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东至关子钞版研究》(十三)关子钞版的再研究

时间:2010-05-06来源:科印网作者:施继龙、李修松

  关子钞版自发表以来投资采购,一直受到学术界的高度关注。但其真伪、性质、用途还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究其原因,主要有三,其一,关子钞版不是考古发掘品,详细的出土情况已不可考;其二爱色丽,至今未发现宋代的关子纸币,也未发现类似的成套钞版,没有实物可供对比研究。故关子钞版成套发现后,一时难以得到学术界的一致认同;其三,关子钞版的形制、制版材料、制版工艺、印版数量等某些史料或有记载RIP,但语焉不详。对关子钞版进行的相关研究,只能依据有关史料、惯例进行分析、推理,难以定论。
  关子钞版发表不久,即有人提出是由古董商伪造,也有人认为是“冥钞版”[1];有学者从钞版的排版、图案、文字、质地等方面进行综合分析网屏,认为关子钞版存在许多疑点,不应草率断定它为宋代之物[2];也有学者从钞版上的文字、“凖勅”版的法律条文、印章形制和印文内容、钞版质地、钞版的排版等方面分析,认为关子钞版疑点颇多,有些目前无法解释[3]。学术界对关子钞版的疑点,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按需印刷,从已知的历代钞版实物来看,宋、金、元以至明、清,所有金属质印钞版都是铜质的,且文献记载的宋代钞版也是如此,如绍兴十四年(1144年)更铸官司印信发展史,“时更铸者,成都府钱引,每界以铜朱记给之”[4],乾道三年(1167年)“发内府白金数万两收换会子,收铜版勿造”[5]印刷设备,又诏令湖广总领所“将铜版依已降指挥缴中尚书省”[6],淳熙三年(1176年)“令都茶场会子库将第四界铜板,接续印造会子二百万赴南库桩管”[7],可见都是“铜板(版)”。但对关子钞版样品的湿化学分析和X射线荧光光谱分析皆表明关子钞版为铅质无疑。铅硬度低易磨损,而关子印量极大纸品包装,铅版不宜用作大规模的印刷;第二,关子钞版太薄,所有版、印厚度基本一致,约0.4cm,且印章无纽数字印刷机,手工盖印操作不便;第三,所有版、印上有成对小孔,在其它钞版上未见;第四,其它钞版每种只有一块,而关子钞版一套现有八块;第五流程,关子钞版的四枚印章印背无款、无钮,而一般宋代官印皆有款、有钮。此外,按宋制,官印是由有关部门分别保管的,此四枚印章与印版同在一处方正,不合宋制[8];第六,由“行在榷货务對樁金银见钱关子”版标明的纸币发行机关可知,其印制、发行地点应在行在临安,即今之杭州,而关子钞版却在今之安徽东至发现;第七评奖,有学者认为钞版文字有疑。如“行在榷货务對樁金银见钱关子”版上有“……赍至关子赴榷货务对换金银钱者听”,“赍至关子赴榷货务”令人费解[2]。这些疑问或有后代的实物依据,或有文献支持,有些是言之有据的,但也未必尽然包装机械,如认为关子钞版一套多枚且版上有成对小孔,版、印太薄且印章无钮,从而认为印刷操作不便。显然是对其印刷工艺不了解而造成的误解,详见下文分析。其他包装
  虽然关子钞版或有疑问,经过众多学者近20年来长期、深入的调查、讨论和研究重组,目前认为关子钞版是南宋遗物的占了很大比例,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吴兴汉、汪本初、安徽省钱币学会、姚朔民等人的观点[9],基本上划定了关子钞版的时代框架。关子钞版是南宋遗物,其一,关子钞版与史料记载颇为吻合。如“行在榷货务對樁金银见钱关子”版、“景定伍年颁行”版标明的纸币名称和发行年份与众多文献记载的关子纸币名称和发行时间完全一致;又如关子钞版的四枚印章印前工艺,与《宋史·舆服志》所载绍兴十四年(1144年)颁给“行在榷货务都茶场”印刷会子用的“国用印”、“检察印”、“库印”、“合同印”四种印章契合;再如,“行在榷货务對樁金银见钱关子”版首图案与《钱塘遗事》所载“银关之上列为宝盖幢幡之状”完全一致;其二,“凖勅”版的文字是一篇法律文告,因为宋代法律具有非常特殊的时代性,有与其它朝代不同的特色。