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发展与国情相适应的数字印后设备

时间:2015-04-12来源:科印网作者:潘晓东
  按照英国派诺(PIRA)咨询公司提供的数据饮料包装,2012年全球及西欧印刷总量中由数字印刷完成的产品占比已经达到14%,其中喷墨印刷5%,激光数码印刷9%。数字印刷的发展当然需要有数字印后设备与之配套,相比于制造精度要求极高的印刷机械,国内已经加入印后设备制造行列的企业数量众多连线加工,以深圳精密达为代表的一批企业介入数字印后设备制造的时间还比较早。我们希望这些企业在紧跟国际印后设备发展潮流的同时,能够致力于研发与国情相适应的数字印后设备,这不仅会帮助推动国内数字印刷业的发展,也必将有助于推动其他发展中国家数字印刷业的向前发展。

  鉴于“数字印后”这四个字存在着“运用数字技术实现与印前、印刷连线的印后加工(CIP3)”与“提供专门为数字印刷服务的印后生产设备”两重含义,为避免歧义上海光华,本文所述的数字印后特指为数字印刷后加工所使用的专用设备。

  数字印后设备的特殊性

  数字印刷以满足市场上的个性化需求,实现按需印刷、可变印刷为目标,因此,批量多、单笔业务印数少是它的特点。现行印刷企业广泛使用的、以满足批量生产任务为主的印后设备固然也可以用于数字印刷品的印后加工,但毕竟有大马拉小车之感印刷检测,这对传统印刷企业兼及数字印刷产品或许还可以兼用,但对制作标书、相册,承印短版印件为主要业务的数字印刷门店,这些设备一方面是显得体积过大,占用场地印刷商巡礼,增加了企业的场租费用,另一方面采购成本也偏高,增加了企业的折旧压力。因此,努力开发出与数字印刷相匹配的数字印后设备确有其必要。
厂商信息
  有人归纳了数字印后设备的基本要求:1、满足短版印件居多的生产要求;2、因为短版活多,所以印后设备必须能够方便实现尺寸间的灵活转换教育,并且要做到损耗少、出货快;3、通过印后加工,能够增加产品的附加值。

  由于发达国家数字印刷的发展速度远高于中国,所以,与之配套的数字印后设备已经陆续面世,比如输纸,可以为连续纸数字印刷机做联机配套的马天尼印后装订设备,满足了数字印件装订尺寸联机调试的要求;可以实现小幅面数字印刷机印后先行套帖再上机锁线的MBO专用设备;可以实现表面局部上光、产生类似炫彩效果的以色列视高迪(Socdix)印后设备;适合单人操作的德国凯马模切、烫金一体机及精装图册套壳扫衬设备;有别于传统装订使用的地平线竖式配页机,等等。由于这些设备都从发达国家进口,售价就显得奇高。企业老总一方面是为别人的创造感到惊叹,只要市场有需求凸印,就不怕没有供应商提供满足你生产需要的相应设备,另一方面则是感到难以承受如此高昂的售价,在数字印刷业务量还不算充分的条件下难下购买决心。其实,这也是设备代理商企求攻克市场的难点。

  发展与国情相适应的数字印后设备,就一定要在满足上述三项基本要求后进一步让设备做到小巧、低成本、多功能、操作简便立体印刷,从现在的实际需要出发,完全不必追求过高的运行速度,因为对大部分数字印刷企业来说,现时的印刷业务还远没有达到量化生产的要求。
柔印
  所谓小巧、操作简便是指,设备应该占地面积小展会,便于操作工学习掌握。因为数字印刷门店大都不大,狭小的场地难以容纳大型的生产设备。强调易于操作是因为员工的流动性大,来自于市场的个性化生产任务又显得忙闲不匀,需要员工能掌握多种操作技能。笔者曾拜访过台北的布莱特数码公司,诺大的印后加工车间常年配置的员工只有1人政府政策及监管,这就要求这位员工能够熟练操作各种设备,完成印后加工的所有作业。

  所谓低成本、多功能是指,从设计开始就要注重设备的性价比,要力求做到一机多用途。那些真正能够帮助企业节省劳动力又有助于提升产品质量的设备一定能得到经营者的青睐,毕竟大家都知道“工欲善其用爱色丽,必先利其器”的道理。


潘晓东专栏

总访问量:192449 更新时间:2018-06-26 09:36:22

单位: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
职务:资深顾问
简介:1968年进入上海印刷物资供应站(后更名为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工会副主席、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1983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副书记;1987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1994年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纪委书记;1996年起任上海中华印刷厂厂长,改制后任总经理、党委书记。2002年潘晓东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6年通过上海市职业能力考试院考核,获“国有公司董事”任职资格。2009年潘晓东同志退休后应聘担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资深顾问。现为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上海市文化人才认证顾问、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学院兼职教授、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副会长、《印刷经理人》、《中国印刷》杂志和《中国印刷年鉴》编委。
潘晓东同志2001年荣获“上海市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2002年被上海市总工会授予“上海市心系职工好领导”称号。2004年被授予“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 称号。2006年荣获“上海市出版人奖”,同年,他还被评为“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优秀组织者”。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