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市场政策

二维码图书背后有“故事”

时间:2018-07-03 09:01:57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作者:章红雨
  怎么在二维码中设置增值服务?翻开高教版《液压与气压传动技术》一书,张泽指着“直动式溢流阀”一页的一个蓝色二维码扫描图案说,这是增值码。“我们会在书的关键内容处设置增值码,比如书中二维码链接的形式可以是视频、音频、PDF、文档、小程序,也可以是微信公众号、网页、Flash动画等,这些应用工具延伸了图书内容,丰富了传统纸质图书的展现形式,是促使传统平面媒体转化为新型多媒体平台的重要介质。此外,在书的封底还设有明码、暗码,相当于过去的账号、密码。”

  的确,记者在该书的封底看到,一枚贴有“高等教育出版社、明码3167 1568 5407 2011、增值服务(需刮开暗码)”的圆形标签十分醒目。而此类书,在高教社印有二维码的图书中,新书占40%。“十三五”结束后,新书使用量将达到60%。

  那么哪些出版社对二维码图书出版更加重视呢?记者多方采访后发现,教材、教辅出版单位居多,是大家普遍的共识。

  从事数字出版多年的张泽认为,这与教材社的需求对象有关。“每年开学季,老师都需要大量的配套教学资源,如果在网上找不到,老师们会特别着急。如果二维码图书能帮助老师找到需要的配套教学资源,他们是非常欢迎的。”

  张泽的说法在人民教育出版社得到印证。同时负责《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唯一官方微信“标日电子叔”维护的张健告诉记者,2013年前,《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也有防伪码,但是很少有人打电话来确定正版与否,原因是防伪码没有增值、体验服务。“现在不同了,我们在《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中设置了二维码,读者只要激活该码就能使用电子书提供的初级、中级、高级多个阶段的音频、视频增值服务。有了这些增值服务后,用户与我们的互动就非常频繁了。”张健说。

  趋势下

  二维码出版物成课题

  书中有码、码中有书,二维码链接的内容是对纸质书内容的延伸,这样的图书才能称之为二维码图书,这是业界人士给这类图书的定义。

  那么二维码图书的整体发展状况怎样、能否满足出版社搜集大数据的需求、如何规避版权风险及保证内容安全、读者的反馈又是什么?诸多疑问下,出版界、学界开始思考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今年2月10日,“基于二维码关联的融合出版物标准”项目结题会议在江苏南京召开。这个项目的委托方是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项目承担方则是南京大学出版研究院。

  谈及委托的原因,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数字出版中心主任柯积荣告诉记者,近年来,该社在开展基于二维码关联的融合出版方面建立了专门平台,初步摸索了一套基本的框架模式和工作规程。但是,由于二维码出版物没有一个普遍遵循的规范和标准,存在安全性、准确性、效率性等问题。

  “我们深知,要开展这个研究,靠我社自身的力量和影响力是做不到的。因此我们决定和南京大学合作,借助南京大学出版研究院教授杨海平团队的力量来实现这个目的。”柯积荣说。

  扫一扫,便可体验不同的感觉,在扫码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组成部分的今天,读者是否能够理解并接受二维码图书呢?记者随机采访了一群经常买书的“95后”读者。

  问:你们会扫图书上的二维码吗?

  答:基本不会,但能够延伸知识点的二维码会扫一扫,比如教材中需要听、需要看的那部分。

  问:不扫的原因是什么?

  答:有的是出版社介绍,有的是广告,这些内容不是我们需要的。

  问:如果图书上的二维码有优惠等方面的宣传呢?

  答:那有网上的打折力度大吗?我们在网上可以直接下单,扫书上的二维码还得进入一个个程序,浪费时间,还不见得合我们的心意。

  不难看出,几个简单的问答的背后透露出读者对二维码图书的内容有选择。可以预见,互联网时代的年轻读者是二维码图书消费的主力军。如何将出版单位的愿望与读者的需求无缝对接,需要业界认真思考。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