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对数字印刷的再认识

时间:2013-08-18来源:科印网作者:潘晓东
  印刷产品中的大宗业务或许依然会选用传统胶印

  按印刷需求界定:内容印刷与功能印刷(也有称工业印刷)是印刷的二大分支。出于内容印刷在传播信息与传承历史上的作用医药包装,革命领袖与历史上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一直给印刷以很高的评价。孙中山先生在辛亥革命期间所著的《革命方略》一书就指出:“印刷以智(知)识供给人民,是为近世社会一种需要,人类非此无由进步。”马克思、雨果、培根也都说它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杠杆”、“一切革命的胚胎”、“改变了全世界表面和一切事物状态”。但是,伴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在网络出现以后爱克发,内容传播有了更为快捷的手段,印刷的内容功能开始下降,工业功能得到凸现。

  按照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公布的2011年我国印刷产值状况的分析数据,在该年8677.13亿的印刷产值中,内容印刷(出版物印刷)的产值为1320.68亿(这还包含着系统内的物资供应收入)爱普生,增加值412.37亿;包装装潢的营业收入为6747.94亿,增加值1517.1亿,以同口径的工业增加值来比,功能印刷的增加值是内容印刷的3.68倍,可以相信耗材,随着时间的推移,相背而行的这两条曲线将进一步把两者间的差距拉大。
整合
  有关各种印刷工艺在印刷总量中的占比,我国还缺乏这方面的统计分析,但可以肯定的是,胶版印刷占据着绝对优势书刊印刷,仅是从历年海关对进口设备状况所做的统计即可发现,自2001年至2011年的11年间我国进口的四色及四色以上胶版印刷机(不含二手机)的总量达到10118台,相当于年均920台,可以说用于购买胶版印刷机的外汇量是印刷板块中最大的。

  就技术层面而言,在现时印刷包装城,内容印刷领域更适合数字印刷的介入,它可以满足个性化、按需印刷的要求,而且便于远程传输销地印刷,此举可以有效防止因销售不畅导致出版社预印积压的问题,江苏凤凰出版集团就已经在黑白印刷领域尝试着走数字按需印刷的道路。但可能是体制的关系软包装,管理层又满足于统计显示的颇为轰轰烈烈的数据,再加上数字印刷的单位成本偏高、出版社又对版权保护心存忧虑,至今数字印刷在数字出版中的应用还微乎其微,客观上也影响着数字印刷在我国的快速发展。

  在包装印刷领域更是以传统胶版印刷为主体,这既有胶版印刷质量上乘价格低廉的因素胶印,更因经过多年的持续改进,胶版印刷机在满足生产工艺要求上可以说已经做到极致,速度越来越快,精度越来越高,由长轴传动改为伺服电机传动以后饮料包装,胶版印刷设备的组合几乎完全可以根据客户的要求。当然,在强调绿色印刷以后,柔版印刷在包装印刷领域的应用呈上升趋势,但柔版印刷的制版成本偏高、运转速度与胶版印刷比存在很大差距、图案印刷质量不高客观上也制约了它在某些领域的应用。
平装无线胶订联动线装机量调查
  鉴于包装印刷批量大、重印次数多的特点,可以预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印前设备,胶版印刷在包装生产中将依然起到主导作用。数字印刷设备在降低了售价、扩大了产品门幅以后会逐步进入包装印刷领域,它将首先在包装盒打样及个性化包装领域(比如在婚庆喜糖盒上加印男女双方的名字)发挥作用,使用量的扩大很大程度上在于投入生产后的性价比。

  应该积极拓展数字印刷的工作领域

  由于性价比的因素,数字印刷在现时的应用大致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其一、在B-B领域的应用远胜于在B-C领域的应用。出现这一状况的关键是价格,企业的承受力理所当然的大于一般消费者。

