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东至关子钞研究》(十五)关子钞版问题的由来、发展和解决

时间:2010-05-01来源:科印网作者:施继龙、李修松

  如前所述供墨,关子钞版被东至县土产公司工作人员发现后,1983年7月东至县文化局文物普查队与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联合调查时,从东至县土产公司征集了关子钞版中的六块,即“凖勅”版、“景定伍年颁行”版、“宝瓶”版、“国用见钱关子之印”、“□□□见钱关子合同印”和“金银见钱关子监造检察之印”,尚剩余两块在东至县土产公司投资采购,即“行在榷货务对樁金银见钱关子”版和“行在榷货务金银见钱关子库印”。由于东至县文化局文物普查队工作人员“当时不知何物,觉得奇异”,遂与联合调查者、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韩××联系,韩××得知情况后,便找到东至县土产公司汤怀友数码印刷机,由于韩××是汤怀友的老师,“韩××当时付了2元钱将(剩下的两块)钞版买走”。韩××当时买走的两块版即“行在榷货务对樁金银见钱关子”版和“行在榷货务金银见钱关子库印”,1993年5月韩××从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调离时私自将两块钞版带走,由其个人收藏。
  韩××最早在《安徽史志通讯》发表文章报导安徽省东至县发现的关子钞版(仅报道韩××出面征集的两块钞版),不久便引起学术界的高度关注和浓厚兴趣。由于目前尚未发现宋代纸币可变数据印刷,此前发现的宋代钞版也只有区区两块且尚有争议,如果东至县发现的关子钞版是宋代真版,那么其学术价值无疑特别巨大。尤其是韩××保存的“行在榷货务对樁金银见钱关子”版,其版面最为复杂、内容最为丰富、尺寸最大,是关子钞版中的面值版加网,在整套钞版中研究价值最大。凸印
        关于关子钞版中“行在榷货务对樁金银见钱关子”版和“行在榷货务金银见钱关子库印”的归属问题,韩××一直坚持己见,认为自己是两块版的所有者,其间安徽省各级文物主管部门(安徽省文化厅、安徽省文物局、东至县文化局、东至县文物管理所)、中国钱币博物馆及各级钱币学会等机构多次要求征集韩家梁保存的两块钞版,但韩××一直不为所动喷墨,始终秘不示人。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根据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汪本初赴东至县实地考察[1]以及相关亲历者和知情人回忆得知,1983年7月安徽省东至县开展的文物普查是由东至县文化局文物普查队与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联合进行的,两单位合署办公,韩××是此次文物普查的参与者之一。1984年第4期《安徽史志通讯》发表的安徽省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韩××《东至县发现宋代“关子”钞版和“关子库印”》一文(翻拍件如图1)现状及趋势,开篇为:“今年(1984年)5月18日,东至县志办公室征集到‘关子’钞版和‘关子库印’。”该文出自韩××亲笔,他又是当事人,该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明两块钞版是由东至县志办公室征集得到,而不是由韩××个人收集设备维护与保养,韩××只是征集两块钞版的经办人。此外,韩××身为安徽省东至县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在他参编的《东至县志》第三章第四节“馆藏文物”(翻拍件如图2),介绍了“县文物管理所藏有文物458件,其中一级文物2件数码印刷机,二级文物8件,三级文物12件,其他文物436件”。这里记载的一级文物就是关子钞版(指的是“行在榷货务对樁金银见钱关子”版和“行在榷货务金银见钱关子库印”)和一件青铜罍[2]。对于关子钞版(指的是“行在榷货务对樁金银见钱关子”版和“行在榷货务金银见钱关子库印”)的描述与韩××发表的《东至县发现宋代“关子”钞版和“关子库印”》一文相近,似为该文的缩写版本,应当出自韩××之手。《东至县志》里记载的一级文物关子钞版印后设备,指的就是韩××保管的“行在榷货务对樁金银见钱关子”版和“行在榷货务金银见钱关子库印”,在《东至县志》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明是“县文物管理所藏有(的)文物”,而且是“一级文物”。《安徽史志通讯》发表的《东至县发现宋代“关子”钞版和“关子库印”》一文和《东至县志》第三章第四节“馆藏文物”,前者记载“关子”钞版和“关子库印”是“东至县志办公室征集到”的企业,后者记载关子钞版是“县文物管理所收藏”的,尽管征集、收藏单位名称不一样,但前文已介绍,当时的文物普查由两单位联合进行,并且据有关当事人回忆上海电气,当时两单位是合署办公,在两篇文章中都清楚表明关子钞版中的“行在榷货务对樁金银见钱关子”版和“行在榷货务金银见钱关子库印”是由国有单位征集和收藏,韩××只是征集这两块钞版的经办人,由他出面征集两块钞版应是单位行为,而非个人行为。据知情人透露纸品包装,韩××当时确实是以公款购买,且开具了发票。奇怪的是,韩××明知东至县文化局文物普查队已征集到关子钞版中的六块,甚至他出面去东至县土产公司征集另外两块钞版的讯息也是从东至县文化局文物普查队工作人员处得知,但在韩家梁撰写的文章中为什么对已征集到的六块钞版只字不提、视而不见呢?此为关子钞版研究中的又一谜团。个性化印刷
压凹凸


图1 《东至县发现宋代“关子”钞版和“关子库印”》一文翻拍件

图2 《东至县志。馆藏文物》一文翻拍件
  关子钞版发现以来德鲁巴,安徽省文化厅、文物局一直密切掌握关子钞版的各项动态,对于韩××私自保存的两块钞版,安徽省文化厅、文物局曾多次通过东至县文化局、文物管理所与韩××接洽商讨收回两块钞版事宜,但韩××一直推脱阻挠、拒不配合。2004年,本书作者李修松教授(安徽省文化厅副厅长兼安徽省文物局局长)牵头折页,联合北京印刷学院、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单位的科研力量,承担了国家文物局科研课题,对关子钞版进行系统的交叉科学研究。在国家文物局专项经费的支持下,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鉴于关子钞版的重要价值,安徽省文化厅、文物局将追回“行在榷货务对樁金银见钱关子”版和“行在榷货务金银见钱关子库印”提到议事日程并采取了具体措施。在课题研究成果的有力支撑下胶片,安徽省文化厅、文物局和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有关部门周密部署、通力合作,最终一举将“行在榷货务对樁金银见钱关子”版和“行在榷货务金银见钱关子库印”收归国有。兹将这两块版的收回过程及其在外流传经过,参考东至县文物管理所钱继才、盛锦朝、汪伟的报道[3]介绍如下:人民币

施继龙专栏

总访问量:57360 更新时间:2011-10-11 09:02:58

简介:理学博士,北京印刷学院印刷与包装工程学院教师。现专职从事古代印刷(印刷材料史、印刷技术史)方面的研究与教学。中国印刷技术协会印刷史研究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青铜研究会副秘书长。已出版专著1部,发表论文约40篇,获得发明专利1项、实用新型专利1项。曾获国际科技考古学会Martin Aitken Prize、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银行科技发展奖”二等奖。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