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包装印刷企业同样应该关注数字技术的发展与应用

时间:2012-09-16来源:科印网作者:潘晓东

  同报业印刷和书刊印刷比书刊印刷,包装印刷品的数量大、重印批次多,更强调不同批次印刷中的色彩一致性,因为它涉及到品牌的市场认知、用户的信任、产品的销售。包装印刷的这些基本特点决定了他们在某些环节上的调整要稍稍晚于报业印刷和书刊印刷。

  有例为证:

  在使用CTP(计算机直接出印版技术)替代传统菲林的过程中,每日内容必换、几乎不存在重印的报业印刷走得最为靠前,用数字出印版技术替代传统晒版也为缩短印报时间书刊印刷,晚截稿、早出报提供了可能。继之,是CTP在书刊印刷企业的推广使用,书刊尽管存在再版的可能,但直接出印版毕竟有助于缩短装版时间,提升印品质量。CTP大规模进入包装印刷领域是近几年的事设备维护与保养,这是基于菲林价格的持续上涨、CTP版材价格的不断下降、客户已经普遍接受数字打样等诸种条件的成熟。

  但无论包装印刷有多少属于自身的特点,应该关注数字技术的发展与在生产中的应用是肯定的。

  应该关注数字技术发展的原因

  应该关注数字技术的发展与应用的理由至少有以下几点:

  从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趋势看。英国《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杂志编辑保罗·麦基理在今年4月以“第三次工业革命”作专题的刊物上指出:“当今全球范围内工业领域正在经历第三次革命,即数字化革命。一系列新技术的发明和利用,让数字化革命正在我们身边发生——软件更智能,机器人更加巧手雅昌,网络服务更加便捷。”既然数字化革命扑面而来,按照王选院士的说法:“印刷又是与计算机结合的最为紧密的行业”,难道占据着印刷半壁江山的包装印刷企业不应该关注数字技术发展对行业的影响吗? 胶印

  从本届德鲁巴展会的热点看。兰达公司在本届德鲁巴印刷展上推出的纳米数码印刷机无疑是本届展会的最大亮点,为什么一款尚处于概念阶段的机器能有如此大的魅力?说穿了,因为它契合印刷机下一步的发展方向。事实上班尼·兰达早在1993年就说过:“一切能够数字化的都将被数字化包装机械,印刷也不例外。”这一看法与保罗·麦基理的看法不约而同,也是班尼·兰达先生的过人之处。正是因为有了这份超前的认识,所以才有了他牵头开发的Indigo数字印刷设备(于2002年出售给了美国惠普公司),才有了今天的纳米数字印刷机。而且,在本届展会上推出最多新品的是数字印刷设备耗材,愿意放下身段采用数字印刷技术的是海德堡、罗兰、小森这样的传统印刷设备制造巨头,此番景象同样说明了数字技术的发展与在更广泛范围内的应用是一种趋势。

  从国家确定的“十二五”印刷业发展目标看。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制定的《印刷业“十二五”时期发展规划》指出:“以数字印刷、数字化工作流程、CTP和数字化管理系统为重点,在行业推广数字化技术。到‘十二五’期末,数字印刷产值占我国印刷总产值的比重超过20%。”我们姑且不论这一指标定得是否合理,能否完成《中国印刷蓝皮书》,但把数字印刷与印刷数字化作为“十二五“印刷业发展的一项重点目标却是不争的事实,难道包装印刷行业不应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奋斗吗? 秋山国际

  从数字技术对提升生产效率的作用看。伴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人口红利正在逐步丧失,劳动力成本上升迅速,提高设备的自动化程度与劳动生产效率是应对这一状况的有效措施覆膜,管理软件与应用软件的使用可以有效的帮助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强调包装印刷同样应该重视数字技术发展的理由可能还可以举出很多,正因为此,包装印刷行业也理所当然的应该重视数字印刷与印刷数字化这项工作。

  针对包装领域的数字设备开发在加速

  如果说,一段时间来数字印刷设备主要是针对书刊及商业印刷,承印幅面局限在A3、A4区域报道,尺寸偏小、纸张还不宜过厚,不适应包装印刷的需求,那在本届德鲁巴展台上,向大四开方向进军、打进包装印刷市场已经成为不少设备供应商选取的方向,最具代表性的当然是美国的惠普公司。

