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发展绿色印刷八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时间:2011-07-25来源:科印网作者:潘晓东

  现时推进绿色印刷还有众多需要关注和迫切要求得到解决的问题印前设备,否则就会挫伤企业的积极性,就有可能导致误读、产生歧义。争议的焦点并不在于是否要走绿色之路,这是毫无疑义的,肯定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而是在于印刷处于微利时期爱普生,如何才能成功地走上绿色之路,承担起这份上涨的成本,让需要变为可能。
  稍作整理,需要统一认识的问题至少有以下诸项:
  1、绿色印刷应该是产品认证还是企业认证?
  眼下组织的绿色印刷认证是企业认证,也即着眼于判定一个企业是否具备绿色印刷的能力总论,但更多的同志认为绿色印刷应该是产品认证,因为具备绿色印刷能力的企业未必保证工厂的每一单产品都采用符合绿色环保要求的材料与生产过程来完成,是否选用符合绿色印刷要求的工艺与材料很大程度上同客户的要求和承接产品的工价有关,工厂不可能为了达到环保要求始终做赔本的买卖。但换成产品认证后情况就完全不同,对客户要求按环保标准印刷的产品爱普生,比如说教课书或儿童读物或与食品、药品相关联的印刷品,印刷厂完工的产品必须达到环保标准要求,倘若不能达到环保要求,就涉及欺骗客户、欺骗社会。再则,实行产品认证版材,质量监督部门可以随机从市场上抽检,也应该允许该产品贴上环保标识,以与环保要求产品相对应的价格出售。但实行企业认证,该公司生产的产品很可能游离于二者间,既不能因为该企业通过了环保认证就认定该企业的全部产品都符合环保要求立体印刷,也难以从市场上随机抽样来加以监督、检测。教育
  2、发展绿色印刷应该抓提供印刷用原辅材料的源头还是抓生产环节?
  印刷产品是否符合绿色标准,与使用的原辅材料关系密切。换一句话说,只要纸厂提供的纸张符合绿色环保要求,只要油墨供应商、黏合剂供应商、CTP版材供应商等各个环节提供的产品都能达到绿色环保要求,那印刷厂的最终产品就比较容易做到绿色环保。就绿色材料与绿色生产过程这两大部分看晒版,前者的投入要远大于企业对照明灯光等环节做适当改造的费用。因此,抓印刷产品的绿色环保应该从生产用原辅材料这个源头抓起,应该允许环保产品按其实际成本确定加工工价。现在大张旗鼓地在印刷厂中做绿色认证,加上印刷厂又普遍持有抢先入门以后再做应对的想法,最终很可能是巧于周旋、事倍功半原稿,领到了敲门砖,在实际生产中如何贯彻则是各显神通。记得数年前听一位美国客户讲过一件事,说是南方一家印刷企业出口到美国的印刷产品被发现油墨的含铅量超标,不仅被退回全部产品,而且还得支付巨额赔偿。究其原因EFI,油墨质量未能符合环保要求。但印刷厂常规的处置方式就是依据供应商的承诺,决不可能对每笔进货都做送检,至多也就是出了问题后再做追溯,但即便如此已经是既赔了金钱又赔了企业的信誉。如果国家的质量检测部门能不定期地对油墨及其他原辅材料做质量抽检,印刷产品出现质量问题的机率就会低很多。所以图像处理,抓源头才是保证生产绿色产品的关键。烟草包装
  3、ISO14000论证与绿色认证是什么关系?
  ISO14000是国际通行的环境管理体系认证,通过该项认证从理论上说在环境管理上做得符合规范,现在在环保认证以外再来一个绿色认证,二者间究竟是什么关系?笔者就此事请教过外资厂商,他们的态度是不急于参与供墨,原因是做外单并不需要检查企业是否具有国内颁发的绿色认证证书,有ISO14000认证即可。事实上,只要是按规范通过ISO14000认证的企业再要通过绿色认证并非难事,只是企业为此又得支出从检测到认证的一大笔费用,与其如此光盘印刷,真还不如把环保认证关把得紧些、严格些,而不必总是在拿靠不住的证书上折腾。
  4、绿色印刷从中小学教材开始的利弊?
  绿色印刷像绿色发电一样,肯定是增加生产成本,因此,发展绿色印刷从本质上说是提升国民素质太阳化学,人人关注环境保护,也愿意在环保产品与非环保产品之间选择前者,愿意为环保产品埋单。现在选择从政府采购的中小学教材做环保印刷,应该说是件好事。但应了好事多磨这句话,可能也会遇到因为各地财力不同商业轮转在中国,在给予企业的工价补贴上出现十补九不足的问题,以至挫伤了印刷企业发展绿色产品的积极性。记得数年前政府希望做到中小学教材全部彩色印刷,在实际推行中,最终还是从各地的实际情况出发,先要保证有质量控制,然后再谈彩色印刷,不搞一刀切。在3年内教材推行绿色印刷这件事上,是否也要提防再次出现类似情况。再则,三年内不通过绿色印刷认证的企业就不允许印刷教材,是否会把部分专业印刷企业逼上绝路?是否会增加社会的不稳定因素?面对这一联串的问题富士星光,我们是否都已经想明白了?有了预案,也足以做到应对自如?显影
  5、绿色印刷是否就是推进柔性版印刷?
  相对于胶版印刷使用的油墨含有多种重金属成分不同,柔性版印刷使用的水性油墨显得绿色环保,因此,有人在发展绿色印刷的过程中开始大张旗鼓地推崇柔性印刷利通,这可能也是一个误区。必须指出,任何一项工艺的推出都有着自身的长处和短处,因为,它的兴起就是为了解决原有工艺中的不足,但很可能因为某种限制媒体,新工艺同样会在另一环节出现不尽如人意的问题。拿胶印与柔印做比较,胶版印刷的图案质量高、干燥快、制版成本相对较低,但生产用的油墨有重金属残留。而柔版印刷工艺把胶版印刷上述弱点克服了,但存在印刷精度不及胶印、制版成本相对较高、印刷速度也落后于胶印等诸种问题。也正因为这些不足,至今柔印在国内的发展远不及胶印。显然数字印刷机,我们不能在提倡绿色印刷的时候,把柔印存在的这些问题全部视而不见。再则,就像我们说新兴的数字印刷与传统胶印一样面临电子书的挑战,那柔版工艺应用于书刊印刷同样遭遇到这一问题。现在是胶印的生产能力过剩,如若什么日子教课书用电子书替代收购,是否新发展起来的柔印生产能力又会出现产能过剩?须知,过度开发与浪费同样是与环境保护、节能减排要求背道而驰的。
  6、通过绿色认证是否就意味着生产过程一定能达到绿色?收纸
