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国际资讯

海外书情丨如果把《三体》印刷到火柴盒里去……

时间:2019-03-22 08:38:59来源:新京报

  想象在一个火柴盒中阅读《三体》,这个火柴盒不仅能放下刘慈欣的科幻小说,还可以包纳莎士比亚最着名的诗歌和他的作品集。阅读这么小的作品,甚至需要一台显微镜。微观模型是如何塑造了人们的想象的?这本新书关注我们身边的小事物如何与人类的历史发生关联。

  作者Simon Garfield 的上一本书探讨了可移动字体的创造力和多样性,这次他把话题转移到事物的规模上。《微观模型:小事物如何照亮世界》讨论模型在历史中扮演的角色,从跳蚤马戏团到微型铁路,从英国白金汉郡模范村的模型到为玛丽女王制作的娃娃屋,微观模型是对人类历史的映射。

  在所有的模型中,作者对埃菲尔铁塔特别着迷。1889年,一座近1000英尺高的建筑拔地而起,一些游客在埃菲尔铁塔上把林荫大道和大教堂看做是整个天体,另一些人则在俯瞰地上的人类时感慨人类的渺小。艺术评论家罗伯特·休斯(Robert Hughes)将这种体验经历类比于从月球上拍摄的第一张地球照片。通过模型,我们究竟是变得更大还是更小?这是一个关于尺寸(size)的问题,还是一个关乎比例(scale)的问题?

  另一方面,不同地域的人对于比例或者规模也有不同的理解。为什么古埃及的法老们在他们的坟墓中埋葬了数百个微型雕像服侍他们,而中国的秦始皇却在他的坟墓里拥有超过8000名真人比例的战士和骑兵作为帝王的陪葬品?这是出于古人的哲学认识还是仅仅出于便利?

  微观模型在艺术和文学史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妇孺皆知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作者柯南·道尔,就是口袋书的重要推广人。托马斯·潘恩的《常识》能够在美国脍炙人口的一个原因,也在于它是一本可以装进口袋的小册子。艺术家用微观模型的方式致敬经典,“Mini Mona”这样的作品,就是画家用睫毛在不到一平方毫米的范围内画了《蒙娜丽莎的微笑》,还有陈列在故宫博物院的中国微雕艺术。

  为什么微缩模型能够在历史中发挥如此有趣的作用?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人们喜欢通过模型来获得虚幻的掌握力。用列维·斯特劳斯的短话来说,缩影的“可理解维度”一方面可以帮助我们在一个给我们很少选择的世界中获得掌控的感觉,另一方面这也是一种纯粹的逃避。作者在书中提供了两个相反的例子,让两种本能变得更加复杂。查普曼兄弟用改造的玩具重新创造了可怕的蚀刻版画,并通过其他玻璃制品收藏品散布纳粹分子。1995年,波兰艺术家Zbigniew Libera利用乐高重建了一个纳粹集中营。这种工作的一部分功能在于它吸引观众的方式,既可以作为偷窥者也可以作为受害代理人:如果你能看到恐怖在你眼前展开,为什么就不能停止这样的恶行?


推荐专题

2019电商年会

2019中国印刷业互联网创新节暨第七届中国印...[详细]

第七届中国国际全印展

第七届中国国际全印展(All in Print China ...[详细]

2017数字印刷在中国

本次《数字印刷》将继续为行业分享综合调研...[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