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夏天俊:我从来没有退过

时间:2007-09-18来源:科印网

  与所有七十年代出生的人一样陕西北人,当我翻开内容丰富,色彩多样的报纸时,偶尔会想在童年时代的黑白报纸,八十年代那薄薄一张的黑白报纸已经遥远,今天无论哪份报纸捧在手里都会有一种厚实的感觉。报纸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版式大量的增加上海光华,彩色报纸的出现,印刷精度的提高。而所有这一切变化很多是由激光照排技术带来的报业印刷革命所造就的。

  历史回到1985年,那一年,中国女排再次夺得世界杯,取得四连冠;微软推出基于PC的操作系统Windows 1.0设备,视窗正式面世; 而在报纸印刷行业中,也正悄悄发生着一场影响深远的革命。就在同一年,《经济日报》厂长夏天俊带领全厂工人开始上马激光照排系统,在全国日报中第一个迈开了告别“铅与火”的步子,当初是什么原因促使夏厂长上激光照排的?上新技术后能保证每天按时出报吗?十年报业改造的情况如何?作为头一个吃螃蟹的人媒体,应用一个完全没有验证过的新技术无疑需要巨大的勇气,面对巨大的困难和压力。带着种种问题,我敲开了夏老的家门,当年的厂长如今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伴随着夏老的回忆华光精工,我们一起走进那段艰难岁月。

  当我们谈起当时决心应用新技术的原因和应用中的困难时,夏老打开了话匣子,时间随着夏老的话音开始慢慢倒流:1985年以前,全国报纸通通都是铅字排版,整个排版一直到出校全部都是铅作业装订,都用铅字来做,包括文字和图像难度很大,效率很低,劳动强度很大,污染也很大。另外过度包装,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满足报纸的发展,每天出四个版,一大张,再往上发展就非常困难。还有,时间上也保证不了《中国印刷业年度报告》,大家非常辛苦,整个通宵的干活,差不多一般的排字工人一直干到快凌晨四点才算是完,而且很多人在一面记字,一面捡字商业印刷,一面排字,一面拼版,一面校样,一面在改。铅字改稿和计算机改不一样,计算机敲一下就可以了商业轮转在中国,铅字要改的话,你得把原来的字拿出来,再加以改,这是改一个字。改一个单元段就更麻烦了,要把这一段全部抽出来CTF,重新拿铅字一个字一个字码在里边,再加上错了位,缩了行,增了行,问题就更加麻烦了供墨,因为增一行下面就得去一行。我当时在1985年敢于上是因为迫于没有别的办法了。当时我也考虑了其它的方法,比如说在铅作业上,我们买了日本的电脑穿孔,自动铸排,这个技术还是在铅作业的基础上模切烫印压痕,尽管他比人工快了,人工一个人一天排几千字,自动铸排可以达到几万字。但是电脑穿孔还是解决不了排版,还得靠人工来拼。当时我们考虑的其它照排形式还有机电照排,那是靠照相来拼富士施乐,那个形式也不行。图像处理

