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数字印刷是市场增长还是同类相食效应?

时间:2015-09-15来源:科印网作者:徐世垣

  在德国印刷和媒体协会召开的2015数字印刷年会上胶印,Iffland公司董事长和股东Alexander W.Bohlender在谈及大幅面数字印刷时说,“数字印刷市场是一个不太真实的增长市场,更确切地说,是归咎于模拟印刷方法的同类相食效应。”教育

  “就数字印刷本身孤立地观察,无非就是用其他加工方法获得可怜的利润。光凭数字印刷我们维持不下去。” Iffland公司的Alexander W. Bohlender先生在数字印刷年会开幕报告中颇有微词。当他谈到数字印刷时胶片,Bohlender先生指的是基于喷墨的大幅面数字印刷。终究Iffland公司在销售点从事经营活动是可以理解的。对于起源于丝网印刷的企业而言,数字印刷给生产过程带来“非凡的速度和灵活性”。因此他想起老的奇堡 ( 德国最大的咖啡销售商-译注 ) 口号“每周一次新体验” :“把这个口号转移到我们公司,人们可以说‘每天一次新体验’”。现今只要考虑在销售点安装设备的想法,制作只需要几个小时。总体上业务己经难以置信地加速。印刷设备

  难以入门。虽然Iffland公司从事丝网印刷已经45年多了,但企业很早DTP,即1998年就敢于涉足大幅面数字印刷。但直到2007年的经历是令人不愉快的:“我们虽然把产品卖出好价钱,但产品制造过程每一次都是大胆的冒险行动,因为机器不太成熟,生产效率低,操作无乐趣光盘印刷,” Bohlender先生回忆说。随后2008年采用专业的机器进入大批量生产。从此数字印刷也发展成为Iffland公司重要的生产方法。现今70人的企业主要把力量投入数字印刷,特别在客户结构方面,因为客户结构90%由食品零售商的连锁店、建筑业市场或汽车商构成,这些客户群越来越需要个性化或地区化。对Iffland公司来说这意味着,要考虑新产品和小批量。这些产品用数字印刷可以更好地完成。胶印机

  数字印刷值得吗?为了回答数字印刷是否真能赚钱的问题饮料包装,Bohlender先生回顾了过去。当2001年Iffland公司还使用每小时效率不足20平米的意大利Durst公司Rho 160喷墨印刷机时,2013年Rho 1030喷墨机效率己达到每小时1000平米。当然制造商的效率数据与实际达到的速度不一定是吻合的,但这个事实象征着印刷系统生产力的巨大提升。当然Iffland公司的竞争者和市场伙伴也关注这一点,尤其在2005和2008年之间在数字印刷技术上加强投资。同时丝网印刷能力继续存在。因此每项重置投资都成为扩大投资,其结果导致印刷业膨胀裁员,尤其是卷筒纸胶印早就出现产能过剩和价格暴跌的困境。Bohlender概括地说,“光是数字印刷的产能也不够。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做些什么。”这很少涉及产品,如橱窗的海报或展示板。关键是,作为手工业效率和作为高质量生产过程的印刷意义降低了。Bohlender继续说行业法规,“如果您采用丝网印刷,为了获得良好的效果,必须处理一系列的影响因素,然后与喷墨印刷对比会发现,喷墨印刷的色空间很小检测系统及仪器,影响因素也少,显然,印刷的性能越来越变得具有可比性。”如果想要通过印刷质量区分数字印刷,他认为这是“相当大胆的冒险行动”。而Iffland公司董事会则认为,质量应达到由客户普遍作为遵守的通用标准。与丝网印刷对比必须放弃不同的特点喷绘机,例如,油墨亮度或较长的耐久性。但现今反正没有人再为这些特点付钱。如今取而代之,企业拥有昂贵的数字印刷机,这些机器使用寿命短和维修费用高。所以数字印刷真的没有做得更好。耗材

  客户懂得。假如印刷不复存在,那么人们应该做什么?关注什么呢?Iffland公司选择两个方向。一是企业努力更多地成为客户懂得的人。当与客户探讨其问题时展会,有选择地理解客户的哪个问题,那是不够的。确切地说,必须理解客户的业务如何运作。在销售点沟通中使客户思考哪些问题。喷墨

  Iffland公司把第二个关注点放在材料和加工上。这方面有哪些可能性?从2D到3D,再到展示品制造等;企业也试图建立相应的能力,但有人忽视。由于业务变得零碎和印数下降金属包装,必须产生更多的加工订单。 Iffland公司在某种程度上己经考虑到了,但实际的发展比预料的更厉害。由于使用模拟方法很少取得成效,因此Iffland集中力量扩大IT,并专注如何在生产开始前尽可能使过程自动化的问题。科印报告

  自动化。“我们己将图像数据库、商业软件和库存管理相互联网。我们创建了工作流程,以便使过程自动化。其实我们比在线印刷厂没有什么不同。”在线印刷厂利用B-to-C商业模式的优点数字出版,使其客户通过网站得知,获得标准产品。这在B-to-B商业模式中销售不好。客户与供应商系统对接有很大阻碍。因此每个客户流程必须单独和个性化设立。数字出版

  两年来Iffland公司努力工作,并投入人力和资金。由此我们确信,这是唯一的方法。2013年,Iffland开始重新定位。“如今我们在自我推销中说电子商务,我们在交流中几乎没有谈论印刷。虽然有时我们也讨论印刷,但印刷不再是核心。我们试图在这个领域作为特殊的服务商定位。这也意味着,扩大我们的服务范围。现今我们是项目管理者,也是物流公司。如果客户需要,我们也是金属加工厂。这是没问题的。我们注意到设备,新客户纷至沓来。”Bohlender说。展会

  面对Iffland公司的例子提出的任务,与印刷没有一点关系。但是,例如与塑料有关,企业对此很熟悉。也就是说,这也涉及扩大服务范围投资采购,并确立作为客户的问题解决者。Bohlender说,“以前印刷厂对技术深信不疑。他们相信,只有精良的印刷机,一切都会成功。但是,我们必须摒弃这种想法。”确切地说企业,这涉及到,从新技术也会发展成可变的业务新模式。利通

  由于环境不断地变化,优化过程将继续下去。Iffland公司增加生产订单的数量与每年销售额提高20%无关。Bohlender说,“交货期时限的压力越来越大,因为客户感觉数字印刷喷墨印刷,也就是大幅面喷墨印刷喜欢作为复印店解决方案。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我认为,这需要长期为之奋斗。”当问到数字印刷是福还是祸时,他务实地回答:“既是又不是。这是人们必须应对的技术发展。在一天结束时,我们必须赚钱流程,并保证工作岗位。”喷墨


徐世垣专栏

总访问量:88331 更新时间:2018-07-03 11:05:47

职务:原中国印刷科学技术研究所副编审、全国印刷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原秘书长。
经历:从事印刷技术研究工作近五十年来,在印刷信息和标准化工作方面为印刷事业作出贡献。多年来,运用德语编著和翻译大量的国外印刷技术书籍和文献资料,收集大量有关德国印刷技术信息。对印刷工艺有较深的造诣,并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曾应邀参加ISO 国际标准化组织TC130印刷标准委员会年会,负责组建全国印刷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在职期间,曾制修定印刷技术术语等多项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并获国家标准化科技进步奖。退休后,仍应邀参加中国印协和印刷标委会组织的标准化工作和各项技术活动,并参与印刷职业技能考核标准和印刷业环境标志产品技术标准的编制工作,继续为印刷行业发挥余热。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