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质量事故不等于零的感想

时间:2012-03-21来源:科印网作者:康启来

  

质量事故几乎每个工厂或多或少都曾经出现过雅昌,甚至今后仍然还可能随时继续发生,即便是管理再怎么先进的企业,也都难免发生各种各样的质量事故,只不过是发生质量事故的概率和损失的程度会有所差异而已。在现实工作中,有的人往往只是片面地认为CTP在中国,出了质量事故生产进度就等于零。其实,则不然。在笔者看来,质量事故并非简单等于零的概念,而是完全等于负数的实际情况,因为质量事故的发生光盘印刷,就意味着时间、劳力和物质方面的更多浪费,生产成本的大幅度提高,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科雷

可以说,没有一个工厂的管理人员敢拍着胸脯说,工厂通过采取积极的预防和控制措施后商业轮转在中国,以后就不会再出现任何质量事故了。因为,毕竟工厂生产过程中各种可变性因素实在是太多了,设备的异常情况、材料质量的不稳定状况,特别是涉及人的因素不可避免存在着参差不齐的欠缺,如操作者阅历、经验、技术水平和观念等的差异问题票证印刷,多多少少都会存在,这都是质量事故潜在的因素。由于人的可变性大,往往使质量的预防和控制增加一定的难度,所以,质量事故的发生常常也是防不胜防。我想Adobe,要最大地预防和减少质量事故的发生,需要企业的每个管理者都要提高质量意识,重视涉及质量环节的综合控制,这是至关紧要的。因此,工厂从员工的招聘、生产工艺的安排方面网屏,都要考虑尽量满足生产质量控制的基本要求。要充分认识员工素质与质量的关系,把好招工质量关,控制好生产环节的主要素。在生产管理方面,要正确认识和处理好生产效率与产品质量的关系,充分认识工厂产能与产品质量的关系书刊印刷,当生产进度与产品质量发生不可避免的冲突时,宁可生产慢一点,也要保证产品的交货质量。但是,有些工厂的相关部门为应付招工难问题,甚至对根本不符合用工基本要求的人报纸印刷,也招了进来滥竽充数,结果大大增加了生产过程中质量控制的难度。还有的工厂经营者一味只考虑如何多接单,如何快速完成生产任务,而没有过多考虑工厂的实际状况,能否适应生产能力和质量控制的需求而盲目接单柔印,以致生产任务勉强完成了,而产品的质量却出了问题,结果不是产品报废处理,就是需要对不良品进行返工处理。然而,组织返工生产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和时间一般都不亚于重新生产所费的代价。我看教育,实际生产中出现的一些质量事故,几乎都是这样的结局。所以,我们切不可一味为了应付生产进度,而忽略了产品质量的控制,造成得不偿失的不良后果。此外区域报道,要注意原材料采购环节的控制,只要把质量源头环节的原材料控制好了,这样生产过程中出现质量事故的概率也可以大大减少。设备操作

我想,印刷企业最终的目的就是要赚钱,相信每个企业的经营管理者也是带着这个愿望和目的进行经营的。但是印刷工艺,在实际管理工作中,有的企业经营管理者往往只是片面地认为,多接单多生产就是多赚钱。而现实情况却常常是事与愿违,适得其反。比如说,有的工厂勉强接了大的订单或难做的订单印刷市场,结果由于生产中一些实际问题的存在,造成订单不仅不能如期正常完成,甚至还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质量事故,这样就会出现多做订单多赔钱的情况。笔者对于以往有些地方印刷工厂出现的此类情况,感慨良多。记得过去某地一些包装印刷企业曾经很看好某大型食品企业庞大的包装箱订单包装印刷,抱着薄利多销的初衷,甚至有的就只想图赚点边角料回收款的心态参加招投标,于是为了中标,就没有过多地考虑企业的技术水平、产能和生产基本条件盲目投标。中标后合同签订了,订单接回来了CTP在中国,但是,由于工厂生产能力的局限性,只好采用发外加工生产的办法,以应付产品的交货期,结果发外加工生产的产品质量没能跟踪到位知识产权,以致工艺或技术的原因,也常常出了质量事故造成产品质量不合格,被终端用户按报废处理。还有印刷工厂没有考虑到市场变幻莫测的因素,当遇到原纸频繁涨价时,工厂无法继续按合同规定要求采购原纸进行生产太阳化学,于是索性采用偷工减料的下策,生产出质量没有保证的产品,最终受到用户合同的制裁情况也不乏存在。还有的印刷工厂投标后,遇到原纸涨价居高不下时,工厂宁可违约交货受到合同规定的罚款陕西北人,也觉得比生产不合格的产品被用户没收销毁,要合算一点。凡此种种,都是十分错误的经营理念,对企业的利益和信誉都是一种巨大的损害。所以,笔者认为其他包装,作为印刷工厂来说,在经营过程中一定要注意量力而行,没有能力和把握保质保量完成的订单,还是不接单为好,不要盲目卷入行业恶性竞争的旋窝中收纸,以免最终落了个惨败的结局。爱普生

