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数字只有大小之分 凶与吉跟数字无关——从给数字4“判死刑”说起

时间:2010-10-26来源:科印网作者:康启来

  最近一些网络、报纸纷纷报道晒版,北京也取消了带4的车牌号,对此,各种议论可谓莫衷一是。我想,如果说其正确,那无非就是顺应了现在社会的习俗出版动态,以及一些对数字执着者的“避害”心理需求,使车牌号满足个性化的社会要求。如果说其不好,那也许就是助长了民间的数字迷信潮流,恐有庸俗之嫌,与现代提倡的崇尚科学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依笔者之见设计,数字只有大小之分,绝没有好坏差异,更不存在和凶吉有什么藕断丝连的关系。
  其实,阿拉伯数字自13世纪传入中国后,对于促进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折页,以及方便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试想,如果没有完整的阿拉伯数字,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程度怎能有一个明确而清晰的概念?如果没有齐全的阿拉伯数字,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怎能不面临诸多的麻烦和困难呢?如果没有简单而明了阿拉伯数字失业,社会又怎能发展和进步呢?如果没有数值明朗的阿拉伯数字,银行存贷款、期货、财务管理和社会的诸多领域就会面临相当大的麻烦和困难。可以断言,阿拉伯数字的诞生是社会自然现象延伸的必然产物,阿拉伯数字的应用是社会发展和进步的需要。应该说,阿拉伯任何一个数字的应用科印精品调研,跟凶与吉是绝对没有关系的。如果说阿拉伯数字与人世间有关的话,那无非也就是跟钱的关系最大和最多了。当老板的渴望企业的生产成本数值越低,而生产利润的数值越多越好;工薪阶层的人们希望上班时间的数字越少,而工资的数字越高越好。有钱的人宁愿多花钱也不买与4沾边的车号、房号、电话号或手机号等,图的是吉祥、吉利、纪念意义或显耀自己不差钱。而经济不宽裕或不迷信数字的人投资采购,只追求实惠、实在就行。我看,理性选择带4的号,除了经济上省钱外,也不见得有什么不好的恶果。检测系统及仪器
  回顾时代的发展和变迁过程,不同时期的10个阿拉伯数字胶印,都有不同的内涵和时代意义。我国改革开放前,民间出门走亲串友,多选择1、2、3、5、7、10等日子,而选择6、8、9的却很少,那么上海电气,“4”则是完全禁忌的,因为民间有“人三鬼四”之说,并且4还是死的谐音,这就难怪民间祭墓拜坟时用的贡品绝大多数也是选择4件。显然4是死的谐音之故,因而不少买车的人从讨个吉利和平平安安着想行业法规,所以,最不愿意报带4的车号。其实在交通事故中带4的车号并没有最多,恰恰相反,能开8字号牌车的司机往往都有一定的实力和来头,爱喝酒机构/组织,习惯开快车。所以,8字号牌车出事故的也不在少数。如果发挥一下数字和文字的想象力,车号有“8”,却是“趴”的谐音,不就“寓意”车和人都趴下了呢?那岂不是更可怕更糟糕?由于7的谐音是“气”上光,并且一些地方方言也有不顺之说,因此,有的地方带7的电话号或手机号,也倍受歧视和冷落,不得不在价格方面作一定的让步。我国改革开放之后上海宏景,经济快速发展了,富裕后的人们,变得更加喜欢“吉祥”的数字了,所以,6、8、9这三个数字更是倍受人们的宠爱。因为6代表顺利连线加工,民间有六六大顺之说。而8代表发财或吉祥,所以,带8的数字最受青睐。而9是阿拉伯数字的最大值,所以,9是多和满的寓意全印展,也代表长久。由此看来,数字只不过是起到寓意的意义,再也没有其它的关系和作用了。任何对数字的美化或丑化,都不过是歪理邪说,毫无道理的。印刷包装城
  从社会现象看喷墨,4虽然受到最不公道的“冷遇”,最令人忌讳和讨厌。但是,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中却处处离不开4,有无数个的4秒、4分、4时的时间需要我们度过。上班族的人星期四还是照样要上班、要过日子,否则的话个人收入的阿拉伯数字就会减少机构/组织,这就是4与个人利益存在的实实在在的关系。再说,住3层楼以上的人,进进出出也得经过4层楼,要是真的忌讳4的话,那岂不是要跳楼了。开车的人常常还是要过四叉路凸印,但是,任你车牌号再“吉利”,也得小心谨慎行车才能确保安全。笔者认为“4”仅仅只是阿拉伯的一个数字,与死亡无关,不要忌讳爱色丽,不要多心,不必担心,更不需恐惧。我觉得如果没有4,那才会体会到“吓死”的滋味。笔者曾经接到的一本几百P的画册样稿,其中页码的尾数除了44以外可变数据印刷,大都数不用4编码,如遇到某个位数4码时,客户不要编4码,而直接编了3码,并在其间还留了一个暗码喷墨印刷,这样编排页码的做法,还真是让人有“不三不四”的感觉。由于对这样的页码编序很不习惯,并且若不小心进行编码,拼版时一旦出现版面错乱,那真的会体验到“吓死人”的滋味了。为此商业轮转在中国,我曾经是提心吊胆,反反复复检查了好几遍的拼版编序,才避免了编序出差错。那时我想,客户忌讳编4的页码,而此时对于我来说利通,我可是多么渴望有4就好了,没有4还真的让我感觉有些麻烦和不方便了。因为末位数没有4的编码,一时还很不习惯,不习惯就意味着出现差错的风险可能性就加大了。但是,作为服务行业满足客户的需求数字出版,也是天经地义的,没有商量的。我曾想,为什么偏偏要把4往死的方面想,怎么不往好处想呢?4在音乐谱中可是“发”呀,也是很吉利的数字。扫描
  大量的客观事实情况表明包装贸易,4与“死亡”字无关,7与“气”和不顺无缘;6不是顺风顺水的化身,8不会带来财运和吉祥,它们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或代表一个便于识别的记号而已。所以,我们应该用科学的方法和态度正确认识数字、理解数字、应用数字印刷设备,善待每一个数字,用真实的数字说话,用实实在在的数字去再现社会主义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成果,也真诚地祝愿中国GDP分子值的阿拉伯数字不断出现变化,而且每年均持续往增长的方向递增印刷市场,这样经过广大劳动人民实实在在拼搏出来的数字,不论是6或是8;不管是4还是7,我们都要为它叫好!祝愿!区域报道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严禁抄袭,违者必究。)政府政策及监管


