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大恒”退市给我们的启示

时间:2015-04-19来源:科印网作者:潘晓东

  新年伊始富士施乐,大恒数码在坚持了四个年头后终于宣布退出。做出这个决定显然是沉痛的,因为,这条生产线包含着投资人与经营者数年来的心血与投入;做出这个决定自然也是无奈的,因为,残酷的市场并不愿为悲情埋单橡胶制品,敢于吃螃蟹者就得为不小心被咬付出代价费。当然,充当行业先烈为他人留下了启示,就像数年前试水网站最后也无奈退出的“龙樱网”、“涂书网”一样。水墨平衡

  大恒留给我们的教训至少有以下三点:印刷厂

  其一、别人的成功不等于自己跟进也能成功。其他包装

  “大恒”本是数字印刷设备的代理销售商,是他们为江苏凤凰数码安装了国内首条柯达Prosper1000喷墨数码印刷生产线(在这之前仅有地处东莞大朗的港资企业——中编印务安装了1条惠普的Indigo W-200喷墨生产线),正是该条生产线在凤凰数码的成功拨动了“少女的心”:既然凤凰人能用好生产线爱色丽,为什么掌握着数字设备技术的大恒人就不能从单纯的卖设备走上卖设备与用设备并行的路,有效增加公司的盈利点,何况投入生产运营的生动案例一定可以帮助促进产品的销售。金融危机

  但是,凤凰的成功不等于大恒同样能够获得成功,因为两者间存在着诸多的不同。凤凰有着传媒集团作支撑包装安全,在起步阶段可以更多地着眼于帮助市场认识按需印刷这一新生事物。更为关键的是集团领导对按需印刷的优越性有着清醒的认识,在图书成本测算上把预造货占用资金与可能存在的库存书报废风险都考虑在内,对出版社的考核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做法,如此就能接受相对于传统胶印偏高的数字印刷成本,推动了按需印刷在出版领域的应用。这对于纯属社会法人的大恒来说就都不具备色序,面对尚处于观念转变阶段的出版社,偏高的数字印刷工价导致业务开拓之路走得异常艰难,尽管大恒工厂还落户在我国的出版中心——北京。印后工艺

  即便是同晚于它在北京添置连续纸数码印刷生产线的虎彩比,大恒也难有优势。虎彩通过受让原北京印刷集团所属部分企业的方式落户首都,有着与出版社长期往来的渊源CTP,而且熟悉书刊印刷的流程,为出版服务的数字印刷本来就处于起步阶段,发展到二强相争,自然又增加了大恒的生存困难。上海光华

  当然,这不过是第三双眼看世界软件,待到时间成熟,由大恒的老总来谈过往的甜酸苦辣才更为真切。CTF

  其二、即便属于市场的发展方向,在条件还不成熟时过早介入依然存在失败风险。高宝

  伴随着数字技术成长起来的数码印刷有着自身的独特优势,它适合个性市场的需求,能够满足按需印刷、可变印刷、即时印刷与远程印刷。但即便属于市场发展的方向艾司科,在条件没有完全成熟前过早介入依然存在着风险,大恒的无奈退市一定程度上就是过早介入惹的祸。包装总论

  毫无疑问,出版印件是数字印刷的重要业务来源,它适合根据消费者需要就近、按需完成图书印刷的任务,而且绿色印刷,相较于一般的B2C印刷业务,图书印刷还具有总量较大的优势,容易实现个性化需求经汇总后达到批量组织生产的要求,正是如此特点,成就了美国的LightningSource(闪电)和Kingprinting(印刷王)这样的以数字印刷作为基本生产手段的工厂版式设计,设备几乎处于满负荷工作状态,令人称羡,但在至今为止,在国内几乎还没有见到,即便是隶属于出版集团下的数字印刷企业也还是处于半饥半饱状态。利通

  导致中国数字印刷应用于出版尚不理想的原因至少有以下数点:装订

  1、基本依赖进口的数字印刷设备与耗材导致了产品制造成本的高企区域报道,有消息称,国内耗材价格大致是美国的5倍,如确属如此,对成本颇为敏感的出版社在选择印刷方式时当然会显得小心谨慎。EFI

  2、在急功近利心态下,国民的阅读热情不高色彩管理,按照国家新闻出版研究所公布的国民阅读调查报告,2013年我国成年读者人均年阅读纸质书的量为4.77本,这与法国的人均20本、日本的40本、以色列的64本比相距甚大。获利能力的减薄使得出版社对成本锱铢必较。数字出版

  3、传媒集团的现行考核方式更多的在意每年完成的品种数,他们确实也对库存保持着警惕,但即时效益的体现毕竟更为实际输纸,于是,对带有尝试性的改革动力显得不足。惠普


潘晓东专栏

总访问量:192449 更新时间:2018-06-26 09:36:22

单位: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
职务:资深顾问
简介:1968年进入上海印刷物资供应站(后更名为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工会副主席、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1983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副书记;1987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资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1994年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纪委书记;1996年起任上海中华印刷厂厂长,改制后任总经理、党委书记。2002年潘晓东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6年通过上海市职业能力考试院考核,获“国有公司董事”任职资格。2009年潘晓东同志退休后应聘担任上海印刷(集团)有限公司资深顾问。现为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上海市文化人才认证顾问、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学院兼职教授、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副会长、《印刷经理人》、《中国印刷》杂志和《中国印刷年鉴》编委。
潘晓东同志2001年荣获“上海市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2002年被上海市总工会授予“上海市心系职工好领导”称号。2004年被授予“全国百佳出版工作者” 称号。2006年荣获“上海市出版人奖”,同年,他还被评为“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优秀组织者”。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