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德鲁巴展会告诉了我们什么?——当前中国印刷业的热点问题(七)

时间:2012-07-31来源:科印网作者:潘晓东

  战略是投资人最为关切的问题制版,是否正确地把握了投资方向,关系到企业能否可持续发展,投资能否为企业带来丰厚利润。参观有着印刷风向标之称的德鲁巴展会对搭准印刷产业的发展脉搏十分重要。那么,本届德鲁巴印刷展告诉了我们什么呢?

  第一、 数字技术的发展与环境保护意识的增强迫使以纸为载体的印刷总量渐趋减少。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编辑保罗·麦基里在2012年4月21日出版的以“第三次工业革命”为专题的刊物上撰文指出:“当今全球范围内工业领域正在经历第三次革命,及数字化革命。一系列新技术的发明与利用发展史,让数字化革命正在我们身边发生——软件更加智能,机器人更加巧手,网络服务更加便捷。”

  事实确是这样,数字技术正在改变着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生活,电脑、互联网、手机、电子阅读器、商务网站等一切与数字技术有关的产品让传统的以纸为载体的报纸、图书渐渐地离我们而去故障分析与排除,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报刊、杂志或停止出版或选择改出网络版,曾经给人们生活带来便利的电报干脆退出了舞台。

  如果说数字技术加速发展是进入新世纪后的一个基本趋势,那强调环境保护就是又一个趋势,这同样对以纸为载体的印刷业带来冲击,因为造纸不光是个砍伐森林的行业胶印机,而且,生产纸张又是一个高能耗、高污染的行业。既然大量使用纸张可能对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带来负面影响,与此同时,又有替代品可以满足人们的正常需要,这就决定了纸张的减量、印刷的减产。 数码印刷印后加工

  以美国为例书刊印刷,自2008年起她就把造纸业头把交椅让给了中国,当年中国的纸张产量由上年的7787万吨增至7980万吨,而美国则由上年的8393万吨减至7960万吨。统计数据还显示,全球最大新闻纸生产国加拿大其新闻纸产量与出口量也是呈持续下降态势。1999年的年产量为920万吨,到2010年已经降至464万吨认证,减少了一半。该国新闻纸的出口量也从2004年的708万吨降至2009年的360万吨。自2009年起,加拿大干脆把新闻纸生产魁首地位也拱手给了中国。所以,以纸为载体的印刷业在考虑投资发展的时候必须正视全球市场的这一变化,看到渐趋萎缩的这一趋势,这将不以人们对传统印刷的钟爱而转移。

  第二、数字技术与传统印刷的揉合是印刷业下一步的发展趋势。

  自15世纪德国的谷登堡发明木质印刷机至今包装印刷,传统印刷已经走过了500多年的历程,现有的胶版印刷设备可以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但即便如此胶版印刷依然有着自身的缺陷,比如,起印数低成本相对较高糊盒,大量使用的普通油墨含有多种重金属不利于环保,恰到好处地把握水墨平衡对员工的经验要求较高。反之,适应个性化需求,可以按需组织生产是近年来发展势头正旺的数字印刷的优点,但数字印刷也还存在着不足:承印纸张的幅面相对偏小过度包装,对纸张有着一定的要求,印刷速度及产品质量也还不及传统胶印。正视问题的结果就是彼此向对方靠拢,相互揉合,扬长避短。正是这一不约而同的思考,传统印刷与数字印刷供应商之间的合作开发企业,寻求印刷业继续向前发展的突破口就成了本届德鲁巴印刷展的最大亮点。 胶片

  能够说明数字技术与传统印刷走向揉合的一个标志是会展前兰达公司拿自己新推出的纳米数字印刷技术与海德堡、罗兰、小森三家国际上最大的传统印刷设备制造商签订合作协议,甚至有人说,参加本次展会的纳米数码印刷机的样机其制造商就是日本小森,据此有人推断今后兰达公司掌握的是技术,根本不用投入获利能力相对较低的设备制造商业印刷,完全可以通过把控纳米电子油墨来挣钱。兰达公司纳米数码印刷机的推出已经让一部分传统印版生产商为自己的未来担忧。

  能够说明数字技术与传统印刷走向揉合的又一个标志是传统设备制造商推出了自己的数字印刷设备,数字设备供应商也拿出了可以加装在传统印刷设备上的喷墨头。前者如高宝公司推出了他们应用当纳利数字技术制造的数字印刷机ROTAJET 76。后者如柯达公司推出的PROSPER S30喷头系统,传统印刷设备加装上数字印刷装置,走一条混合套印的新路,就大大扩大了为个性化印刷需求者提供服务的途径。

