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东至关子钞研究》(十四)关子钞版的发现

时间:2010-05-01来源:科印网作者:施继龙、李修松
  关子钞版是汤怀友“在整理县土产公司从下面缴来废金属时其他,从一袋废铅锡杂物中”偶然发现的,关子钞版的出土经过及其售卖到东至县土产公司的过程及经手人已不可考。由于工作便利,汤怀友先生最早接触和保管关子钞版,由于“版子上有文字有图案,不知是什么东西数码印刷印后加工,觉得特别,便将它们用报纸包起来单独放在抽屉里”,所以汤怀友应该是关子钞版的最初发现者和保管者。根据汤怀友先生和江祥生先生的回忆,关子钞版发现的时间是1981年,而不是有关报导和论文中所说的1983年〔8〕或1984年〔9〕。关子钞版在1981年由汤怀友先生发现后上光,先“用报纸包起来单独放在抽屉里”,在当年(月份不详),江祥生先生“去汤怀友那里聊天,无意中发现钞版,由于好奇胶印机,想带回家研究一下,得到汤怀友同意,用报纸将钞版包起来带至家中”。江祥生先生研究一番后,“又将钞版用报纸包好放置家中,大约两个月以后如数送还汤怀友”。据汤怀友回忆模切烫印压痕,“1983年7月,开始进行文物普查工作”,东至县文化局文物普查队(现东至县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张北进“去废品收购站寻找古钱币,无意中在汤怀友那里发现八块钞版”,“当时不知何物上海宏景,觉得奇异”,遂从“废品站取走六块,剩余两块”,这样,关子钞版中的六块便入藏安徽省东至县文化局文物普查队(现东至县文物管理所)。“剩余两块Adobe,(汤怀友)也没有当成一回事仍然收在一边”。张北进征集到关子钞版中的六块后,由于此次文物普查是由东至县文化局文物普查队与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联合进行,两单位合署办公,张北进“便与(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韩××联系,将情况告诉他”。韩××可能没有立即前往土产公司上海电气,“时至1984年,韩××得知后,来到废品站找我(汤怀友)询问钞版之事。我(汤怀友)是韩××的学生,深知老师喜欢收集古玩之类的东西,就将两块钞版拿出来胶片,韩××当时付了2元钱将钞版买走”。 据韩××在《安徽史志通讯》发表的《东至县发现宋代“关子”钞版和“关子库印”》一文可知,“今年(1984年)5月18日,东至县志办公室征集到‘关子’钞版和‘关子库印’”,可以确知韩××是在1984年5月18日代表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征集了另外两块钞版。后来韩××撰写文章发表在《安徽史志通讯》上,才引起广泛关注。分色
  关子钞版最初的状态报纸印刷,据汤怀友回忆“八块大小不一,版子上有文字有图案……大概一时好奇,想搞清楚版子上的文字和图案内容究竟是什么含义。将钞版上的泥土清理一下,由于包浆坚固,洗刷不去CTP在中国,便用蓝墨水、红印泥刷在面上印制拓片,结果什么也没认出来。”江祥生回忆,“当时铅版的正、背面都呈灰白色,锈痕斑斑,坚硬如骨。钞版上的文字和图案密密麻麻看不懂什么意思制版,字距间有白粉末状杂物”。江祥生拿回家后,“取出一只大盆将钞版全部放入水中,用刷子逐个从大到小进行洗刷清理……开始用印制钱币拓片的方法,用蓝墨水刷在钞版的表面,然后印在纸上制成拓片。由于钞版锈痕凹凸不整原稿,拓片上的文字、图案拓不清晰”。1983年7月,东至县文化局文物普查队与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联合进行文物普查时,工作人员张北进“无意中在汤怀友那里发现八块钞版,版子全部呈灰黑色,为自然氧化物收购,版子文字、图案内地张有红色印泥”,“当时发现钞版的小孔处仍有遗留似金属丝状之物”。由此可知,关子钞版在最初发现时有泥土附着,且锈蚀较为严重。汤怀友将泥土进行清理并且洗刷锈蚀,江祥生拿回家后上海宏景,仍发现关子钞版的正背面锈蚀斑斑,呈灰白色,且有“白粉末状杂物”,经过江祥生先生洗刷、清理、印拓,已基本上破坏钞版上原初的腐蚀层网印,东至县文化局文物普查队(现东至县文物管理所)征集六块钞版时,“版子全部呈灰黑色”。此外,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韩××出面征集了另外两块版,“(韩××)记得第一次见到钞版时,正面是黑色的收购,背面是灰白色。”艾司科