  当谈到当时国内已有的技术基础时,夏老回忆起了当时国内传媒应用新技术的情景:当时我们是在新华社1984年试验激光照排的基础上开始的,当时新华社的照排是证明计算机能够排字了,而且能够横排排下来,但真正作为报纸拼版就很困难胶片,报纸排版就有很多问题了。报纸排版有横排、竖排,各种图像处理比较难,但是新华社的照排是一个根本性的,本质上的变化。当时我们排报纸时并没有一个现成的东西,北大也好发展史,潍坊也好,都没有一个现成的产品。新华社排了一个《前进报》,基本上还是像排杂志那样横着排,没有报纸那么多花样。像现在报纸横的、竖的、花边加网文,加各种各样的照片插进去。真正做到大报、日报天天要出报厂商信息,我们顾虑很大,当时北大、潍坊都没有一个现成的东西,从硬件到软件都有很大的差距,我们第一个问题就是研究新华社在1984年验收以后到大报排版的差距在什么地方,需要解决什么问题。当时用的照排机是杭州做的标签,杭州把它的照排机整个升级,真正改造成适应大报出版的激光照排机。另外在出照排机之前还有一个打样机,排版没有这个打样,就没法校对,排完再弄就很困难了包装印刷,所以杭州的任务一个是激光照排机,另一个就是激光印字机。后来初次的印字机是国外的引进的,小的,不能解决整版的问题。排报纸必须得有一大张,这样杭州的任务就是出一个硬件。当时照排机在整个照排系统里边压凹凸,主机系统要换,新华社1984年那个不行了。最大的问题是软件问题,软件整个没有一个适应报纸出版的软件,当时是潍坊华光在负责报纸的排版软件,大概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实际上参与了这一次开发防伪印刷,当时我们提出来报纸出版大概是些什么问题,基本的规格是什么,要求是什么,我们一条一条给拉出来。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字体,报纸的字体当时差很多包装物流,在新华社排版基础上的字体很少,当时只有6种正文字,6种题文字,6种正文字也很少,只有6000多字医药包装,就是国家简化字规范的那个,而报纸真正排版六七千字是不够的,那么我们面对最大的问题就是想办法把字体增多,数量加大。另外网文,网文要多少种网文机构/组织,我们拿铅字排版的是什么网文,在计算机上应该有多少,我们用了200多种网,网有深网、浅网,报纸之所以有丰富的色彩水墨平衡,就因为有不同的网文,有的地方需要深网,深网里面有反白字,浅网里有深底黑字,这些东西都需要大量的工作整合,1985年到1986年这一段时间基本上成形了。5月份,杭州的照排机、印字机已经出来了,我们的现场验收也提出了一些改进意见,怎么样做到稳定,怎么样不漏光流程,提高速度,减少故障,另外,潍坊的排版软件8月份经过验收、检查,做了一些修改糊盒,基本上我们真正排版是1986年10月28日,排了第一张报纸,这第一张报纸不是《经济日报》,我当时不敢拿《经济日报》试,我就拿周二出的报纸科印精品调研,一个礼拜出两期,三天才出一期报纸,像这样的报纸比较好办,白天我就排,排完以后有两天时间检查胶片,到周二正式出版的时候我就可以直接出了。1986年10月28日第一张真正跟社会见面的计算机排的报纸是《中国机电报》。计算机排完后接着试验,大概是10月底,11月、12月经过两个月试验,试验中不断出错,当时计算机经常出的问题是什么呢?缺少字数是一种EFI,比如说中央开会,来了好多代表,好多代表的姓名字库里边根本没有,还有好多情况会遇到生僻字。我们后来就解决这个补字系统,没有字就补字设计,补字有一种是用偏旁部首来拼,还有完全得靠写,写了再来放大、缩小,再补到里边。这种字就非常不规范,比例大小不一样胶片,比如说镕字,在标准字里是没有的,镕字基本上就拿字来拼,镕字的“钅”和“容”,有时就一边大一边小乳品包装,这种情况很多。经过两个多月时间,到1986年底,《中国机电报》四个版全部都上了照排。到1987年1月,又增加工作量,同时排了四个小报雅昌,一个大报,总工作量相当于出日报了,一个大报、四张小报相当于出了三个报,这样一边不断的加压力,一边往上走全印展,到了3月底,我就认为《经济日报》可以上了,《经济日报》上的时候我也不敢全上,四个版我就上了一个版,其它三个版继续用铅排上海宏景,这样的情况维持了一段时间。半个月后,我又上了第二个版,再过半个月上了第三个版,一直到5月22日我才算四个版全部上齐,花了两个多月时间四个版全部上齐了。《经济日报》从5月22日就全部用计算机排版了设备操作,不再依靠铅排了。在这个中间,我们增加了压力,锻练了能力,摸爬滚打地把系统慢慢摸熟了,队伍也锻练出来了。5月22日上去以后我就没有退过。因为退有两个方面的问题印刷市场,一是我对报社没有办法交待,今天报纸是激光照排,明天又变成铅排了;另外还有一个是我的工人们对工艺不适应,因为铅排是很大一个车间铸字、排字,很大一堆事情数码印刷,而激光照排就一个计算机,这个当然有很大的不一样。你要是停下来,我这么多人又得去铅排。当然我的铅排是在慢慢减的,比如说铅排是100个人整个盯着,我现在上了一个版了裁切,原来这个版的铅排就变成待命了。如果不用它,这一块就可以拆了,不用管它了。完了之后,我又去掉第二块。到5月22日全部上齐了,我不能让它长期呆着待命。但当时得让它们处于待命状态耗材,万一照排出了问题,排不了了,还得用它。这样盯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因为铅排里面还有很多其它的报纸,铅排在这段时间就继续排这些报。到了1987年底电子商务,大概22个报纸全部转到了激光照排。1987年12月1日开始国家鉴定,国家验收后,整个系统升级为华光Ⅳ型,到1988年6月、7月大约半年的时间,国家认为条件可以了唐山玉印,可以向全国推广了。重组

