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生产能力大于市场需求是中国印刷业的基本现状—— 当前中国印刷业的热点问题(一)

时间:2012-01-26来源:科印网作者:潘晓东

  老子在《孙子·谋攻》篇中说过:“知己知彼惠普,百战不殆”。

  企业的投资人与经营者要谋求可持续发展就必须清醒地面对市场,预见未来,因为机遇只青睐有准备的人。

  不确定性增加是2012年中国印刷业面对的突出问题

  那么2012年中国印刷业面对的是怎样一个市场呢?不确定性增加是突出问题。

  2009年爆发的全球性经济危机至今尚未缓过劲来,而且从美国向西欧蔓延,越来越多的国家陷入债务危机之中华光精工,连曼罗兰这样的全球第二大印刷机制造商都不得不于去年的11月25日正式向当地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前景未卜。经济一体化使得中国难以独善其身,辛苦创造的外汇储备在贬值,出口受阻,为出口产品做嫁衣裳的印刷工业不可避免地也受其累标准及认证,这一局面将持续多久?对中国印刷业的影响会有多大?没有人能够给出准确答案,大家都在静观其变。

  数字技术的发展,使得印刷这个“与计算机结合得最为紧密的一个行业”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发展中的数字印刷一步一步的吞噬着传统印刷的领地,CTP、ERP、CIP3、CIP4、G7、色彩管理……越来越多的进入印刷企业。数字印刷将会以怎样的速度发展?像手机报、平板电脑、微博等新兴媒体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与改变传统的出版与大众的阅读习惯?电子书替代传统纸质教科书的进程到底有多快,能否在我国形成潮流凸印,以至占比达到内容印刷用纸量将近十个百分点(2010年课本用纸占图书、期刊、报纸等内容印刷用纸量的9.36%,用纸63.54万吨)的印刷业务会否因之消失?所有这些都不可能有现成的准确答案,而这一切又恰恰与企业的下一步投资方向有关。组合印刷

  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把推动绿色印刷作为“十二五”其间印刷业的发展重点以后,使用柔性印刷工艺印刷教课书的声音渐渐雀起,确实也有企业闻风而动喷墨印刷,在这方面迈出了实质性的步子,但是否只有使用柔性版印刷才符合教材绿色印刷的要求?如果使用电子书取代传统纸质教材成为发展潮流,是否会导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造成投资柔性版印刷的产能客观上放空?一句话CTP,还是不知道。

  总署财务司推出的2010年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称:“2010年印刷复制(包括出版物印刷、包装装潢印刷、其他印刷品印刷、专项印刷、打字复印、复制和印刷物资供销)实现总产出8178.2亿元(也有消息称,剔除了印刷物资供销后,印刷的总产出为7706.5亿),较2009年增长22.3%;增加值2120.6亿元,增长13.7%;营业收入7918.1亿元PS版,增长22.6%;利润总额578.4亿元,增长24.7%。”按照后面公布的分类统计,经过计算,2010年我国出版物印刷行业的销售利润率是6.68%(80.17亿/1200.52亿),包装装潢印刷行业的销售利润率是7.16%(399.33亿/5573.87亿)商业印刷,其他印刷品印刷行业的销售利润率是7.82%(66.41亿/848.82亿)。我们姑且把政府指导部门统计公布的这些数字看作是真实的,那岂不比雄居世界头把交椅的美国印刷业在2010年“税前利润率为1.4%”的状况好很多很多?那2011年我国印刷企业的经营情况又会如何?如果这些数字真的是可靠、可信的,那以中小企业为主的印刷行业又有何困难可谈?又需要什么政策扶持?上海宏景

  细细琢磨,或许还可以举出一些。

  但在已经列出的这么多的不确定性面前,对企业发展方向承担着全部责任的投资人又岂能不坐立不安!已经投资在印刷产业上的“大钱”究竟能否帮助自己挣到“小钱”?

