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我的大哥连载(一)——农村时光

时间:2012-02-23来源:科印网作者:高宝松
  一、农村时光

  1966年色彩,俺出生于豫北平原的一个极其普通的农村,这个村叫黄庄。父亲和母亲自然是农民,并且我长大以后很可能也是农民。

  我印象中记得的最早的一件事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村里斗地主,妈妈抱着我,我看到地主分子带着高帽平版印刷,被革命群众带到大队部的空地上,有人高喊“打倒地主!”群众也跟着喊:“打倒地主!”,又有人高喊:“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群众也都跟着喊。再后来怎么斗地主没有印象了,也可能我在妈妈怀里睡着了。

  我的童年和很多农村孩子一样,很幸福。确实很幸福裁员,因为我们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苦。我们最爱玩的游戏是捉迷藏,吃过晚饭后,我家周边的孩子们聚在一起,有大孩子,也有小孩子报纸印刷,由两个年龄大些的孩子依次挑人,最终大家被分成了两组,然后一组人躲起来,让另一组人抓,有的躲在厕所里区域报道,有的躲在草堆里,有的躲在某个人家的门后。游戏会玩的很晚,那时候家里大人一般不管,随便孩子玩,一夜不回家也不找。

  夏天的时候《中国印刷蓝皮书》,经常下雨,我们最爱玩泥巴,因为一下雨,村子的道路便泥泞满地,泥巴资源及其丰富。我们便挖一把泥巴印刷配件,将之捏成小碗状,然后用力把它反着扣到地上,那软软的泥碗便发出一声脆响,于是伙伴们为了谁的最响亮而争了个脸红脖子粗。拼版

  记忆中这些游戏应该是和二哥一起玩的,因为二哥比我大两岁商业轮转在中国,我们年龄相近,那时候小孩子免不了打架,二哥总是我的保护伞。

  到了我七岁的时候,刚过了春节,爸爸妈妈让我去上学陕西北人,于是我有了自己的大号:张德松。我家排到我们这里是“德”字辈,大哥1956年出生,在家排行老大,比我大十岁,叫张德山胶片,其次是大姐叫张德珍,大姐是1961年出生的,二哥叫张德峰,属蛇。1971年,妈妈又给我们添了一个妹妹华光精工,取名张德珠。

  顺便说一下,虽然俺村的名字叫黄庄,但是张姓人最多,能占到全村人口的四分之三,除了一部分姓黄的之外承印材料,还有几家外来户,姓高的,姓鲍的,姓王的等等。

  我们家族也是个大家族,我奶奶生了三个儿子个性化印刷,两个女儿。男女排序和我们五兄妹一样。可见我爸爸是多么听我奶奶的话。后来知道,我爷爷也是兄妹五个,男女排序也是这样的,可能遗传???

  我爸爸叫张永荣,二叔叫张永华印刷工艺,三叔叫张永富,爸爸是他们兄弟之中的老大,两个姑姑的名字我不记得了,但我记忆中他们很亲我。

  从爸爸和两个叔叔的名字中我发现了爷爷奶奶的生产计划,原来他们是想按照“荣华富贵”的顺序PS版,准备生四个儿子,可张永贵没有生出来。但张永贵确有其人,我二爷二奶生的一个叔叔就跟着叫张永贵了。RFID

  俺家是贫农成分,并且俺家也很对得起这个称号,确实穷。本来就穷发展史,再加上几个孩子要吃饭穿衣,就更穷了。更穷也是穷,大不了吃不饱呗。

  小时候最盼望的是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可以有爆米花吃,还可以放鞭炮数码印刷,为了慢慢享受放鞭炮的乐趣,我们在买了一挂火鞭之后,再一个一个把鞭炮拆开,然后放在地上一个一个地点燃。

  过年还有新衣服穿,其实过年的新衣服是妈妈把二哥的旧衣服翻新给我的。二哥的新衣服又是大哥的旧衣服改的。

  我特别佩服妈妈原稿,能把衣服做的那么合身,穿着很暖和。

  大哥因为比我大了十岁,和他玩的朋友都是村里的更大的大孩子,印象中他们都围着大哥转。

  我上小学的时候,大哥已经初中毕业了。

  为了缓解家里的经济状况版式设计,时任黄庄第八生产队队长的爸爸给大哥找了个工作:到县煤矿挖煤。

  大哥挖煤一个月可以挣到52元,在1973年那可是一笔不少的钱。大哥自己留下十元钱伙食费,每月二十日搭车回家把42元钱交给妈妈。每月的二十日,妈妈拉着我,到村头等着哥哥回家教育,大哥一定会在这一天回家的,每次远远地看到大哥,我都高兴地跑过去拽着大哥不撒手。

