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展会活动

软包类数码烫金如何“破圈”?库尔兹是这么做的

时间:2022-09-17 10:38:11来源:科印网作者:曹范亮、王昊源

  9月6日,2022“数字印刷在中国”技术高峰论坛在山东济南成功举办。会上,库尔兹大中华区数码烫金业务发展经理曹范亮带来了题为《数码整饰多面手——库尔兹数码烫金解决方案》的演讲,结合实际案例详细阐述了库尔兹在数码烫金方面所做的努力。

库尔兹大中华区数码烫金业务发展经理 曹范亮

  “破圈”与“内卷”是近年来冲击各个行业的热点词汇,为生存而“内卷”,为盈利而“破圈”。

  破圈:一种创新的新连接,可与更多主客体连接,从而产生新关系,改变内容生产、变现方式和重构价值。

  内卷:指同行间竞争付出更多努力以争夺有限资源,从而导致个体“收益努力比”下降的现象,等同于努力的“通货膨胀”。

  对于印刷行业,“数字印刷”这个词对我们已不再陌生,自2016年起,四年一届的德国Drupa展会主题与多数设备商都已开始向数字印刷方向倾斜。

  数字印刷一直以来都作为领域“破圈”利器,经过六七年左右时间的摸爬滚打,数字印刷装机量与使用量已经具备了一定的体量和规模。从数字印刷原理上出发,分为略低端的数字碳粉设备,也有INKJET DOD(按需喷墨技术)/Indigo电子油墨设备等。

  摩尔法则中提到,人类大生产的健康发展方向是朝着更低价、更环保的趋势进行的。

  但从国内部分数字印刷应用领域来看,数字印刷设备似乎在反向压榨持机印厂:按印收费价格基本与之前持平,没有降低,但对外的售价却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不断趋近底线,造成了成本无法压缩和利润极低的恶性循环。

  为逃离红海战场,库尔兹决定“始于印刷,定在印后”。数字烫金增效作为印刷整饰中最为突出的一道工艺,自然而然地会成为竞速主战场。当前,国内印刷设备商跟随这股国际风潮嗅到了商业气息,针对数字印后相继推出了对应的数字烫金解决方案。

  但从市场价值及工艺的角度出发,数码烫金存在以下几个问题,包括工艺、成本、效果、连续性以及材料5个方面。

  01

  工艺:千篇一律的数字“凸烫”

  数字凸烫,也称3D数码烫,在行业内已不再是新奇的产物,国内外都有类似的数字生产设备,品牌商对于这种效果已经司空见惯。

  02

  成本:效率低+成本/废品率高

  实际生产中,多数客户都抱怨其成本较高、产能低、废品率高等情况,这很好理解的。从技术上,想要达到数字凸烫的手感效果越好,使用的数字胶水成本必然增多,为配合大墨量输出,生产速度必然降低,从而使产能降低。

  03

  效果:烫印细节粗糙

  基于数字凸烫本身工艺限制,无法达到高标准的小字或精细线条效果。数字烫金作为高附加值的印刷工艺,其本身就是要追求细腻度,闪亮清晰的微小图才是高端品牌和最终实现用户自身价值的体现。

  04

  连续型:无法翻单大货生产

  一般数字“凸烫”试样后,无法翻单进行传统对接生产。数字与传统无法产生连接,导致企业整体业务受限。

  05

  材料:对承印物要求较高

  多数材料需提前经过特殊涂布后才可上机,工序人工及材料成本增加,交货周期也受影响。

  在产品销售与商业逻辑上:当同样的产品无差异性地流入市场时,带来的结果必然是销售价格互相挤兑。如果千军万马同过独木桥,必然会导致大批同行利润下滑,从而使业务单元不断坠入“赔钱赚吆喝”的万丈深渊。

日化标 – 定制国潮款库尔兹数字烫金应用

  如何真正在数字烫金领域中“破圈”?首先务必避开“内卷”的核心领域。简而言之,就是同行的普通应用预先“避雷”。其次在未开发的蓝海领域尝试“破圈”。既然生在数字时代,就要在数字圈探索新的高度。

库尔兹数字烫金酒标类标签样品

  我们试举其中一个库尔兹数字烫金的创新应用:

  数字烫金的软包应用

  因2021年统计数据尚未统计完成,以2020年数据来看,国内软包总规模达1521.04亿元,其中,软包材料规模为1443.43亿元;软包印刷规模为87.61亿元

  近年来,国内软包材料印刷行业需求平稳增长,从2016年的649.3万吨增长到2020年的782.2万吨。据统计,2020年国内软包材料规模高达87.61亿元,同比增长6.25%。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