  俗话说:春江水暖鸭先知。生活在现实社会中的中国大陆印刷企业日子过得并不舒坦海德堡,他们早就称印刷进入了微利时代,面对劳动力价格的不断上涨,面对水、电、煤气、运输汽油价格及其它原副材料价格的不断上涨,他们感到生存的压力越来越大,倒闭已不是个案。当然胶印,这一切也并不值得我们惊慌,毕竟刚刚召开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把印刷业作为文化产业的一部分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得到“发展壮大”,也希望通过提高我国印刷业的“技术装备水平,增强文化产业核心竞争力”。因此,我们需要的是找准方向柔印,继续前进,而不是怨天尤人,茫然无措。

  生产能力大于市场需求是中国印刷业现时的基本业态

  之所以会存在以上众多的不确定性,国际经济的增速放缓、总体下滑当然是重要的一个方面,但最本质的还是经过改革开放三十来年的高速发展故障分析与排除,我国的印刷生产能力早已大于市场的实际需求,就如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二百来年前在《国富论》一书中所说:“某一行业,当许多富商都投入资本时,由于彼此竞争,自然会降低这一行业的利润。”这是经济学的基本规律制版,不依人们的意愿为转移。术语

  按照国家新闻出版总署2009年公布的数据(2010年没有公布类似的数据),截止当年末,我国的印刷企业数是101857家,其中从事包装印刷的企业数为43298家,占企业总数的42.5%供水/润版,从业人员4048610人。二年过后,这一数据肯定会有所变化,但出入应该不会太大。

  2010年全国印刷企业年销售额在5000万以上的企业数为2134家。

  与中国印刷业的高速发展正好相反,按照日本经济产业省《2010年工业统计速报》发布的数据,拿2010年同2003年比RIP,日本的印刷企业数减少了29.24%(净减少5738家);职工数减少了17.94%(净减少64642人);销售额减少了14.6%(净减少12666亿日元)。细看这八年日本印刷业的销售状况,除2007年较之上年有微量反弹外,几乎是一路下滑。这不应该让我们有所警觉吗?

  印刷生产能力大于市场实际需求的结果是:市场竞争加剧,甚至恶性竞争泛滥;设备利用率不高,产能大量放空;企业获利能力下降网印,难以应对成本上升压力;员工收入偏低,员工的流动性相对较大;企业用于开发的资金有限,差异化程度不高。

  回顾改革开放后这几十年走过的道路,导致我国印刷过速发展无非有以下诸项原因:

  其一、改革开放初期,印刷业的投资门槛相对较低光盘印刷,不少企业主在完成了原始积累以后,重视先进设备的引进,渐渐地扩大企业规模,产能膨胀迅速。按海关统计,从2001年到2010年的十年时间里爱克发,我国引进的对开四色以上的平版胶印机达到9317台,接近年均千台。加之,香港的印刷企业在用工成本高企以后,出现把香港作为运营中心、内地作为生产中心的现象,这也是珠三角地区在印刷领域异军突起、成为国内最主要生产基地的重要原因。重组

  其二、出于认识上的原因书刊印刷,有关部门一度把印刷业作为“朝阳工业”、“都市型工业”、“绿色工业”来引导,各地设立的印刷工业园区如雨后春笋,吸引的外来投资相对较多。以致让英国的印刷专家(安特鲁·特瑞布特)感到诧异,发出“除东南亚外,很多人都把印刷看做是一个夕阳产业色彩管理,而不是朝阳产业,但中国却把印刷业看做是一个非常有希望的产业,对这个行业的投资在不断增加”。加之,公布的统计数据又把房产等营业外收入都混迹其中,过高地反映了印刷业的获利能力平装无线胶订联动线装机量调查,让“笼子外面的鸟”产生“想住进去”的遐想。

  更为严重的是,在印刷产能已经大于市场需求的情况下,中国印刷企业的扩张热情似乎依然高涨,让人感到不可理解。这表现在近年来传统的对开四色胶印机在发达国家销售明显下滑以后,在中国市场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采购热潮输纸,以至在2011年日本IGAS印刷展前后举办的东莞印刷展与上海全印展上,都可以看到如潮的人流与令人惊喜的成交记录。当然,这些采购计划中的相当一部分是必要的,企业也经过反复斟酌、测算,他们在利用人民币升值的机会大族冠华,通过技术改造提升设备的自动化程度,减少用工成本。但也有一部分只是因为竞争对手已经购买了进口设备,为了防止业务流失,不顾实际需求,采购回来再说可变数据印刷,这就不免有点盲目,完全可能导致更大程度上的产能过程。失业

