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视觉的角度决定了你的格局与结果

时间:2020-02-18来源:科印网作者:王若冰

  2017年网络出版,山东理工大学创造了一项中国高校专利转让纪录。他们与补天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签订专利技术独占许可协议,价值5.2 亿元,毕玉遂教授的科研团队分得4个亿。软件

  毕玉遂教授作为在校的职务发明人,他的科研成果属于学校,专利技术转让后绿色印刷,学校依法应该给予毕教授一定的发明人奖励。按照专利法的奖励建议,可能会给以不到1万元的专利发明人奖,再按照《科技成果转化法》还需要付给50%的技术转让费,可毕教授为啥能分得4个亿呢?当纳利

  山东理工大学党委书记吕传毅说:“这不是学校给了毕教授4个亿,而是毕教授帮学校挣了1个亿”。这就是看问题的角度书刊印刷,一个视角的角度就决定了问题的性质。因为按习惯绝大多数的人会认为是我学校给了你多少钱,而不同的角度呢,就变成了你给我赚了多少钱。变我给你成为了你给我,这可是180度的角度,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在几乎所有的企事业单位重组,尤其是企业里,总是喜欢把公司给予员工的薪水看成是我给你发多少钱的工资,而从来没有人认为是你给公司创造了多少价值,赚了多少钱。所以,即使是公司给员工发1000元的工资都会认为是施舍性质的可变数据印刷,都是认为是我给你的。反向地看问题其结果就肯定不一样了,因为,我给你多少和我可以给你多少以及我应该给你多少和你应该得到多少,直到我给你多少对公司的效果更好等等。这都是看待这件事情的角度问题,也就是视角。艾司科

  任何一件事情政府政策及监管,你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他,其结果都不会一样。就像我们看一件最简单的6面体一样,前、后、左、右、和上、下,哪个面都是不同角度的结果。企业管理也是一样,如果你站在不同的角度看问题Adobe,一定会得到不同的结果。油墨

  劳资关系历来都是企业中的主要矛盾,为什么很多企业中的技术骨干,有能力的人总是待不了几年,都要跳槽呢,这都是和企业的管理模式有关的。因为唐山玉印,我们不难看到,绝大多数企业中,老员工的薪资不如新聘用员工的高,尤其是那些重要岗位。为什么呢,关键就一点包装总论,因为管理者看到的不是你给我赚多少钱,你的贡献我该给你多少报酬。而是眼里只有我发你多少钱的工资。更有甚者,在他们的眼里,一个人创造1万元的价值和一个创造10万元的价值甚至100万元的价值都没什么区别。这就是站在上面往下看的结果,看到的只有我给你多少。 但是分色,作为员工,出来干活就是为了赚钱,可你对人家的劳动总是不能及时地给以回报,甚至还和人家耍赖,扯皮乃至恶意克扣。试想一下分色,如果你站在这个角度上你会老老实实地接受吗,肯定不会。活动

  有一些企业,员工连续几年要求加薪,可公司就是不予理睬,最后员工选择了离职。可过不了几天其他包装,公司又采取了高薪给挖回来,开出的工资比人家离职前要求加的还要高很多。当初既然觉得他不值得加薪,那走就走了,干嘛还要弄回来呢。要是确实有用,那该加薪的就应该及时地主动加薪惠普,既好看还送了人情。而现在是钱给了,还被看作是不得不给,反而让员工认为你离不开他。有的管理者会认为,这是管理上的需要,不能让员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全印展,有能耐你就别把他再高价弄回来啊。你做不到,因为,一个公司的正常运转不是你一个人能玩转的,你需要很多人帮你工作,帮你赚钱。也就是管理学中说的展会,大家合伙经营。既然是大家合伙经营,那你就应该及时地,主动地给付对方应得的酬劳。这样大家都能看到希望,都把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做,自然效益就会做到最好。这也是日本管理学家稻盛和夫的经营学的理念。稻盛和夫的经营学胜过彼得德鲁克的管理学的根源就是一个是主动的发挥晒版,一个是被动地干活。就像80年代的大包干之前大家都没粮食吃,而大包干之后呢,粮食吃不完。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实例,两者的效果截然不同,收到的效益也就自然不会一样。设备维护与保养

  正如山东理工学院的党委书记吕传毅说的上光,“这不是学校给了毕教授4个亿,而是毕教授帮学校挣了1个亿”。只要人不太贪,就容易看到别人的成绩。从另一个角度看,是毕教授他们给学校赚了1个亿而不是学校给了毕教授4个亿,这就是看问题的角度。通常情况下印刷配件,技术交易成功后,这5.2个亿肯定是要先到学校的账户上的,然后学校再根据制度奖励给毕教授他们。试想一下,如果我们把角度换成普通的认知习惯,手里拿到的5.2亿巨额款项承印材料,却要把80%的4个亿都拿出来给别人,你是不是舍不得呢。现实中,我们绝大多数的老板别说给80%了,就是30%,10%都舍不得给电子监管码,长此以往,你还指望有人会为你赚钱吗。政策法规


王若冰专栏

总访问量:99354 更新时间:2020-06-16 18:22:58

现任职务:河南省新斗彩印刷有限公司总部技术中心主任,总工程师。 教育经历:香港亚洲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 工作经历:1992年从乡政府辞职下海后,自1995年于广州进入包装印刷行业以来,一直致力于港香、台湾的大型胶印瓦楞包装企业的工作。从菲林输出开始进入,到业务开发,生产管理,技术专业研究等整个过程进都行了系统性的一线经历和研究。一路从业务课长,生产主管,生产经理,技术经理一直没有离开过胶印瓦楞的高档包装研究。对预印和水印产品的瓦楞纸板生产线以及印刷技术的性能和技术提升均有深入的系统的研究和探讨。80-90年代学习的美术和摄影刚好在包装印刷专业里得到了天衣无缝地衔接和应用,使得在包装印刷技术领域里如鱼得水。2005年以后又开始了包装设备和包装IE工程的潜心研究,因此对专业设备的高度自动化和高效率的发挥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因此,在《印刷技术》,《印刷经理人》,《全球瓦楞工业》和《纸箱世界》等多家专业刊物上发表了专业文章数10篇。2011年又在《科印网》开设了自己的《名家专栏》,以便和行业内上的仁人志士互相交流。在目前全球的胶印瓦楞包装高度自动化技术几乎还是空白现状,对此,本人投入了较多较全面的非常深入的研究和方案设计,从“胶印瓦楞包装的专用抽湿房”到“远距离全自动集中供胶”再到流水线中不同工序设备的自动化结合,都进行了设备的技术优化和改进方案的研究。高效率高度自动化的工业4.0模式的纸包装车间的设计和应用都得到了成功的检验。 目前主要从事纸包装印刷的技术性研发工作,两年来已申请自动化技术和技术优化等发明专利20多件,现主攻方向为针对工业4.0模式的包装印刷企业的改造与设计,对各种不同规模的胶印瓦楞包装印刷企业的新厂建设规划和布局设计均可达到IE理念标准的较高水平。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