  对于关子钞版的形制和数量,根据汤怀友的回忆可知,全套钞版“八块大小不一,版子上有文字有图案”,张北进去东至县土产公司调查时地图印刷,“无意中在汤怀友那里发现八块钞版”,汤怀友和张北进都认为全套钞版数量是八块。江祥生的回忆最为详细,他将关子钞版逐个洗刷之后,“码成宝塔状,共计十块雅昌,其中有一块为半残缺的,另外两块最小的版子尺寸相同。……六块小版子上的字根本就不认识”,“前些年(大概九十年代),无意中在《安徽钱币》上见到关子钞版的图片和报道,说钞版有八块爱色丽,我吃了一惊,我(江祥生)清清楚楚记得是十块。我拿回家去的时候是十块,还回去时还是十块,怎么少了两块?”关于关子钞版全套数量和现已遗失的两块小印章版的情况,江祥生确认:“钞版确实是十块凹印,当时在洗刷清理时,由大到小码成宝塔状,同时印成拓片,肯定不会错的,只是能够证实一切的拓片已经遗失”供墨,且两块遗失的小印章版“尺寸是钞版中最小的。大概只有国用印印长的2/3,宽的1/3,呈长方形状。与残印不同,两方小印均有外廓。当时印章上的文字无法释读,我清楚地记得几枚印上的文字线条都是弯弯曲曲的晒版,字体写法是一样的”。根据江祥生先生的回忆,他确认当初他从东至县土产公司汤怀友先生处借出的关子钞版全套应为十块,且归还时也是十块。只是后来东至县文化局文物普查队与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联合进行文物普查时,其中的两块最小的钞版已不知迹踪。究竟有没有这两块小钞版?这两块小钞版为何遗失?现在何处?是关子钞版研究中的最大谜团之一。报纸印刷
  〔1〕见附录:关子钞版主要研究文章目录(1984-2008)
  〔2〕汪本初:《安徽省东至县发现南宋“关子钞版”的调查与研究》,《安徽金融研究·钱币增刊》1987年4期。
  〔3〕安徽省钱币学会检测系统及仪器,《东至关子钞版再考察》,安徽省钱币学会编《东至关子钞版暨两宋纸币》,黄山书社,2005年。
  〔4〕据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汪本初先生赴东至县实地考察得知,此次文物普查是由东至县文化局文物普查队与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联合进行。详见汪本初《安徽省东至县发现南宋“关子钞版”的调查与研究》华光精工,《安徽金融研究·钱币增刊》1987年第4期。
  〔5〕《安徽钱币》90年代发表的文章有:安徽省钱币学会秘书处《南宋“关子”钞版研究情况综述》,《安徽钱币》1994年第3期;吴筹中《中国货币文化宝库中的一组重宝--二论“关子试样雕版”》,《安徽钱币》1994年第4期;汪青《南宋“关子钞版”辨析》,《安徽钱币》1996年第3期;汪有民《对东至“关子”钞版之浅见》,《安徽钱币》1999第4期;汪青《再论东至关子钞版及相关问题--兼与汪有民先生商榷》包装总论,《安徽钱币》2000年第11期。
  〔6〕应该指的是1986年安徽省文化厅主办的“安徽省文物普查珍品展览”,(在安徽省博物馆举办)以及1988年5月安徽省钱币学会成立时举办的“历代货币珍品展览”。其他包装
  〔7〕“行在榷货务对樁金银见钱关子”版和“行在榷货务金银见钱关子库印”由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征集和收藏,当时东至县文化局是向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出具借条,将两块钞版借出展览,借条现保存在安徽省东至县文化局。可参考钱继才、盛锦朝、汪伟《稀世瑰宝关子面值版与库印追回始末》供墨,《安徽钱币》,2007第3期。
  〔8〕汪本初:《安徽省东至县发现南宋“关子钞版”的调查与研究》,《安徽金融研究·钱币增刊》1987年第4期。
        〔9〕韩××:《东至县发现宋代”关子“钞版和“关子库印”,《安徽史志通讯》1984年第4期。油墨


施继龙专栏

总访问量:60633 更新时间:2011-10-11 09:02:58

简介:理学博士,北京印刷学院印刷与包装工程学院教师。现专职从事古代印刷(印刷材料史、印刷技术史)方面的研究与教学。中国印刷技术协会印刷史研究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青铜研究会副秘书长。已出版专著1部,发表论文约40篇,获得发明专利1项、实用新型专利1项。曾获国际科技考古学会Martin Aitken Prize、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银行科技发展奖”二等奖。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