  时至今日唐山玉印,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对数字印刷的了解和接受都已经不是问题,数字印刷所具备的立等可取的效果也为消费者所青睐,但相对偏高的成本,特别是几乎完全依赖于从国外进口设备(当然包括国外品牌在国内生产)的现状决定了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里难有量的大幅递增平装无线胶订联动线装机量调查,尽管一段时间来数字印刷的每张抄表费用也在下降,但与消费者心目中的承受力比还有差距。
组合印刷
  其二、数字印刷早期进入的领域胜于后期再开发的领域。决定印刷生产工艺的既有生产周期因素也有价格因素,换句话说,只要时间允许,印刷企业一定会选择成本较低的工艺来组织生产。

  数字印刷较早进入的领域是建筑出图、标书与相册制作凸印,对于收益相对较高的建筑行业,他们对价格的敏感度远低于收益较低的行业,何况这几年来建筑出图的价格也在逐年走低。数字印刷至今未能在书刊印刷上有本质突破,同样与出版单位总是拿数字印刷与胶版印刷做简单的价格比较有关,像凤凰印一样把资金占有成本一并作为生产成本的一部分来考虑毕竟只能发生在体制内而绝不可能发展到体制外。

  第三、数字印刷新兴市场的开发与政策导向紧密相关。按理《中国印刷蓝皮书》,需求决定市场,但在中国,政府制定的有关政策很大程度上左右着市场发展。

  这几年柔性版印刷在教课书领域的推广应用就与政策引导有关,尽管这是否属保护青少年阅读健康的最佳途径还值得商榷,那数字印刷的发展同样与政策跟进引导密切相关书刊印刷,不仅要有宏大目标而且要有具体推进措施,如果出版社的版权保护、内容供应商、渠道供应商与生产供应商的合理分利等实质性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那数字印刷走进数字出版将还未有穷期。
书刊印刷
  数字印刷作为一种新兴的印刷工艺自然希望不断地扩大自己在印刷总量中的占比,做到这一点的关键在于数字印刷要努力克服自身工艺的短板,这些待改进的短板包括:大幅降低数字印刷的单位成本;不断提升数字印刷的承印门幅、增加数字印刷的承载介质;不断添加数字印刷的功能连线加工,让数字印刷逐渐覆盖其他印刷工艺所具备的功能(比如经过以色列SCODIX设备的增值印刷服务,达到类似丝网印刷的增厚效果或达到烫金烫银的亚光或亮光效果);发挥数字印刷网络传输优势,通过连锁加盟实现就近组织生产,给消费者以最大的便捷;……。总之,数字印刷市场的拓展靠的是自身具备的功能、靠的是性价比印刷教育,即便政策给予扶植与支持,最终依靠的还是这门印刷工艺所具有的优势。

  我们期待着数字印刷的向前发展,但是我们应该实事求是,可以肯定,数字印刷在印刷总量中的占比会不断地有所进步教育,但这是一个渐进的量变过程,不可能期望瞬间发生质变。有了正确的认识,我们就会以平和的心态看待数字印刷的现状和它的合理进步。

潘晓东专栏

总访问量:251827 更新时间:2019-07-13 09:05:46

单位: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
职务:资深顾问
简介:1968年进入上海印刷物资供应站(后更名为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工会副主席、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1983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副书记;1987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1994年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纪委书记;1996年起任上海中华印刷厂厂长,改制后任总经理、党委书记。2002年潘晓东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6年通过上海市职业能力考试院考核,获“国有公司董事”任职资格。2009年潘晓东同志退休后应聘担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资深顾问。现为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上海市文化人才认证顾问、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学院兼职教授、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副会长、《印刷经理人》、《中国印刷》杂志和《中国印刷年鉴》编委。
潘晓东同志2001年荣获“上海市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2002年被上海市总工会授予“上海市心系职工好领导”称号。2004年被授予“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 称号。2006年荣获“上海市出版人奖”,同年,他还被评为“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优秀组织者”。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