  事实上上光,不光是印刷设备制造商重视数字技术的应用,连印后设备制造商都在积极地呼应这一发展趋向,无论是马天尼还是MBO都推出了应用数字技术、可以与数字印刷设备联机的印后新产品。

  数字技术的欣欣向荣让所有的印刷人对未来充满憧憬,当然,他们也得思考自己企业的转型升级洗涤用品包装,如何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方向。 印刷工艺

  第三、中国印刷在国际上的地位越来越高。

  大量数字印刷新设备的推出使本届展会维持了德鲁巴印刷展是印刷发展风向标的风采,因为近年来无论是美国的芝加哥印刷展、英国的伯明翰印刷展还是日本的东京印刷展都已经显现颓势,有着沦为地区性展会的趋势。但展会还是反映出全球印刷业面临互联网、电子书冲击,继续向前发展显得疲软的无奈状态。参观展会的观众数由上届的39万降至本届的31.45万,减少了将近20%。有消息称DTP,也就是在2000年至2011年的12年间,德国的印刷企业数净减了3900家,导致6.1万工人失业,美国在这段时间里也减少了7700家(也有消息称是10400家)。日本的印刷企业在2003年有19621家,到2010年跌至13883家;与此相呼应喷墨,印刷从业人员由2003年的36万余降到2010年的29.57万;印刷工业年产值由2003年的72276亿日元(按100比7.5人民币计算,折合人民币5420.7亿)降至2010年的5961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4470.75亿),而且,这一颓势几乎没有任何反弹的机会。虽说因为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是一个颇有点特殊的市场印刷工艺,但传统印刷受数字技术影响的基本面是一致的,有差别的只是数字印刷发展速度的快与慢。

  在印刷大势令人担忧的背景下,本届德鲁巴展会却因为中国的积极参与而增色不少。参观展会的全球观众人数减少20%,中国观众却增加了30%,没有这个增量展会或许会更显凄凉。中国的参展厂商达到246家北人股份,名列56个参展国家1850家参展商的老二。中国厂商的展出面积累计达11439平米,仅次于德国、意大利、英国,列第四。在本届展会上,中国印刷人继承了以往大手笔购买各种新设备的传统,热情高昂色序,首台INDIGO 10000数字印刷机由香港厂商收入囊中;HP T410连续纸数字印刷机又是由中国厂商购进。以至高宝公司董事长在总结本届展会时乐不可支的称:德鲁巴现场签订的订单远超过预期,订单排名第一的是中国。说实话,在肯定中国军团实力雄厚的同时,总还对国内在产能早已过剩的大形势下消费是否存在非理性的一面有着许许担忧,发达国家已经出现的情况值得我们引以为戒。 供水/润版

  第四、唯有创新才能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活力。

  既然把德鲁巴展会称之为风向标其他包装,那就意味着这里是最新印刷设备展示的舞台。德鲁巴告诉我们,唯有创新才能为企业赢得更多的订单与利润。

  在本次展会上推出新品最多的无疑是数字印刷设备,除了兰达公司提出了纳米数码印刷新概念外,像惠普、柯达等著名的数字设备供应商推出的新设备都不下十来种,针对以往数字设备存在的技术短板一一加以改进可变数据印刷,印刷的幅面更大了(惠普公司推出的INDIGO 10000把印刷幅面扩大到接近标准对开的740×530MM)、印刷的材料适应性更广了(INDIGO 20000可用于塑料薄膜印刷、INDIGO 30000可用于包装印刷)、印刷的速度更快了、……,数字印刷全方位进入传统印刷领域的步伐清晰可见。

  与此同时,从印后设备到印刷耗材,从硬件到软件都在发生着大大小小的变化,无数事实说明原稿,只有满足客户需要的东西才有无限的生命力,而这一切只有在了解市场需求以后,不断地创新才有可能实现。

