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 > 人物访谈

我认识的武文祥同志

时间:2009-03-20 09:36:54来源:科印网作者:蒲嘉陵

  本来已计划参加今天的座谈会,但因临时出现紧急安排,不能分身,只好以书代言,说两句本想在座谈会上讲的话。
  我与武文祥同志之间是忘年之交,我们相差20多岁,但我们的认识和交往要追溯到1990年我从日本留学归国之初,也已经有近20“岁”的历史了。因此,可以说我们之间的友谊已经经过了时间的考验。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正式场合称他为“领导”,但在非正式场合喜欢称他为“老爷子”的原因。我与武文祥同志之间的交往源于我们对印刷事业的共同挚爱和认真,我们之间的友谊由于这种挚爱和认真得到巩固和发展。今天这个场合既非完全正式,也非完全非正式,因此我用“老武”来称呼他。
  老武给我的印象是:印刷是他的最爱。应该是印刷博物馆开馆前布展的某一天,我发现老武的“官车”停在博物馆前面,他下车后就立刻投入到了“搬运工”的行列,完全没有顾及当时还穿着领导的服装。
  老武给我的印象是:严厉但不招恶。对待工作老武的严厉有时甚至达到挑剔的程度,“领导的想法又变了”是经常从他的工作下属听到的“抱怨”,但大家都还说老武是好人,愿意跟他一块工作,因为他不是为了自己,只是想将工作做得更好。
  老武给我的印象是:对人友善。我有幸在“911”与老武同在美国,当天下午我们在水牛城成为了“无家可归的老外”,只好到就近的“猫”(大型商业城)去购买登载有世贸大厦倒塌照片的报纸。卖报的是一位上了年岁的美国老太太,老武当即就表达了对恐怖事件的谴责和对不幸遇难者的同情,让卖报的老太太感动得热泪盈眶。尽管没有考证过,但我们应该算是最早向草根阶层的美国人民表示同情的中国人。
  老武给我的印象是:70多岁的“年轻人”。我们有幸经常一起参加很多全国性的行业活动,我一股都是快去快回,且往往是北京与目的地之间的直接往返,但老武不同,经常是目的地与多个城市之间的往返穿梭,而且始终保持精神饱满的状态,往往因为声音过于洪亮而不时宜再使用麦克风。在这方面他比我年轻!
  如果时间允许,我还可以举出更多的例子,但还是就此打住,把时间留给其他的同志们吧。
  最后祝老武永葆“70多岁的‘年轻人’”的精神状态,但健康是第一位的。


  你的朋友:蒲嘉陵
  2009年3月19日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