  还在德鲁巴展会前Adobe,今年3月惠普就在以色列举办了一次展前设备推介会,一举推出十款数字印刷机新品,其中就包括Indigo10000、20000、30000三款B2幅面(750×530MM)的印刷设备,Indigo20000针对薄膜和标签印刷、Indigo30000直接面向折叠纸盒包装印刷,承印厚度可以达到60微米。惠普公司这三款新机的推出充分说明数字设备供应商已经高度重视大幅面包装印刷上光,他们希冀在包装领域中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RFID

  从眼下看,数字印刷设备在包装领域的应用主要的是打样与配套个性化印刷。所谓打样是把纸面设计变成实物,形象逼真,更易为客户所接受。与采用传统方式打样代价较大相比,数字印刷可以按照实际需要组织有限印刷。所谓个性化印刷是指选购产品作为赠送亲朋好友的礼物胶印机,在外包装上打上受赠人的姓名与祝福语自然更为体面,数字印刷对解决这一课题犹如囊中探物,手到擒来。

  随着数字印刷的普及以及单位价格的下降,对包装的个性化需求肯定会越来越多。

  在现时混合印刷或许更适合包装印刷

  数字印刷与传统印刷的融合是本届德鲁巴印刷展传递出的一个强烈信号,彼此都在取对方之长补自身之短柯尼卡美能达,在现时,针对印刷数量相对较大的包装印刷产品或许走混合印刷的路更为适合。

  混合印刷就是在传统印刷设备上加装数字印刷喷头,这样既可以用较为低廉的传统胶印完成统一的版面印刷要求,又可以根据客户的需要运用数字印刷加印完成个性化要求。在印刷圈中,最早使用混合印刷的产品是水、电、煤、通讯费等账单。可以在传统印刷设备上联机安装的代表性产品是柯达公司的万印高速喷墨头。

  现时在包装印刷领域混合印刷使用得较为普遍的产品是药品包装乳品包装,这是因为国家为了确保药品的安全性、可追溯,从2011年4月起强制要求所有的药品包装都应该加印条码,在2015年前做到全覆盖,以此辨别不同的生产企业外加其他一系列的相关信息。从迄今为止的执行情况看应该说是理想的。既然药品可以如此,那与人民日常生活同样密切相关而且时有问题暴露的食品行业、化妆品行业不也可以从某天起照样推广执行吗? 检测系统及仪器

  使用混合印刷固然增加了部分印刷企业添置数字印刷设备的费用出版,但由此带来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而且此举比直接购买整台数字印刷设备要来的省。伴随着市场需求的进一步发展和数字喷头价格的逐步下降,混合印刷在包装印刷领域肯定会逐步增加。

  关注数字印刷设备更应关注数字技术在生产中的应用

  有不少人说:发达国家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这话又对又不对。说这句话有正确的一面,是因为发达国家走在我们的前列商业轮转在中国,一般而言,当社会生产力达到一定阶段以后我们也会跟进。说这句话也有不完全正确的一面,是因为国情毕竟不同,照搬照抄可能会出现东施效颦的后果。面对云计算技术的快速发展,就有人怀疑我国是否会跳过曾经在日本国风行一时的商业轮转印刷阶段。

  就像一家外资调查机构所说:中国是一个特殊的市场显影,她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东南沿海地区与中西部地区的差异很大,套用一个模式肯定会犯错误。包装印刷领域应用数字技术同样如此,东南沿海地区会走得快些经营管理,而内地可能需要更长一点的时间。再则,世界上的先进技术在中国的推广普及与设备的国产化程度紧密相连,CTP从推出到在中国市场上普及不就经历了十来年的时间吗?因此,在现时,更加注重数字技术在生产及管理领域的应用或许更实在些。 裁员

  眼下制版,数字技术在印刷企业生产与管理领域的应用至少有以下三方面:

