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市场政策

BranD杂志启用新版式、新字体设计

时间:2018-07-06 08:50:18来源:BranD

  BranD杂志是一本关于品牌设计的Mook,创刊于2012年,一共分中英文对照版、英文版与欧美版三个版本,每两个月一期,由出版社Sendpoints善本图书有限公司 (www.spbooks.cn)出版,善本创办于2006年,是一家专业的外文图书代理公司,总部设于广州,他们经营图书类别广泛,遍及艺术、设计、文化、生活、旅游、时尚、儿童等等,包括中文繁体版、英文版、日文版、法文版等多个语言版本,合作的出版社有德国TASCHEN和Gestalten、英国Phaidon和Thames & Hudson、美国Random House 和Rizzoli、日本PIE和Seigensha、台湾城邦和读书共和国和三联等出版社等。

  BranD是善本其中一本比较固定的杂志,他们还出版一些设计类书籍,例如《今日版式》、《今日色彩》等这些畅销书籍。一个从图书公司出来的,仅仅靠销量吃饭几乎不依赖广告的杂志,坚持了6年,凭什么?如果说他们缺乏媒体属性倒不如说他们发行团队很给力?为什么不能凭内容?别人说出版不行的是因为有人只想在出版界里浑水摸鱼。

  一本由中国团队打造的杂志,在全球多个国家不同书店里有售的BranD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他们认为/不认为自己了不起地,能在浮躁的世界里认认真真地做好内容才算了不起,享受创作内容的过程,转化市场的压力。然而,如果您有买过了BranD,您会发现这本杂志活得越来越漂亮!BranD杂志在2014年出现销售危机,几乎停刊,此时他们决定改版,更换标志,重新规范内容,版式与字体,新团队新主编、新编辑、没有营销概念,4个人把杂志200P填满,2015年第一期主题《品牌正能量》一股拼劲,真的死不了!《品牌正能量》就是要纪念当时的意志力。

  “每一次的危机都是一个最好的忠告,别人总跟你说杂志做的很好,但是很少人告诉您还可以怎么做,这都需要自己探索。”BranD主编说,在过去一年里BranD开始尝试跨界合作,挖掘内容的深度,并获得出版社、艺术家们的支持,接下来很多惊喜即将发生。

  BranD全新设计:新版式,新字体

  BranD6周年邀请了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成员刘晓翔作为本期艺术总监,负责重新设计版式与字体,刘晓翔认为:“这次改版最大的意义有两点,一是内文字体选择与杂志名的匹配,这样的改版对于一本设计类杂志来说非常重要,另外就是为杂志建立一个可以持续下去的版面网格系统,有了固定的网格系统,便于日后设计师的发挥”。

  BranD认为这次改版,不仅仅是版式设计的突破,更是一种碰撞,刘晓翔老师细致深入的观察与设计让我们碰触到更广阔的视野与思想,那些敬畏的,谦虚的,更有活力,更自信…….

  换了新字体与版式的BranD除了焕然一新,活力十足,更有一种想要跳起来的律动,刘晓翔老师的版式设计方案更解决了BranD中英文工版印刷的问题,降低了印刷的成本。不管是中文版还是 英文版都酷劲十足!这目前是BranD有史以来制作费用最高的一期了,这是我们对出版的诚意与态度。感谢XXL Studio、LucasFonts、Fedrigoni、P&p及深圳和谐印刷的支持,估计这一期又要抢崩头。

  “BranD6周年感谢版权页里的每一位,感谢过去在这一页里出现过的人,我们会继续做好这一页并敬畏前行——BranD编辑部”。

  物料的意义?

  生活在一个物质的时代,人们常常会问:“应该用什么材料好?如何通过材料提高设计的附加值?”我们不难发现人们想通过材料来吸引顾客,有时候这会产生很好的创意,但有时候却不一定,因为当我们滥用材料时会产生一些没有意义的设计,这些都是一种浪费。

  正如佐藤卓先生所说:“如果在对项目和材料没有充分理解、认知的情况下就着手开始设计,那么设计师能创造的也就只有‘附加价值’,这样的设计通常体现不出对象的实际价值。‘附加价值’是人们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但由于这本身已经成为一种愿望,我觉得我们已经见过太多由此衍生出来、在本质上无意义的东西和服务。如果能仔细看看被设计出来的东西,把它放在社会和其他语境中用心揣摩一下,就能对需要做的事有一个很好的概念,往往是只需要做一点小小的调整就行。真正必要的是判断,以及与客户和其他股东的仔细讨论。当你真正把事物的大框架纳入到思考中时,正确的结果便呼之欲出。”


推荐专题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2019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2019科印海外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