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印刷发展处于观望调整期

时间:2012-10-25来源:科印网作者:潘晓东

  海德堡公司继惠普与爱克发以后宣布退出2014年在英国举办的IPEX印刷展其他包装,说明国际印刷业正处于观望调整期,对传统印刷来说,压力巨大;数字印刷的发展在不同的国家表现不一。

  持上述观点的理由如下:

  一、网络传播的快速发展客观上对传统印刷构成冲击。尽管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在刚公布的2012年度“上海市民阅读状况调查分析报告”中指出:采用传统纸质阅读的人数占调查人数的56.69%,但选用网络阅读(32.06%)与电子终端阅读(10.66%)的比重也已经达到42.72%,数字技术的发展对传统印刷构成的挑战不言而喻。美国同行同样有一份调查图像处理,撇开网络阅读的发展不说,2011年全美市场的电子阅读器持有量为3330万台(该年我国仅为120万台),比上年剧增162.1%,采用电子阅读器的成年人比重达到14%;预计到2014年全美持有量将增至5390万台,占成年人比重达到22%。可以肯定的说高宝,随着云计算的快速普及,现在印刷中占有一定比重的纸质广告量下降幅度会很快。

  二、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对传统印刷构成压力。尽管我们提出了印刷应该要由传统的加工工业方向向文化创意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的方向转型,但迄今为止毕竟还是以加工服务为主,配套出口商品的印刷量的减少、经济危机导致消费力度的减弱毋庸置疑的对传统印刷带来负面影响。 数码印刷印后加工

  三、全球性的印刷生产能力大于市场需求。发达国家印刷产能大于市场需求的状况应该说数年前即有端倪,高斯公司的转让、罗兰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印刷设备的销售不旺、大量二手机流入中国都说明发达国家已不再需要如此多的印刷设备。

  四、数字印刷以咄咄逼人之势在加快蚕食着传统印刷领地。与今年的德鲁巴印刷展上数字印刷设备供应商极大地扩张着自已的展示面积、对参观者形成一股扑面而来的势头一样标签,按照展会组织方提供的信息,已经宣布准备参展的16家数码印刷企业同比上届增加展示面积55%。

  其实,这一状况在我们国内也早有反应,在物价持续上涨背景下的印刷工价只跌不涨、设备的利用效率普遍偏低、连装备上好的烟草包装与酒类包装厂的设备每年都有一段为时不短的停工期。有行家说,发达国家的设备满负荷运行率一般达到50-55%机构/组织,我们大致在20-30%,这也是我国印刷人均劳动生产率低于发达国家的原因之一。

  基于上述四条,海德堡退出IPEX印刷展实在不算突兀。何况组织会展本身就是一种商业行为,企业参展是有成本的,如果参展能为企业带来销售输纸,既可以消化参展成本,也可以扩大企业的市场影响,达不到以上两点,企业就只能从实际出发,难以从命。 印前工艺

  其实媒体,近几届的芝加哥、伯明翰、东京印刷展都已显现出衰退迹象,展览规模萎缩得厉害、参观人员渐趋本地区为主、销售状况不畅。

  来自另外两方面的数据也可以佐证:

  本届德鲁巴参观人数趋减,在列举出德国2000-2011年间印刷企业数减少3900家、员工减少6.1万的同时,美国在同期也关闭了7700家印刷企业。日本的数据也告诉我们,从2003年起到2010年的八年间上海光华,印刷企业数减少了5738家(减少29.2%)、员工数减少了64842人(减少17.98%)、销售值减少了10555亿日元(减少14.6%)。换句话说,这一趋势在发达国家是基本一致的。此为其一。

  在中国政府主管部门公布的近两年印刷业数据无论是产值还是创效能力都令人倍感振奋的情况下,美国印刷工业协会在其发布的《2011-2012年美国印刷行业利润率调查报告》中指出:“2010年,印刷企业的税前利润率为1.4%”,但即便如此耗材,也已经是“过去3年来的首次增长”。而在1995-2001年间,美国印刷业的销售利润率也不过是3-3.4%。按我们的标准可以说早已进入微利时代。此为其二。

  在指出发达国家印刷业存在问题并不见怪的时候,不得不指出的是在传统印刷业处于百花萎靡之时我国是否可能一花独放?我国印刷业的真实状况是否会有汇总数据所表现的那么好?可能我们的统计数据中包含着相当大的一块营业外收入。实事求是的说,接触企业家所听到的情况与数据所反映的有着太大的不同,有点令人不知所措。 当纳利

  在传出海德堡退出IPEX印刷展的同时《中国印刷业年度报告》,也有消息说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组织的2013年中国展会的招展情况见好,这也不奇怪,因为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所有的传统印刷设备供应商都希望能从中国捞一杯羹。再则,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来成长起来的中国印刷企业家制版,虽然经历过风浪的洗礼,但与国际市场接轨的时间毕竟不长,跟风、从大流的习惯依旧未改。本届德鲁巴上所有新产品的首位买家几乎大多来自中国,确有如此需要吗?就像中国游客在海外购买奢侈品前赴后涌,确需如此热衷吗?其中的道理大概有相通之处。

  现在市场上流行轻资产经营理论CTP,这是有道理的,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轻资产既可以满足生产需要,又可以降低风险,既如此版式设计,我们印刷又为什么不向之看齐呢?

  一言以蔽之,因为科技的发展与全球性经济危机,印刷市场正处于动荡之中,处于观望调整期,与其看不清而乱加投资平版印刷,不如持币待看清后再作投资,在现金为王的今天这才是明智之举。企业毕竟以营利为目的,在投资上应该慎之又慎。设备


潘晓东专栏

总访问量:192449 更新时间:2018-06-26 09:36:22

单位: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
职务:资深顾问
简介:1968年进入上海印刷物资供应站(后更名为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工会副主席、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1983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副书记;1987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1994年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纪委书记;1996年起任上海中华印刷厂厂长,改制后任总经理、党委书记。2002年潘晓东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6年通过上海市职业能力考试院考核,获“国有公司董事”任职资格。2009年潘晓东同志退休后应聘担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资深顾问。现为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上海市文化人才认证顾问、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学院兼职教授、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副会长、《印刷经理人》、《中国印刷》杂志和《中国印刷年鉴》编委。
潘晓东同志2001年荣获“上海市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2002年被上海市总工会授予“上海市心系职工好领导”称号。2004年被授予“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 称号。2006年荣获“上海市出版人奖”,同年,他还被评为“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优秀组织者”。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