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 > 生活播报

淡若兰菊 真水无香——怀念夏天俊

时间:2012-03-01 15:40:57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作者:李彦

  夏天俊 山东省益都县人,1928年生人。1949年5月随第四野战军南下,从事过军管、外贸、石油等工作,负责全国石油调度工作5年。1965年开始从事新闻记者工作。1980年调入经济日报社经理部任副经理,主要从事基本建设及印刷厂的建设工作检测系统及仪器。自1986年开始任经济日报印刷厂厂长兼管报社的技术改造工作。1989年获得中国印刷技术协会与日本森泽联合设立的森泽信夫奖。2007年荣获第九届毕昇印刷杰出成就奖。离休后任中国报业协会印刷工作委员会顾问。

  2月25日晚,微博上的一条消息令很多印刷人震惊:“惊闻中国报业协会印刷工作委员会顾问、经济日报印刷厂原厂长夏天俊夏老于今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一时间,很多印刷人的微博点起了怀念逝者的红蜡烛。

  说到夏天俊,一定要提到王选院士。如果说王选院士是汉字激光照排的创始人,那么夏天俊当属中国报纸照排技术应用的开拓者和推广者。

  当初刚刚进入新闻行业,《中国新闻出版报》总编室原副主任赵进军经常给我们讲起夏老的很多“碎片式”的故事。为了在中国报业推广照排技术,夏老让全国各地的报社老总、报纸印刷厂厂长以及相关技术人员到经济日报印刷厂免费学习技术,免费提供住宿。当时有人提议收费,夏老听后一笑了之。他心中想的是如何以最快的速度让先进技术广泛应用在报业印刷上,让排版技术向现代化发展。

  那时,一年仅招待费就花四五万元,报社老总半开玩笑说:“你事干了不少,你的招待费也不低呀。”细微之处显示出他待人的热情和坦诚,他自此与报社老总、报业印厂结下深厚情谊,这情谊一直绵延到他的晚年。

  2007年本人做印刷行业的记者,采访的第一个人就是夏天俊。按照惯例,事先备足了功课,列了很多采访话题。电话上跟夏老联系拜访的时间,夏老说:“我到车站接你。”这让记者非常感动,跟印刷人打交道就从这开始了。

  夏老的住处离车站很近,但要拐几个小弯,夏老说怕在电话里说不清楚。老人先问了要采访的话题之后,就开始了他的述说。他思路清晰,思维敏捷,记忆力超强,很多年前的事情和最近刚刚发生的事,都记得清清楚楚,报业印刷发展的脉络了如指掌,每年报纸印量多少,报业印企购买设备的大概金额、数量、更新比例,谁家又添置什么设备、哪家印厂搬迁到什么地方……如数家珍。

  从叙述中,了解到夏老做事的速度:从1982年开始,3年多时间,先后为经济日报社建了8000多平方米的厂房、2.8万平方米的职工宿舍,办妥2.4万平方米办公用房的准备;4个月,将王府井人民日报社旧址改造并装修成经济日报印刷厂厂房;2年多时间,将经济日报印刷厂产能从当初每天排8万字提高到15万字;为上马照排技术,4个月时间建完机房,配齐空调、电源和电脑操作人员;7天,将第一套华光照排系统安装完毕;1987年5月22日,《经济日报》全部由铅排改为激光照排……1987年12月1日,华光激光照排系统通过由电子工业部主持的鉴定,12月3日通过由国家经委主持的验收。周培源现场表示,用计算机排出中文报纸,是对中国文化发展的重大贡献,它的实用价值和作用,不亚于中国原子弹的爆炸。1988年之后,华光照排系统的应用迅速推向全国;1991年,经济日报社为此获得了国务院重大技术装备成果特等奖。

  夏老成为印刷行业泰斗级人物,不光是因为推广照排技术,他还是将感光树脂版技术引进中国的第一人。

  1985年,上马照排技术后,夏老就开始着手解决印刷问题。半年时间,改进制版设备,投资只用了60万元;3年时间,他联系国内多家厂商促成树脂版托国产化、树脂国产化、涤纶薄膜国产化、各种制版机国产化,由此扶持了一批产业,为用户节约1000万元人民币和200万美元。1991年,经济日报社为此获得了国家重大技术装备成果一等奖。

  夏老在报业印刷上的深耕细作和感情投入,也为他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后发力,1989年他荣获中国印刷技术协会与日本森泽联合设立的森泽信夫奖,2007年获得我国印刷行业最高奖——第九届毕昇印刷杰出成就奖。

  在报业印刷的圈子里,夏老的地位如德高望重的长老,离休以后都不能闲着。谁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都会向夏老求助,外地报业印刷问题难解决,有的直接上京要他“摆平”。记者几次采访夏老的时候,都曾遇到有难题者上门找夏老求助的事情。在印刷行业,夏老最受人敬重,也是最值得信赖的人。记者曾问过夏老:“北京的、外地的有那么多事情找您,麻烦不麻烦?”夏老笑曰:“他们解决不了找我,我能帮就帮,解决了大家都好。”

  夏老居住的地方位于北京市中心区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方,以他的地位和名望而论,房屋面积不大,记者知道,他在北京建造的房子无数,经手的资金上千万元,为何不近水楼台给自己创造一个更好的居所,夏老平平淡淡地说:“这地方我觉得挺好,够住就行了。”

  至今,与夏老的接触,记者脑子里仍停留着一幅画面: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洒满了温暖,向阳的两个房间里几盆兰花静静地享受主人的伺弄,夏老坐在沙发里,旁边茶几上一杯清茶热气袅袅……想象着老人平时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吧——阳光、清茶、兰花,陪伴着老人度过了多少时光。

  如今,老人仙逝,兰花依旧。回望夏老的生命足迹,经历丰富,职业庞杂,一辈子干了好几种行当,且样样精彩。为事业,鞠躬尽瘁;做人,淡泊名利。老人用一生诠释着淡若兰菊、真水无香的意境。

【专题】沉重悼念夏天俊老师之仙逝 愿逝者安息


推荐专题

2020科印传媒活动

以会凝智,以展聚力。...[详细]

展望数字包装发展

《2022年数字印刷在包装领域的增长报告》的...[详细]

2019科印游学

科印游学起始于2007年,经过十多年的资源积...[详细]

推荐
  • 资讯
  • 技术
  • 文库
  •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