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出版社走上自己完成按需印刷之路

时间:2015-03-13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作者:潘晓东
  目前网印,出版领域出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市场上越来越多的出版社开始走上自备数字印刷设备、自己完成按需印刷的道路。这既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求人不如求己”的思维方式使然,也是入门级数字印刷设备的投资并不算高所致。

  知识产权出版社2001年创建北京中献拓方科技公司就是最典型的案例,这既有文献类读物本身印数较少的特殊因素,同时也有便于自我控制与管理失业,甚至“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理因素。

  如今国内在数字印刷图书上走得最为成功的江苏凤凰数码公司,同样属于传媒集团体制内运作,这有助于集团负责人从编印发各自利益的层面上来权衡印刷工价,推动按需印刷在断版图书中的应用,并通过考核出版社的方法来鞭策出版社运用数字印刷技术
版式设计
  凤凰数码与文献拓方的区别仅在于因为印刷量的多寡分别选择了适合自己的连续纸数字印刷设备与单张纸数字印刷设备。

  互联网的快速普及改变着人们的阅读习惯数码印刷,图书走向了多品种、小印数、多批次印刷、按需投放市场的方向。针对市场变化,相比于出版社长期以来习惯了的预造货批量印刷,采用数字印刷可以有效地解决预印占用资金和库存书报废的问题。

  数字印刷企业能否保证出版社的复制发行权不受侵犯,这是出版社委托印制方一直以来的一大顾虑。其实,数字印刷与胶印印刷的区别仅在于承印方式柔印,按照现行的《印刷业管理条例》,从事出版物印刷需要持有书刊印刷许可证,承印单位对出版社所委托复制内容负有不可推卸的保护责任。

  从技术层面看,用数字印刷的方式来完成由出版社授权的书刊印刷超付印数加印的可能性实际更小,数字印刷设备可以有效限制超过授权数的产品印刷华光精工,何况在现行的设备维护方按张收费模式下,印刷厂本身也在严控非正常印刷。因为,在机器上发生的任何一张印刷品都会与成本联系在一起,都得向设备维护方支付费用。再退一步说,即便是传统胶印也依然存在着书刊被不法分子盗印的情况数字印刷机,那就属于刑事打击的另一个范畴的问题了。
糊盒
  总之,从中国国情出发,加上迄今为止我国使用的数字印刷设备基本上还都依赖于进口,导致了相对成本的偏高,使得图书领域的按需印刷还处于起步阶段当纳利,但好在其优点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出版单位所认可。假以时日,伴随着有些现存问题的进一步解决,与较多断版相适应的数字印刷工艺在出版领域的广泛应用,一定可以到来。

潘晓东专栏

总访问量:192449 更新时间:2018-06-26 09:36:22

单位: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
职务:资深顾问
简介:1968年进入上海印刷物资供应站(后更名为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工会副主席、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1983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副书记;1987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1994年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纪委书记;1996年起任上海中华印刷厂厂长,改制后任总经理、党委书记。2002年潘晓东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6年通过上海市职业能力考试院考核,获“国有公司董事”任职资格。2009年潘晓东同志退休后应聘担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资深顾问。现为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上海市文化人才认证顾问、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学院兼职教授、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副会长、《印刷经理人》、《中国印刷》杂志和《中国印刷年鉴》编委。
潘晓东同志2001年荣获“上海市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2002年被上海市总工会授予“上海市心系职工好领导”称号。2004年被授予“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 称号。2006年荣获“上海市出版人奖”,同年,他还被评为“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优秀组织者”。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