  其一、数字技术在先进设备上的大量应用。新引进的先进生产设备必定大量应用数字技术来完成生产,过去的长轴传动已为伺服电机所取代;印刷机上装配有故障报警装置,指出排除问题的方向所在;操纵台上的墨键系统操控着墨牙的开合;如果看样台上装配有印版跟踪系统,那更是能对印品与印样进行实时比对;如果设备上装有同步检测系统,那就把产品质量的控制完全交给了电子校核;……这就充分告诉我们高宝,先进设备对人的依赖性在降低,质量上的可靠性在提高。

  其二、用数字技术取代传统的生产工艺。短短100年间,印刷经历了从模拟(铅与火的时代)、模拟与数字结合(光与电的时代)到数字(0和1的时代)三个阶段,用数字技术逐步的取代传统工艺只是时间问题,现时水墨平衡,电脑照排已经完全取代了传统铅排;电脑修版也取代了传统手工修版;CTP大踏步进入生产领域替代传统晒版;……,可以肯定,电脑与网络将更多地进入我们的生产与生活。

  其三、数字技术在生产管理中的大量应用。时至今日,ERP、CIP3、CIP4在印刷企业都已经不是陌生的名词,ERP帮助我们实现数据共享上海光华,与网络连接,即便出差在外也可清晰地了解企业的生产与经营情况;CIP3、CIP4则运用数字技术把印前与印刷、印后等环节联系在一起,印前制作形成的数据可以直接传输至后续机台,大大缩减了开机调整时间,提高了效率。 可变数据印刷

  印刷企业应用数字技术可以说已经相当普及酒品包装,在经济效益较好的包装印刷企业更是如此,这些技术对企业带来的作用是明显的,同样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选择适当地时间进军数字印刷是获利的关键

  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与企业的生产息息相关,以数字技术为核心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毫无疑问的将改变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生产与生活。但是整合,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这是一个过程,或许不会太过漫长,但结合企业实际选择进入时间至关重要,过早,会导致投资难以盈利过度包装,何况电子设备本来就属于更新周期较短的产品;过迟,则面临市场被瓜分完毕的危险。

  班尼·兰达在本届德鲁巴展会上,一方面是大力介绍他的纳米数码印刷机,让所有的人都感受到数字印刷之风扑面而来,另一方面他也给了我们一个数据CTP,说是全球每年50万亿张的印刷品中现在用数字印刷完成的还仅有1万亿张,仅为百分之二,何况这还包括走在数字印刷前列的美国、西欧等发达国家,在我们国家数字印刷所占份额可能还不到1个百分点。

  在推进数字印刷发展上,现在态度比较积极的是政府与设备供应商发展史,政府推动是因为数字技术代表着发展方向,引导市场是他们的职责所在,而且资金相对充裕的政府机关在用数字印刷取代传统印刷上确也走得较快。设备供应商把数字技术发展的前景描绘得一片光明是为了销售设备。 数码印刷在中国

  结论:二十一世纪无疑是数字技术大发展的时期,包括包装印刷企业在内的所有机构都应该关注这项最新技术的发展,应该在员工队伍的培养CTP,市场的开发上早做准备。但同样可以肯定的是:在包装印刷领域,数字印刷技术与传统印刷技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将共存,发挥着各自的优势。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既不可以对飞速发展的数字技术置若罔闻,也不可以在缺乏调查研究之前单凭热情就盲目投入。 供水/润版


潘晓东专栏

总访问量:192449 更新时间:2018-06-26 09:36:22

单位: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
职务:资深顾问
简介:1968年进入上海印刷物资供应站(后更名为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工会副主席、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1983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副书记;1987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1994年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纪委书记;1996年起任上海中华印刷厂厂长,改制后任总经理、党委书记。2002年潘晓东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6年通过上海市职业能力考试院考核,获“国有公司董事”任职资格。2009年潘晓东同志退休后应聘担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资深顾问。现为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上海市文化人才认证顾问、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学院兼职教授、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副会长、《印刷经理人》、《中国印刷》杂志和《中国印刷年鉴》编委。
潘晓东同志2001年荣获“上海市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2002年被上海市总工会授予“上海市心系职工好领导”称号。2004年被授予“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 称号。2006年荣获“上海市出版人奖”,同年,他还被评为“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优秀组织者”。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