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市场政策

“赛场英雄”如何成长为“制造先锋”

时间:2018-07-04 08:40:22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有这样一组数据:全国技能劳动者为1.65亿,占就业人员的21%,高技能人才约4791万人,仅占就业人员的6%;劳动力市场中,技术工人的求人倍率保持在1.5以上,高级技工的求人倍率甚至达到2以上水平。

  “这既与技术工人的社会地位不高、收入水平偏低有关,也与轻视技术水平的社会氛围、缺乏追求技术成才的思想有关。”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汤涛说。

  接受采访时,一些参赛选手坦承,尽管取得了成绩,但自己的人生目标并不是成长为“大国工匠”。

  一位上海代表队选手有着中专学历,既是数控机床高手,也是普通车床高手,但他的就业目标是当一名室内设计师;一位已经拿到了国家集训队入场券选手依然为错失考研机会、转投施工建设而耿耿于怀,希望有机会重来一次……

  究竟是哪些原因,让部分“赛场英雄”不想成为“制造先锋”?观念束缚仍是主要因素。

  在不少人印象中,与技术工人“蓝领”身份对应的,是又黑又黏的机油车床,是噪音刺耳的电锯电钻,是酷热难耐的加工厂房,在这些人眼中,“走进车间”是“低人一等”的人生选择。

  “事实上,在科技化、机械化时代,很多工人的主要工作是操纵、监管机器生产,穿得干干净净,并不比‘白领’差多少,但轻视技能型劳动的思想观念依然存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标准处处长葛恒双说。

  此外,收入待遇水平总体不高,也是难留技术能手的一大原因。

  东莞一家大型企业负责人表示,国内制造业生产一线工人的月收入普遍在三千至六千多元,考虑到房价、物价、子女教育等因素,这一工资水平并不算高。另一家印刷企业反映,由于培养和留住技能人才不易,这家企业常年出现“引进一次设备短缺一次工人”的阶段性“技工荒”。

  缺乏进一步上升渠道是影响“赛场英雄”继续成长发展的重要障碍。“从职业技能发展的角度来说,我国的职业技能标准只有5个等级,很多技能人才达到最高标准后难以获得继续发展的通道。”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研究室主任袁良栋说。

  而一些大赛选手也反映,尽管情况有所改善,但学历问题仍是就业的一个门槛。胡凡表示,即使自己奖牌在握、留校任教,但仍希望获得“一纸文凭”,“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获得社会认可。”

  建设技能强国需凝聚合力“迈槛过关”

  在本届选拔赛期间,广州的地标建筑广州塔不断打出“新时代·新技能·新梦想”的助威标语,成为整座城市的新风景。


推荐专题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