷技术,回国后他们对当时国内印刷制版技术的革新起到了推动作用。
  20世纪60年代,由于新的平版印刷技术的发展和凸版、凹版技术的变革,以及车间、班组管理的需要,各单位都需要有一批文化水平更高的技术人员补充到职工队伍中。1964年,在北京建立了中等印刷学校。在上海和天津也开办了培养文化程度较高的技术工人的印刷学校。
  印刷教育既要办好高等学校,也要重视中等学校的教育,提高技术工人的水平和培养技师特别是高级技师是同样重要的。看一看,我国当前有些企业能拿到欧洲和美国的金奖,但广大国内印刷企业的产品质量、效率与管理水平却仍与世界水平有所相距,我们应当在这方面的教育上下大力量、大功夫。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