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对数字印刷的再认识

时间:2013-08-18来源:科印网作者:潘晓东
  2012年德鲁巴印刷展后有关数字印刷的报道铺天盖地爱克发,似乎印刷就将是数字印刷的一通天下,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近几年数字印刷在我国的增长速度并不快,生存领域也始终徘徊在建筑出图、商业印件、标书制作、相册等有限范围。参加CHINA PRINT2013印刷展与海外同行的交流厘清了一些问题,对数字印刷的今生与未来唐山玉印,经过期初的亢奋,现在应该是到了冷静下来细细思索、认真评估的时候了。

  数字印刷只是众多印刷工艺中的一种

  2012年2月印刷工业出版社出版的《印刷企业管理》一书开宗明义的指出:“印刷术就是大量复制原稿的技术”。这个定义在没有出现数字印刷之前或许是正确的,但在数字印刷出现后作此简单定义似乎显得有些偏颇,因为数字印刷可以满足从一张开始到一定数量的原稿复制,而且喷墨,满足个性化需求、适应可变数据印刷、便于通过网络传输就近组织印刷是数字印刷的三个最大特点。

  数字印刷是伴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而产生并不断在进步的一种印刷工艺,数字印刷进入生产领域是1994年,经过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数字印刷机承印的载体(从纸张到薄膜、陶瓷)、幅面(从A3到小四开)有了很大的扩展,印刷速度也有了很大提高过度包装,在2012年德鲁巴印刷展上班尼·兰达还推出了纳米数码印刷机,把纳米技术应用于数字印刷领域,尽管至今仍处于概念机阶段,但按照他开出的时间表,2014年末将有可能正式投入实际生产。按照现在较为普遍的认识柯尼卡美能达,喷墨印刷因为在性价比上占有优势,在数字印刷领域占有的市场份额将会进一步提高。可以肯定的说,随着以数字技术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不断深入,数字印刷技术还将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向前发展。
印刷适性
  必须指出的是,自中国于公元105年(东汉)发明纸张、于北宋庆历年间(1041-1045年)发明泥活字印刷已有千年历史色序,在这将近二千年的历程中,印刷术至少也已经有了凸版、凹版、平版(石印/胶版)、网版(孔版)等诸种工艺,由于使用版材的不同,在凸版中又进化出金属(铅、铜、锌)版、和柔版(使用感光板和雕刻橡皮版材);从用润版液的金属平版印刷中又进化出无水印刷,如此等等纸箱纸盒,而且至今上述所有工艺都在一定范围内使用。数字印刷是科技进步后数字技术应用于印刷领域结出的一朵奇芭。根据产品的特殊要求,把不同的印刷工艺融合在一起使用又产生了混合印刷。至今为止,胶版印刷以它的价廉物美在印刷总量中所占比重最大。

  如此赘述企求得出的结论是:数字印刷与其它各种印刷工艺一样,是一种崭新的印刷工艺,从现时的实际状况来说书评,它还不可能取代其他印刷工艺,各种印刷工艺在印刷总量中的所占比重将完全根据市场的需求。依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印刷和纸张设备及用品制造商协会总裁凯·本特梅尔在本次印刷国际论坛上的演讲,他引用PIRA公司的《全球印刷市场的未来:2016年市场展望》报告,届时在全球第四大印刷国——德国的年389亿美元的印刷量中,胶印占42%、柔印占21%、凹印占13%、数码印刷占12%、其它印刷占12%。
医药包装
  眼下对数字印刷的功能与期望有点过大

  之所以强调应该把数字印刷当做是众多印刷工艺中的一种北人集团,是因为一段时间来基于数字印刷是一项刚出世不久的新生事物,基于我们对数字印刷的厚爱与期望,认为数字印刷蚕食传统印刷的速度会很快,为此,从事传统印刷的对象总有点喘喘不安RFID,担心某天会遭遇灭顶之灾,从事数字印刷的对象总对已经取得的成绩感到不满,希望成长得快点再快点。一段时间的实践让我们明白,伴随着数字印刷技术的发展,其市场份额可能会逐步提高现状及趋势,但其他印刷手段未必就会退场,因为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眼下我们对数字印刷的功能和期望似乎都大了点。

  得出上述结论的理由如下:

  数字印刷进军印刷市场的速度并没有想象中的快。按照班尼·兰达给出的数据,现时全球年50万亿张的印刷总量中由数字印刷完成的为2万亿张,占比2%。在我国这样一个印刷排位靠前的发展中国家RIP,即便是以兰普咨询公司给出的年100亿数字印刷产值的高限做分子,以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给出的2011年全国印刷总产值6768亿的低限做分母,数字印刷的占比也不过就是1.48个百分点,还显得很低,期待占比达到20个百分点决不是这四、五年的事。
凸印
  我们对美国提供的数字印刷发展速度存在误解。在谈论数字印刷发展速度的时候供水/润版,很多人以美国的数据作为比较依据,总会说美国的数字印刷已经占到总量的28%,甚至有说40%的。试想,美国本身就是一个柔版印刷极为发达的国家,加上胶印在印刷市场上的绝对地位组合印刷,如果数字印刷达到28%或40%,那柔版、胶版印刷的占比又会是多少?在本次国际印刷论坛上,笔者专门就上述数据讨教美国NPES代表寻解,得到的答复是无论28%还是40%均是指数字印刷在商业印刷领域中的占比。这应该是比较靠谱的解释,也即在内容与印数都可能伴随着市场变化而多变的商业印刷领域晒版,在美国这样一个数字印刷较为发达、性价比具有优势的国家其占比达到了28%或40%,而并非指在全部印刷总量中的比重。由此可见,在没有搞清定义前的堂吉诃德式的自我挑战是多么可笑!

  数字印刷是在向包装、标签印刷等其他领域挺进,但达到规模化投入生产的要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几年,数字印刷设备的开发确实大有长进科印报告,惠普等数字印刷设备供应商已经在积极地组织可以用于包装与标签印刷领域的设备推介活动,期待在这些印刷占比庞大的市场上有新突破。但是,这些设备现在用于产品打样与个性化印刷尚可,用于大批量生产还不切实际,成本过于昂贵。数字印刷真正要挺进包装印刷领域还会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乳品包装
  数字印刷本身同样面临着电子阅读终端和网络发票的挑战。必须指出的是网络出版,就在我们热情期待数字出版和直邮的发展能为数字印刷带来机会的时候,电子阅读终端也在快速成长,更多的年青人已经适应借助电子阅读终端来了解所需要的信息。事实上,手机功能的越益完备也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习惯,大量信息的获得就是在碎片式的浏览过程中。再则人物,从今年1月起“国家积极推广使用网络发票管理系统开具发票”的态度也给原本使用混合印刷来满足个性化票据需求的现状带来了挑战。

  总之,可能是因为对新生事物的了解不够,也可能因为崇尚新生事物是人的天性,对新东西人们总是充满着憧憬,就像最近阶段舆论界炒得火热的3D印刷德鲁巴,铺天盖地、连篇累牍,但是,受到材料的限制、性价比的牵制,三维打印大规模地进入实际应用还需要相当过程,不明就里CTP,盲目跟进,可能会出现的又是供求失衡,像光伏、液晶面板等新兴产业一样,刚进入产业化却已经宣告产能过剩。

  值得引起注意的是,日本商务机械和信息系统产业协会于2013年1月底公布的《世界办公机械预测报告》已经宣称:2012年日本和全球数字印刷机的销售比上年略有下降厂商信息,而且,预计2013、2014年这一态势还将继续。究其原因,一是就眼下的数字印刷市场而言已经供求趋于饱和,二是复印机印刷费用的下降和性能提高,增强了与数字印刷机的竞争能力。
科雷

潘晓东专栏

总访问量:192449 更新时间:2018-06-26 09:36:22

单位: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
职务:资深顾问
简介:1968年进入上海印刷物资供应站(后更名为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工会副主席、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1983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副书记;1987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1994年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纪委书记;1996年起任上海中华印刷厂厂长,改制后任总经理、党委书记。2002年潘晓东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6年通过上海市职业能力考试院考核,获“国有公司董事”任职资格。2009年潘晓东同志退休后应聘担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资深顾问。现为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上海市文化人才认证顾问、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学院兼职教授、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副会长、《印刷经理人》、《中国印刷》杂志和《中国印刷年鉴》编委。
潘晓东同志2001年荣获“上海市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2002年被上海市总工会授予“上海市心系职工好领导”称号。2004年被授予“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 称号。2006年荣获“上海市出版人奖”,同年,他还被评为“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优秀组织者”。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