  展会除了展示设备的创新以外,奥西与柯美公司还向人们展示了数字印刷设备在使用上的创新,应用范围的不断拓展意味着数字印刷设备将更多地进入人们生活。奥西公司在展区里布置了50个应用案例上海光华,应用数字设备印制的个性化图案可以做房门面板、空调面板、衣柜面板、背景墙,令人感觉到数字技术可以更多地融入我们的生活。柯美公司展示的是亚洲地区为运用数字印刷完成的影像产品开发出的类似于邮箱、收音机等不同形状的外装饰,既可以收藏有着纪念价值的相册,又是家庭的摆件。这些案例告诉我们,唯有“创造客户”才能为企业带来更多的获利机会。换一个角度说艾司科,正在积极推进的绿色印刷也是一个创造客户的机会,关键在于开发与把握。 个性化印刷

  第五、受制于人的行业发展很困难。

  按照兰达公司提供的数据,当前全球年印刷总量大约是50万亿张,其中由数字印刷完成的为1万亿张,仅占总量的二个百分点。数字印刷在美国、西欧、日本等发达国家可能已经超过印刷总量的十个百分点高宝,在我国却还不到1个百分点。因为,按照2010年的统计数据,上海当年数字印刷完成的产值是5.95亿,仅为586亿印刷总产值的1个百分点,同年北京是1.2个百分点制版,深圳是1.5个百分点,三个印刷最为发达的地区尚且如此,平均到全国所占比重肯定更低。

  一方面是数字印刷适应个性化需求的优点毕现,一方面是市场占有量有限,究其原因票证印刷,受制于人是一个重要因素,无论是设备或是耗材,几乎都得依仗进口,结果,生产厂家的侃价能力极为有限版材,设备供应商则不仅赚了设备销售的一份利润,而且在设备销售以后成为依附在生产厂家身上的吸血虫,生产厂家每实现一笔销售,他们都要从厂家身上抽取一份利润。成本的居高不下自然推高了最终卖价,让消费者敬而远之。中国要推进数字印刷的发展印前设备,这种局面必须改变,否则制定的宏大目标实际上难以实现。

  当然,阻碍数字印刷在中国快速发展的原因并非仅此一个,传统出版向数字出版转移的速度太慢;低价小胶印在中国依然有着广泛市场等也是应该加以关注的原因。 柯尼卡美能达

  第六、就印刷设备制造而言我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在拉大。

  受制于人的行业注定发展速度缓慢,数字印刷如此高保真印刷,其它行业同样如此。为此,国内的数字印刷生产企业期盼着国内的印刷机械制造厂商能够尽早地介入数字设备制造领域,像CTP设备在国产化以后能够逼迫洋设备不得不降价一样。

  这几年,国内印机企业试图通过收购国外的品牌企业达到提升自己制造水平的目的,但必须指出的是当纳利,别人转让的技术一般都属于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产品,传统印刷经过多年的持续发展市场也几乎处于饱和状态,销售显得迟缓。再则,收购别人的企业以后关键依然在于向前发展而不是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上吃老本。第三,国内印机行业也确实成立了各种各样的实验中心高宝,但这类中心不应只是摆架子,只是伸手向国家要补贴,而是应该有货真价实的研发投入。所有这些方面可以说都需要我们认真改进。

  如果具备一定基础的印刷机械制造上尚且如此,那在缺乏相应人才队伍的数字印刷设备制造上我们与美、日等发达国家的差距就更大。至今为止,除了北大方正有几款跟进的数字印刷机以外出版,几乎还很少听说有已经可以投入生产的国产数字印刷设备,在墨粉等耗材上同样如此,这种状态亟需得到改变。 显影

  二十一世纪是数字的时代,是互联网的时代,本届德鲁巴印刷展传达给我们的信息也是印刷行业必须重视数字技术的发展爱克发,为此,中国的印刷企业务必加以关注。其他


潘晓东专栏

总访问量:192449 更新时间:2018-06-26 09:36:22

单位: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
职务:资深顾问
简介:1968年进入上海印刷物资供应站(后更名为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工会副主席、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1983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副书记;1987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1994年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纪委书记;1996年起任上海中华印刷厂厂长,改制后任总经理、党委书记。2002年潘晓东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6年通过上海市职业能力考试院考核,获“国有公司董事”任职资格。2009年潘晓东同志退休后应聘担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资深顾问。现为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上海市文化人才认证顾问、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学院兼职教授、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副会长、《印刷经理人》、《中国印刷》杂志和《中国印刷年鉴》编委。
潘晓东同志2001年荣获“上海市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2002年被上海市总工会授予“上海市心系职工好领导”称号。2004年被授予“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 称号。2006年荣获“上海市出版人奖”,同年,他还被评为“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优秀组织者”。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