  还有一个统计数据同样让人惊诧,据连续七年对全国平装胶订联动线拥有量进行调查的《印刷技术》杂志2011年第11期公布的自2010年10月1日至2011年9月30日的专项调查报告称:在这一年时间里,“中国内地新增平装胶订联动线251条”,至此中国印刷企业强,“胶订联动线的总装机量达到1223条,突破千条大关”,“较上一年度调查(972条)增长25.8%”。需知,这一增量是发生在最有可能受电子书冲击、受适合个性化需求的数字印刷的发展而发生质变的书刊印刷领域,如若这些可能发生的变化来得更快一些医药包装,如若在这些新增设备的折旧尚未全部回收之前内容的载体已经发生革命性的变化,这些设备的投资岂不就付诸东流?

  学者彭志高在2010年出版的《商业模式的力量》一书中就呼吁:警惕为应对经济危机而增加的投入“进一步放大中国的产能,而这一些产能的进一步放大,将加快中国产能过程的被动局面。”因此,他希望“无论政府还是企业家”经营管理,都需要高度关注“中国日益加重的产能过剩的严峻挑战”。这番话语对印刷业来说同样是完全适用的。

  在印刷产能过剩的问题上,坊间也有着不同的认识,有认为已经全面过剩的,也有认为只是一般印刷品的产能过剩,高档印刷品的产能依然不足。显然地图印刷,通过调研、讨论,形成共识,给出一个实事求是的评价是确定下一步工作方向的基础。票证印刷

  客观的说,中国的印刷业发展还不平衡,沿海地区的产能要大大高于中西部地区。

  据统计曼罗兰,中国10万余家印刷企业中,占比68.88%的67108家企业在珠三角(由广东省构成)、长三角(由江浙沪二省一市构成)、环渤海(由北京、天津、河北、辽宁、山东三省二市构成)等三个印刷圈内,这九个省市的印刷量占到全国印刷总产量的71.88%。因此,印刷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向中西部地区转移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在强调产能总体过剩的情况下并不等于各地都不应扩张,还是应该从实际出发。

  一言以蔽之柔印,就整个中国印刷业的现状看,缺少的实在不是产能,无论是高端印品的产能还是一般印品的产能,而是开发与创新能力,在整个社会普遍存在的急功近利心态的驱使下包装材料,在印刷企业的获利本来就有限的情况下,绝大多数企业在技术开发上的投入不足,企业缺少差异化经营,如果在这方面不作改变,再是简单地走外延扩张的道路CTP,导致的必定是印刷业更为严酷的相互残杀局面,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如果同意印刷产能大于市场需求是中国印刷业基本现状的分析,那中国要实现从印刷大国到印刷强国的转变,十分重要的是要在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开拓创新上大做文章,不少成功先行者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爱普生,这将有待下篇做专题分析。数码印刷


潘晓东专栏

总访问量:192449 更新时间:2018-06-26 09:36:22

单位: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
职务:资深顾问
简介:1968年进入上海印刷物资供应站(后更名为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工会副主席、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1983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副书记;1987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1994年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纪委书记;1996年起任上海中华印刷厂厂长,改制后任总经理、党委书记。2002年潘晓东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6年通过上海市职业能力考试院考核,获“国有公司董事”任职资格。2009年潘晓东同志退休后应聘担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资深顾问。现为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上海市文化人才认证顾问、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学院兼职教授、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副会长、《印刷经理人》、《中国印刷》杂志和《中国印刷年鉴》编委。
潘晓东同志2001年荣获“上海市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2002年被上海市总工会授予“上海市心系职工好领导”称号。2004年被授予“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 称号。2006年荣获“上海市出版人奖”,同年,他还被评为“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优秀组织者”。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