  正是这种不怕艰辛、敢为天下先的精神,铺平了激光照排应用的道路,也促成了全国报业整个行业的改造,当问起应用过程中最大的感触时,夏老说裁员,在这整个应用新技术的过程中,我们没有一次停过,更没有退过。在排外报的时候发生过一些错误。经常有串行,另外校对上,二校改过了设备,三校的时候又出来了。在外报的时候出现这些问题,但在本报基本没有出现过见报的错误。外报因为不是主要的报纸,不是日报,所以我们就登了一些读者致歉,说因为激光照排、技术改造喷墨印刷,希望读者原谅之类的话。在《经济日报》半年中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到了1987年底,排到了20多个报了,1988年继续把所有铅排的报纸都拿过来了。当时铅排的几十个报全部都拿过来了。到了第二年七月份,铅排全部都拆除了。经过1986、1987年,验收到88年进一步完善模切烫印压痕,这一段以后我们的信心非常足,从此,不存在铅排再回来的情况了,我们的铅排全部都拆除了,铅字也全部都卖了数码印刷,铅排不可能再回来了。

  最后,夏老总结了报业的整个发展过程,并展望了报业发展的前景。他对未来报业的前途充满信心:总的来讲,我们还是没有耽误过出报,从全国照排来讲医药包装,我们上去以后,基本上到了1992、1993年开始,编辑部开始上采编系统。最初我们的激光照排是改变“铅与火”,第二步就是取消纸和笔。实际上真正用起来是在1994年,《经济日报》上是在1995年喷绘机,上得比较晚。后来开始上彩色处理系统、广告系统。网印

  报纸到现在为止与过去相比,速度增快了,功能增多了,质量比过去好了。报纸过去都是黑白的,后来是彩报。中国的彩报是1993年开始的立体印刷,1993年以前没有彩报,大家都是黑白报。1994年上彩报后,彩报也有变化,主要是网点的处理。总的来讲技术进步一直没有停过。报纸印刷也变成胶印,我们现在在走向全数字化分色,印前的文字、图像处理、广告制作全部是计算机上处理,最后出来就完了。在暗盒里出来的是胶片,胶片一冲洗就成了模拟的了,数字化就没有了,就拿胶片来拼版包装贸易,现在又在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我们上CTP的原因。上CTP就是把所有版面信息全部扫描到版上,不再出胶片了,一到版上就完了,版做出来以后我就往印刷机上一挂。现在是两个环节,现在我们在解决什么呢EFI,就是说往往我们在计算机上排的彩色的颜色到了印刷机上出来有差别,稿子在处理中间跟原稿有差别,原稿处理完了以后制成版到机器上挂着又有差别。现在我们开始着手的是:按你的原稿处理以后,屏幕上显示的色彩信息颜色就直接跟印刷机连上,比如说红、黄、蓝、黑的百分比是多少方正,这个数据就直接连到印刷机上,印刷机开机的时候就是你屏幕上的颜色,我只要稍微做些调整就可以调整过来。所以现在我们想全部数字化,全数字化正在一步一步向前走,全数字化流程是报纸生产必然要走的道路。医药包装

  完成专访后当纳利,我的思想仍然停留在那一场告别“铅与火”的技术变革浪潮中,历史再一次告诉我们,任何技术如果不在实践运用中得到锤炼,就没有办法最终得到推广。直到今天,退休了的夏老仍然在孜孜不倦地推广新技术设备,如CTP和CIP3以及ERP等。而当年夏老领导的把激光照排应用到日报排版中去的运动,作为第一次在日报中推广照排技术,无疑在中国传媒科技发展的历史中占了一个重要的位置,照排之后报业的技术改造是采编系统的普及,再之后就是数据库的发展绿色印刷,今天的内容管理正是在这些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今后的报业发展也呈现走向多元和融合趋势,但1985年的那场照排革命无疑是这一切变化的先声。字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