康启来专栏

总访问量:116917 更新时间:2016-12-29 08:53:20

康启来,男,福建莆田市人。曾任中国包装联合会纸制品包装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质量评委、福建省造纸工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纸包装工业》编委、《纸张行情》特约记者、福建鸿圣纸业有限公司质检部经理、福建电大莆田职业技术学校彩印专业班兼职教师。现任《莆田印刷》责任编辑、莆田市鸿立印刷包装有限公司质检部经理。1979年6月至今先后在纸箱、印刷企业做过印刷、裁切、压纹、树脂版制版和实验室检测等工作。在印刷工厂担任过印刷机长、机印车间副主任、凸印分厂厂长、品管部长、生产部和质检部经理等职,具有一定的生产和管理经验。在三十多年的一线生产实践中,潜心钻研生产技术,先后发明了用自动凸版印刷机实现“明暗一次印”和印刷与打点线一次完成的创新工艺、树脂版“大版小印”工艺、用废旧的橡皮布制作凸印实地版印刷工艺、用胶印机压纹、凹凸压印、压痕工艺等多项实用技术创新成果,在包装印刷行业推广使用,收到较好的经济效益和质量效益。参与福建省地方标准《酒类标签用镀铝纸》等标准的修改和审定工作,曾获“旭恒铁工杯”低克重高强度瓦楞专题征文大奖赛金奖、2009年第八届、2010年第九届《印刷技术》和2011年第十届全国有奖征文大赛3等奖、优秀奖和二等奖等诸多殊荣。历年来,多次应邀在印刷行业相关展会上演讲,进行生产技术和管理交流。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