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 > 人物访谈

胡亚权:我就是《读者》的一个老编辑

时间:2019-01-07 08:57:57来源:每日甘肃网

  “你的糊糊快好了没?”

  “我的糊糊应该快好了。”

  每天早上给自己和老伴熬两碗自磨的黑芝麻糊,是74岁胡亚权近年来一直保持的习惯,这也成了老两口早上相互调侃的问语。1月5日是节气小雪,兰州寒风刺骨。晨光熹微中,胡亚权麻利的将两碗黑芝麻糊盛好并端到餐桌上,两个烤好的馒头和一小碗咸菜正静静的等待着……

  时光回溯38年前,当时正意气风发的胡亚权,成为了《读者》(1993年以前为《读者文摘》,后更名为《读者》)杂志的创办者之一。

  创刊伊始,正是人人渴望读书之际

  “改革开放初期的1980年,正是人人渴望读书的时候,我形容那是个‘文化断层时代’。”胡亚权说起《读者文摘》创刊之时的事情依然记忆犹新。“那一年,时任甘肃人民出版社总编辑的曹克己,找到了我和郑元绪,告诉我们出版社打算办一份杂志。那时,我俩不但年轻,而且都是理工科出身,两人之前都没有太多杂志编辑方面的经验,当时第一时间想的就是到底要办一本怎样的杂志?于是我俩跑‘地下书摊’(当时夜市上的小地摊中多以小杂志、手抄书等为主)、新华书店(当时也没有多少可看之书)、报刊市场(兰州市面所常见报刊不超过20种)作了大量的调研工作。”

  “当时的甘肃已经有了几本杂志,如《飞天》《甘肃妇女》《甘肃青年》等等,主要还是受当时甘肃经济发展、交通制约等影响,发行量都不是很大。我们就考虑,是不是办一个综合性的文摘类杂志,而不是纯文艺性的文摘。”胡亚权笑着说:“当时确定要办一份综合性的文摘类杂志,主要是因为我俩都是‘爱读书的理科生’,觉得我们要办的文摘就应以文艺为主,同时不排除其他自然学科内容。同时,我们办的杂志就是想要告诉中国读者,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我们不知道的美好事物,高尚行为。这一点,就是我俩当时的真实想法。随后,我们就开始在出版社内贴‘告示’,给我们要创办的文摘征集名称。当时征集了包括‘文汇、文萃’等等大概40来个名称,我们感觉都不太满意,经过考虑之后,最终确定了用‘读者文摘’这个名字。”

  练习本上,赵朴初先生书写三条题字

  “大方向确定好之后,第一期的编辑工作随即开始了。当时我们遍览可以见到的报刊图书,甚至包括大学时的读书笔记、摘抄的诗歌等等,终于在1980年底筛选编辑好创刊号送审稿。1981年春节前夕,送审稿退回,抽换了三篇大文章。此事促使我们放弃对敏感题材的好奇,不再媚俗跟风,这也成为此后杂志编辑的一条重要原则。”胡亚权拿着《读者文摘》的创刊号介绍说:“《读者文摘》第一期的刊名是托人请赵朴初先生题写的。郑元绪专程去北京从赵先生秘书那里取回一个小信封,回兰州后打开一看,惊喜地发现那是老先生在小学生练习本上书写的三条题字,每字拇指大小,落有印章。我们从中反复挑选出四个字用作刊名,其中‘读者’二字沿用至今。”


推荐专题

2019电商年会

2019中国印刷业互联网创新节暨第七届中国印...[详细]

第七届中国国际全印展

第七届中国国际全印展(All in Print China ...[详细]

2017数字印刷在中国

本次《数字印刷》将继续为行业分享综合调研...[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