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观察评论

潘晓东:数字印刷的当下与未来

时间:2013-05-20 10:38:18来源:科印网作者:潘晓东

  数字技术无疑是二十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数字技术的出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极大地加快了信息传递,有助于提高生产效率。那数字印刷在我国的现状与未来又将怎样呢?

  数字印刷的当下

  2012年德鲁巴印刷展给人的最大印象是数字印刷发展得真快,这不仅表现在有关数字印刷将会快速发展的舆论铺天盖地,而且表现在数字印刷设备的推新速度确实很快,让人目不暇接。但数字印刷的实际应用并没有舆论宣传的那么声势浩大。搞清楚现状,对企业准确把握进入数字印刷领域的时间十分重要,过早必定业务缺乏,增加运营成本,降低投资收益,反之,过迟了也会影响企业占有这块新兴市场的份额。

  发展数字印刷已经成为社会共识

  按照班尼·兰达在德鲁巴印展上提供的数据,全球年50万亿张的印刷量中采用数字印刷的目前是1万亿张,占2%。考虑到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数字印刷发展上的不平衡,这个比例大致是可信的。

  一般认为,美国数字印刷的发展最为领先,这与截止2010年数字印刷设备的市场拥有量是吻合的。数据显示:该年美国拥有数字印刷机32.46万台,其中彩色机(31.28万台)比重占到96.58%。其次为西欧,拥有数字印刷机26.48万台,彩色机(20.94万台)占比79%。再次为日本,拥有7.894万台,彩色机(6.896万台)占比87.36%。印刷产值名列世界第二的中国,同一时段的数字印刷机是3.6万台,其中彩色机2.9万台,占比80.56%。数据反映出了各国(含地区)间的现状与差距。

  与部分发达国家号称数字印刷产值已经占到印刷总量的百分之十、甚至有说超过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比重相比,我国的数字印刷至今尚处于导入期后的向上攀升期。业界对数字印刷在生产中的应用已经不存疑虑,数字印刷所独具的适合个性化印刷、可变数据印刷、按需印刷、网络印刷的作用也已为消费者广泛接受,关键是几乎完全依赖进口的数字印刷设备与耗材推高了数字印刷的成本,让消费者有点敬而远之。只有有针对性的解决现存问题,才有可能加快数字印刷在我国的发展速度。

  在中国数字印刷远未达到让人乐观的地步

  迄今为止,数字印刷在我国印刷中的占比究竟是多少,不同机构发布的数据大相径庭。兰普咨询公司的判断是100亿人民币,国家新闻出版总署2012年在天津印刷展上的权威说法是领了数字印刷许可证的799家单位2011年数字印刷产值39.7亿。前者涵盖的范围自然比后者大,因为后者不包括传统印刷企业兼营数字印刷的产值。但即便按照100亿产值来衡量,我国数字印刷产值在2011年8677亿印刷总产值中的占比也不过1.15%,如果用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统计的2011年我国印刷业总产值6768亿人民币的低限做分母,数字印刷在我国的比重也不过1.48个百分点。

  上述数据与有着清晰统计的上海市的情况大致吻合。按照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的统计,2010年,上海市数字印刷产值5.95亿,占当年上海585.7亿印刷总产值的1.01%;2011年上海数字印刷产值6.19亿,占689.586亿印刷总产值的0.9%。从整体发展水平而言,上海的数字印刷产值应该属走在全国的前列。

  难以对数字印刷产值做出准确统计,是因为传统印刷与数字印刷彼此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以清晰划分,以传统印刷为主的企业在统计时将这部分数字印刷产值归入传统印刷,反之亦然。加之,数字印刷的喷头加装在传统印刷设备上也往往不刻意加以区分,比如票据印刷中的个性化单据印刷其产值就归入票据印刷产值中,药盒上的条码喷码印刷一般也都统计在包装印刷产值中。如此,实际的数字印刷产值在印刷总产值中的比重应该略大于现有的统计数,兰普公司的100亿应该大致符合我国的现状。

  专事数字印刷的企业现时的普遍反映是,伴随着入行企业的增加、生产设备的增加、劳动力成本的增加,企业的获利能力较之以往已经大幅下滑,虽然它比传统印刷的毛利率还来得高。

  发展数字印刷的关键在于积极拓展使用领域

  影像、商业印刷、数字出版、直邮是数字印刷的大宗业务来源,至今为止我国数字印刷的业务基本集聚于前二者,即为婚庆、儿童成长等提供的影像服务;为企事业单位提供的商业印刷,比如建筑出图、会议文件、标书等。至于后二项几乎还处于很落后的状态,客观上这也影响着我国数字印刷总量的扩张。

  数字出版是数字印刷最大宗的业务来源,在美国的田纳西州有着规模庞大的数字出版物印刷工厂LightningSource。采用数字印刷出版物的最大好处是有效解决了传统胶印预造货可能导致的库存积压,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公布的2011年我国新华书店及出版社(不包括民营书店)自办发行的累计库存量达到55.86亿册,价值804.05亿元,这实在不是一个小数。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上市后创建的凤凰数码印务公司解决了集团内小印数黑白出版物的数字印刷问题,但跨集团的其他出版社的小印数出版物印刷如何解决?都去自建数字印刷工厂?这显然不是方向,还是要走社会化印刷的道路,关键是有效解决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把现有的数字出版成绩看得太大是导致我国数字出版发展不快的重要原因。早在2010年我国就宣布从2009年起我国数字出版已经超过传统出版,但细细分析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该年真正由传统出版转为数字出版的仅占799.4亿数字出版总量的2.9%(23.1亿),显得微不足道。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应该不是阻碍数字出版发展的障碍,关键是要冲破壁垒。只要数字出版得不到实质性进步,我国数字印刷就难有大的发展。

  在发展直邮业务上,同样需要数字印刷企业与广告运营商联手,针对不同的年龄层,为他们量身定做广告推介业务。市场需求大了,数字印刷的业务量也就会与时俱进,就像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所说:“创造客户”是企业的唯一目的。数字印刷的客户同样需要数字印刷企业根据市场需求去努力创造。


推荐专题

2019电商年会

2019中国印刷业互联网创新节暨第七届中国印...[详细]

第七届中国国际全印展

第七届中国国际全印展(All in Print China ...[详细]

2017数字印刷在中国

本次《数字印刷》将继续为行业分享综合调研...[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