我发现福建晋江一带有的纸箱厂老板就很精明,他们在经营管理中对质量方面的控制十分谨慎,对上门要求印刷批量较大的纸箱订单,普遍持比较理性的经营态度,他们接单经营一直坚持企业独特的原则组合印刷,哪怕利润再怎么诱惑,他们都会严守工厂经营安全的底线。笔者曾经了解到这样的情况,有一家印刷厂计划承接一批某大型啤酒厂外包装用的单瓦楞异形纸箱,由该印刷厂受到设备和生产能力的限制难以完成这种产品,于是先后到晋江联系几家纸箱厂要求代为生产加工高宝,结果一家也没有谈成。有一家纸箱厂在了解了该纸箱的瓦楞纸板特性、质量状况和生产数量后,不一会儿的工夫即刻报出了一个双方都能承受的价格,但是,当初步谈及产品的质量要求、交货和验收方式时,甲方(纸箱厂)提出了几点合同附带条件加网,其中,不乏有使乙方(印刷厂)感到承受的质量风险太大而无法接受的苛刻条款。EFI

甲方提出的合同主要要点如下所述:压凹凸

1.纸箱的部分质量指标必须按季节变化分类设定。按该纸箱厂的解释,纸箱的水分与强度有直接的影响。所以,纸箱厂提出的纸箱验收标准的合同附件,对交货水分和与水分变化有关的抗压强度质量指标加网,是按不同季节分类设定标准值的,作为乙方质量验收的依据。也就是说,标准不能只定一个一成不变的验收标准,如春季生产的纸箱,由于处于多雨季节供水/润版,纸箱的交货水分相应定的比较高一点,而抗压强度的标准值则定的相对比较低一点,这就是纸箱厂根据不同环境对纸箱产品质量影响提出的必要应对策略和控制措施。水墨平衡

2.产品首件样由乙方签字确认。纸箱印刷及成型生产的首件样,均由乙方确认,甲方按确认的样本进行生产。数码印刷

3.按合同规定的付款方式。合同一旦签订后质量控制,乙方即向甲方交付50%的货款,余下的货款在提货时一次性必须交清。供水/润版

4.验货和交货的规定。甲方完成生产后通知乙方派车到甲方提货,乙方在提货时,按合同规定和附件标准要求,采用抽样方式对该产品质量进行验收。乙方对产品质量验收合格后油墨,即视为批质量合格。若产品送到终端用户后,产品质量验收出现不合格情况,甲方不承担任何相应的责任。高宝