  妈妈心疼大哥,就单独给大哥做炒鸡蛋,大哥拿着玉米面窝窝头印刷包装城,配着大葱,吃着炒鸡蛋。分切

  那可是真正的土鸡蛋啊,我看着大哥吃鸡蛋,馋得俺口水直流。我跑过去偷偷告诉妈妈:“我也想吃鸡蛋。”

  妈妈小声告诉我:“你大哥吃不完就给你吃。”

  我马上跑回来问大哥:“哥,鸡蛋你吃完吃不完?”

  大哥说:“怎么了?”

  我说:“妈说你吃不完就给我吃。”

  大哥立刻打了一个饱嗝说:“我吃饱了网络出版,真的吃不完了,你吃吧。”

  妈妈笑着对大哥说:“快去吧,人家等你半天了。”

  原来每月二十日等大哥的不止我和妈妈,还有同村一个叫小芳的姐姐,姓黄印后工艺,叫黄爱芳。

  小芳姐比大哥大三岁,是黄家的独生女,村里的小伙子有几个都想追她,但知道小芳跟大哥好上了以后,都打消了念头。因为大哥那可是村里的帅小伙输纸,俺家成分又好(贫农呗),俺爸还是生产队里的干部,关键是小芳姐喜欢黑黑的大哥。

  妈妈把我们都撵走,让大哥和小芳姐单独在屋里说话。谁知道他们都说些啥,估计是小芳姐问大哥怎样能把煤洗白的问题电子监管码,大哥因为长得黑,不太愿意把煤洗白,说:“洗白干啥,黑的不是挺好的吗?”这些都是我的猜测。CTP

  大哥挖煤只挖了一年,不是他不想挖了酒品包装,而是他们把县煤矿的煤挖完了。他们在井下挖通了邻县的煤矿,两县的煤矿工人在井下说了会儿话,就各自上来收拾凉席回家了。

  大哥回家后,正好村里选民兵排长,大队书记到我家跟我爸喝了一顿酒平装无线胶订联动线装机量调查,就定下来了大哥当民兵排长的事情。

  当上民兵排长的大哥很是神气,经常带领民兵搞训练,练习射击,还扔手榴弹。准备把敢于来犯的美帝国主义打得落花流水,片甲不留。

  小芳姐姐经常到俺家来纸箱纸盒,帮助俺妈洗衣服,也帮俺检查作业。

  妈妈很喜欢小芳姐,眼看着大哥十八岁了,小芳姐也二十一了,妈妈就托村里的媒婆去黄家提亲。

  不提亲还好设计,一提亲谁知道老黄家根本不同意这门亲事,并且严禁小芳姐再和大哥来往。

  妈妈很是着急,催问媒婆为啥呀?

  媒婆很婉转地告诉妈妈,人家嫌俺家穷,人家不愿把姑娘送过来吃苦北人股份,受穷。

  大哥受不了这个打击,在家里躺了三天没有出门,那双臭脚把整个屋子熏得全是脚臭味。

  从那一天起,大哥话少了。

  妈妈很着急,央求爸爸再托人去黄家再说说数字印刷机,爸爸没好气地说:“说什么说!!!”于是大哥和小芳姐的事就没人再提。水墨平衡

  三个月后,小芳姐偷偷找到大哥,说他爸爸给她说了一门亲事,是别村的,她不敢违抗他爸爸连线加工,以后恐怕不能和大哥常见面了。“这辈子无缘相好,那以后就以姐弟相称吧,姐姐祝弟弟幸福。”

高宝松专栏

总访问量:39813 更新时间:2012-06-26 11:22:51

职务:河南新机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简介:1966年出生在河南省新乡市
1984年考入郑州工学院工业自动化专业学习,1991年硕士研究生毕业
1991年至1994年在中州铝厂工作
1994年至1999年在河南新飞电器有限公司工作,任设备处副处长、外贸处处长
1999年至今在河南新机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任销售部长、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
2006-2008年期间参加了浙江大学金融投融资研究生班学习
近年来积极推进大幅面印刷技术在包装印刷领域的应用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