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市场政策

二维码图书背后有“故事”

时间:2018-07-03 09:01:57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作者:章红雨

  近日,人民教育出版社教学资源网发布一条消息,说是在市场畅销的人教版“快乐读书吧·名著阅读课程化丛书”被不法书商盗版。读者如何辨别正版与盗版的区别呢?其实这套书中每本书封面左上角的圆形镭射标和封底的防伪标,是人教社向读者着重强调区分的地方。

  “有的盗版书在圆形镭射标位置上印的是烫银圆形标,还有的盗版书图省事连烫银圆形标都没有,直接在此处印上字。有的读者不知道,还在某网店的评价栏晒单说‘是正版的’。其实只要看到图书上没有镭射标、防伪标,就可以百分百确定是盗版的了。”人教社教材中心工作人员如是说。

  读者正在扫描图书上的二维码,以了解该书链接的更多电子资源。

  因镭射标、防伪标背后有着互联网技术的支持,成为出版社的防伪手段之一。记者了解到,图书市场上还有一种防伪技术,那就是“二维码”。随着二维码被越来越多的出版单位所重视,二维码图书也因此诞生。

  比如,北京交通大学出版社研发出“一册一码”版权保护技术,有效解决了盗版、盗印的题。上海音乐出版社为每本图书印有一一对应的二维码,通过手机终端扫描就可以简单、有效地验证图书的真伪。而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更是把二维码融合出版物标准作为课题委托给业界研究者,希望能推动本企业乃至全行业快速转型升级、融合发展。

  一枚小小的标签或者二维码,寄托了出版者的期待,也让我们听到了出版业转型升级、融合发展的脚步声。

  防盗版

  不得不贴“身份证”

  4年前,北京交通大学出版社在研发M+BOOK技术的时候,特意设计了“一册一码”版权保护功能。4年来,北京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一册一码”图书已达800余种,二维码使用量达92.2万多个。

  北京交通大学出版社社长章梓茂就此对记者说:“采用‘一册一码’技术,是对一些高校学生漠视版权,在复印店集体盗印教材的抵制。”

  有这样想法的还有上海音乐出版社。拥有大量优质、畅销图书的上音社,近年来一直为盗版、盗印所困扰。社长费维耀告诉记者:“以前,我们是一个品种的图书贴同一个二维码,虽然也可以通过扫码的方式进行引流并实现增值服务,但容易被人复制使用。现在我们在每册图书上印有唯一对应的二维码,就等于每本图书都有了一个‘身份证号’,没有该码的图书就是盗版书。”

  对图书“身份证”的重视,还表现在防伪体系建设上。在人民教育出版社,记者了解到该社制定的《图书产品身份识别码应用方案》,就是以身份数据为基础,强化商家与读者共同维权的打击盗版体系。

  针对人教版《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新编小学生字典》等畅销书被不法人员疯狂盗印情况,人教社出版部高级主管郭绪介绍说,人教社在其“十二五”规划中便制定有《图书产品身份识别码应用方案》,从给每本图书贴防伪标、防伪码,到为每本图书赋予唯一身份条码,这套体系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自2013年起印有唯一身份条码后,年销量逐渐增加,由2013年的30万册左右,上升至目前的60万册。”人教数字出版有限公司教育拓展事业部副总经理张健介绍道。

  拼服务

  拼增值码的吸引力

  需提及的是,在纸数融合大背景下,不少出版单位利用互联网技术,赋予了二维码图书更多的功能。用高等教育出版社数字出版中心主任张泽的话说,二维码图书具有防伪和增值的功能才更有价值。

  回忆2003年高教社首次给图书增加增值服务功能的初衷时,张泽说,当初开发了一批网络出版资源,可是并不怎么好销。怎么办?他们便想到与纸质书捆绑销售。当时也没有什么二维码技术,高教社做的是一本书加入一张卡片,卡片上有唯一的账号、密码,实际上就是现在的“一书一码”。“当用户买到这本书后,拿着卡片上的账号和密码登录高教社的网站,就会获得增值服务,图书的功能因此得到延伸。”在张泽看来,真正起到防伪作用的二维码必须具有增值功能,而增值功能恰恰是读者需要且感兴趣的。


推荐专题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