乙方对上述4点合同规定的第2条和第3条是没有什么异议的,但是,对第1条和第4条的规定利通,却感到难以接受。乙方认为,第1条虽然比较切合实际情况,但是,终端用户参照国家相关标准制定的合同附带标准,是不分气候变化只制定一个统一的标准值范围。由于福建沿海地带一到春季政策法规,往往因为环境湿度大,纸箱的水分和抗压强度指标常常被用户检测不合格。在这个季节,特别是遇到下雨天,纸箱再怎么烘干处理,仍然还是感觉纸箱比较柔软活动,这样纸箱的含水率必然明显处于偏高状态,纸箱的抗压强度指标往往也难以达到用户的要求,因此,经常受到用户退货处理的情况,则是纸箱厂最感到烦恼的问题。频繁的退货造成物流和返工生产的成本增加包装印刷,使不少纸箱工厂不堪重负。更有甚者,终端用户在产品入库检验合格后,在使用过程中若发现有存在质量问题的,仍然可以按照批质量不合格,对供应商进行质量制裁。所以方正,甲方凭着多年的经营经验,深知从大企业投标得来的包装产品,其质量控制标准相对比较苛刻一些,因此,提出必须根据不同季节的特点制订纸箱质量的验收标准经营管理,以免接单后出现节外生枝的意外情况。甲方按季节分类制定的质量标准,春季的标准值比国家标准要低一些,而终端用户提出的标准值,有的比国家标准还要高一点,所以地图印刷,乙方无法接受甲方提出的按季节变化设定控制标准。此外,乙方对甲方第4条提出的提货时质量验收合格后,若批产品质量被终端用户验收时判定不合格,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也感到难以接受科印精品调研,感觉甲方是在规避自己应承担的质量风险,这样的规定无法确保批质量的稳定,对乙方的质量控制相当不利。就这样这宗业务因为乙方对甲方提出的产品验收标准无法认可而未能谈成,乙方也没有把握从啤酒厂接回这宗订单。打样

从上述案例可以得到有益的感悟,在生产能力具有一定局限性的情况下测评,对产品质量无法进行有效控制的订单,最好还是少接或不接为妙。特别是现在印刷行业普遍处于微利的条件下,更不可盲目接单,否则,就极可能因为质量事故的发生凸印,出现多做订单不仅没有多盈利,反而出现多亏本的局面。值得提醒的是:要记住勉强组织生产,出现质量事故的概率一般都比较高。而一旦出了质量事故产生废品就得报废处理,并需要重新组织生产,这就意味着之前生产所花费的时间、人力和物力的投入全部都浪费了胶印机,而时间的浪费就无法再补回来。而对于能够返工补救的产品,返工生产也比正常生产更加费工费时。因此,笔者认为,质量事故绝对不是等于零的简单概念,而是完全等于负数的概念科印报告,这一点,我们都应该要有清醒的认识,在企业经营管理中务必要量力而行,根据工厂的实际情况合理接单,千万不要盲目卷入恶性竞争的旋窝中厂商信息,这才是印刷企业明智的经营策略。组合印刷

(未经作者许可,谢绝转载,严禁抄袭,违者必究。)数码印刷

检测系统及仪器


康启来专栏

总访问量:116917 更新时间:2016-12-29 08:53:20

康启来,男,福建莆田市人。曾任中国包装联合会纸制品包装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质量评委、福建省造纸工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纸包装工业》编委、《纸张行情》特约记者、福建鸿圣纸业有限公司质检部经理、福建电大莆田职业技术学校彩印专业班兼职教师。现任《莆田印刷》责任编辑、莆田市鸿立印刷包装有限公司质检部经理。1979年6月至今先后在纸箱、印刷企业做过印刷、裁切、压纹、树脂版制版和实验室检测等工作。在印刷工厂担任过印刷机长、机印车间副主任、凸印分厂厂长、品管部长、生产部和质检部经理等职,具有一定的生产和管理经验。在三十多年的一线生产实践中,潜心钻研生产技术,先后发明了用自动凸版印刷机实现“明暗一次印”和印刷与打点线一次完成的创新工艺、树脂版“大版小印”工艺、用废旧的橡皮布制作凸印实地版印刷工艺、用胶印机压纹、凹凸压印、压痕工艺等多项实用技术创新成果,在包装印刷行业推广使用,收到较好的经济效益和质量效益。参与福建省地方标准《酒类标签用镀铝纸》等标准的修改和审定工作,曾获“旭恒铁工杯”低克重高强度瓦楞专题征文大奖赛金奖、2009年第八届、2010年第九届《印刷技术》和2011年第十届全国有奖征文大赛3等奖、优秀奖和二等奖等诸多殊荣。历年来,多次应邀在印刷行业相关展会上演讲,进行生产技术和管理交流。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