  在对发展绿色印刷的真正意义认识尚不到位的情况下,印刷企业一方面是埋怨,另一方面为了求得生机,又急切地希望在第一时间完成认证柯达,拿到承印教课书的通行证。为此,他们当然会满足绿色标准的要求,去努力争取达标。问题是一当达标以后能否坚持按标准组织日常生产,是否有相应的经济承受能力。如果只是为了拿证,日后的工作又一切故我输纸,显然现时的认证就有点失却意义。不得不很遗憾地说,这类情况在我们的身边已经发生得太多太多。我们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在绿色印刷的认证过程中。有人把改变这一状况的希望寄托于一年一度的复审与不定期的产品质量抽检上,毫无疑问,复审和抽检对企业会有威慑作用,但抽检的机率毕竟有限。改革开放后的无数事实证明印后设备,没有企业的自觉,单纯依靠监督,实际效果总是比我们的期望要差。我们希望:要么条件不成熟就不出台新要求,要出台新要求,就必须来真的印刷工艺,而不是招摇过市,哄人哄己。
  7、现行的标准在某些环节的上还可以商榷。
  首部针对平版印刷的绿色标准对印刷用材和印刷过程做了相应的规定,可能是刚开始尝试的缘故,还存在一些可以商榷的环节。首先是对材料的使用规定有点超乎实际可能。标准对照明、使用免冲洗印版、利用再生纸、油墨的重金属含量、提倡用PUR胶替代EVA胶、提倡使用预涂膜,乃至于印刷生产中使用的抹布都一一做了明确要求设计,但是标准的制订者似乎忽视了两个问题:一、这些材料是否市场上都已齐备?二、企业是否有使用此类材料的经济承受能力?以CTP印版为例,经过十年左右的努力,用CTP版取代传统PS版的工作才有了进展,CTP版材的价格也开始明显下降,在免冲洗版尚处于开发试制时期数码印刷,在版材质量尚未稳定、耐印率等诸多问题还待进一步改进的时候,即提出这一要求不免有点太过超前。至于使用PUR胶,设备的改造成本、比EVA胶要高出一大截的PUR胶成本又有谁来帮助消化?现在,政府愿意从教课书开始实施绿色印刷,但此举成本究竟会增加多少投资采购,又有谁认真做过测算?再则,标准定得很高,但执行中回旋余地似乎又大了点,这就值得引起警惕。换言之,高标准容易流于形式。以标准给出的打分要求为例承印材料,无论是生产用材还是生产过程,通过标准的合格分均为60分,如果说材料的60分尚且达标的话,印刷过程是132分中的60分,折合成100分制只有45.45分原稿,这个要求似乎又偏低了些,执行标准只有四成五的成绩似乎还难以称之为过关。个性化印刷
  8、认证是否应该更多地向公益方向转变?
  绿色认证牵涉到费用,这些费用除了直接支付给认证公司的还有支付给咨询单位的,事实上,还有需要环保机构出具检测证明的费用软包装,所有这一切对效益本已不佳的书刊印刷企业而言,很难承受。何况,在认证获得通过以后,每年还有年检,还有测试等种种费用。为了改善人类的生存环境华光精工,检测和认证工作能否尝试着向公益方向转变,也即着眼于回收检测过程支出的相应费用,而不要、至少也要少从这中间获得利润。据说广东省的诚信认证工作做得好,原因就是企业申报、政府埋单、按规范检查,这就杜绝了现时出钱总能拿到证书的情况DTP,比较地货真价实。总之,印刷强调绿色环保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把好事做好是企业所期盼的,我们期望有关部门能够不断地总结经验,及时地改进不足模切烫印压痕,少一点功利,多一些实绩,在发展绿色印刷上切实取得效果。爱普生


潘晓东专栏

总访问量:192449 更新时间:2018-06-26 09:36:22

单位: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
职务:资深顾问
简介:1968年进入上海印刷物资供应站(后更名为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工会副主席、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1983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副书记;1987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1994年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纪委书记;1996年起任上海中华印刷厂厂长,改制后任总经理、党委书记。2002年潘晓东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6年通过上海市职业能力考试院考核,获“国有公司董事”任职资格。2009年潘晓东同志退休后应聘担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资深顾问。现为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上海市文化人才认证顾问、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学院兼职教授、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副会长、《印刷经理人》、《中国印刷》杂志和《中国印刷年鉴》编委。
潘晓东同志2001年荣获“上海市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2002年被上海市总工会授予“上海市心系职工好领导”称号。2004年被授予“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 称号。2006年荣获“上海市出版人奖”,同年,他还被评为“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优秀组织者”。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