有学者考证版材,“凖勅”版的文字是一篇十分地道的宋代文字,对于后代的伪造者来说,伪造这样一篇文字必须对宋代法律有十分精深的了解,而一般的伪造者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10];其三,钞版的形制、内容、行文格式、书法、图案、用印制度等具有明显的宋代特征;其四包装物流,从钞版的腐蚀状况判定,关子钞版应为南宋之物。观察发现,所有钞版背面普遍有一层厚厚的灰白色氧化物,这表明关子钞版应是出土物。从与其它年代已知的铅质文物的腐蚀状况进行对比分析,也表明关子钞版为南宋之物是可信的;其五科雷,不具备臆造的可能性。关子纸币至今未发现实物,伪造者不可能对其有那么透彻的研究,从纸币的形制、内容、行文格式、用印制度以及纸币法律制度等方面的综合分析,伪造者若对宋代纸币典制、法律没有相当精深的研究,仅凭主观臆想是不可能做到的[11]数码印刷印后加工
  在认为关子钞版是南宋遗物的大前提下展会,对其性质、用途还有不同看法,最具代表性的有“试样雕版”[12]、“民间伪钞印版”[13]、“官方纸币印刷版”[14]等几种看法。其中“官方纸币印刷版”说为大多数学者所接受,认为关子钞版即是南宋官方印刷关子的印刷版。“试样雕版”说以吴筹中等先生为代表,认为关子钞版不是实用的印刷版,而是“关子试样雕版”包装印刷,因为古代金属铸币或纸币在正式铸造或印刷前,都有制作试样的过程,关子钞版正只是由南宋政府保存的一套试样。“民间伪钞印版”说,由姚朔民等先生提出,认为关子钞版乃是当时不法之徒印造伪钞所用之物。
  为了更进一步探讨关子钞版的真伪、性质和用途按需印刷,本文拟从钞版的制版材料、制版工艺及其所采用的印刷工艺三个方面来具体剖析。X射线荧光光谱分析和体视显微镜观察表明,关子钞版是由铸造而成的铅版。进一步分析可知,其制作过程应为先雕刻木模,再翻砂铸造,铸造完后再用刻刀修饰电子商务,而不是直接在铅坯上雕刻。关子钞版应是实用的印刷版,显然不是“试样雕版”。进一步地,实物资料和文献资料皆表明,自宋迄清所有官方印钞版皆为铜质,关子钞版是铅版显然与之不符。此外包装设计,关子钞版“行在榷货务對樁金银见钱关子”之“對”字显系“封”字之误,四块印章版九叠篆不够规范、准确,“□□□见钱关子合同印”伪造的痕迹也较为明显。所以说,关子钞版是“民间伪钞印版”的可能性更大。收纸
  关子钞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行在榷货务對樁金银见钱关子”版明确记录这种纸币名称为“金银见钱关子”,“景定伍年颁行”版的“景定伍年”即公元1264年科印报告,明确表明了该纸币的发行年份。这和众多文献中记载的景定五年颁行关子纸币的史实完全一致。关子钞版的发现,使实物资料和文献资料相互验证,保持高度的一致性。宋代纸币印版一般是一套多块,目前发现的千斯仓版和行在会子库版仅有一块,是不完整版凹印,且两者的真伪、性质都没有定论,其学术价值大打折扣。而关子钞版现存一套八块,是迄今发现的唯一一套最完整的宋代印钞版。如上文所述,关子钞版在纸币印刷工艺方面也具有重大价值。它是目前发现的最早、最完整、最典型的一套彩色套印版,是探讨套印工艺起源、发展的重要线索科印报告,并可补充乃至纠正印刷史研究中对该问题认识的不足。此外,关子钞版还是研究早期纸币发展、南宋纸币的形制和内容、南宋纸币发行和管理制度、纸币法律等一系列问题的最佳实物资料。
  [1] 汪本初,安徽省东至县发现南宋“关子钞版”的调查与研究,安徽金融史志·钱币增刊,1987(4):58-64
  [2] 汪圣铎上海宏景,关于东至关子钞版的几个疑点,中国钱币,1994(3):28-31版式设计
  [3] 周祥,对现存两宋钞版的认识,收录于安徽省钱币学会编连线加工, 东至关子钞版暨两宋纸币,合肥:黄山书社,2005
  [4] 《宋史·舆服志》:绍兴十四年,臣僚又言:“印信事重,凡有官司印记折页,年深篆文不明,合改铸者,非进呈取旨,不得改铸焉。”时更铸者,成都府钱引化妆品包装,每界以铜朱记给之。
  [5] 《宋史·陈良祐传》:乾道三年,(陈良祐)除起居舍人兼权中书舍人,迁起居郎。寻除左司谏。首言会子之弊,愿捐内帑以纾细民之急。上曰:“朕积财何用,能散可也。”慨然发内府白金数万两收换会子科印报告,收铜版勿造,军民翕然。未几,户部得请,改造五百万。又奏:“陛下号令在前,不能持半岁久饮料包装,以此令民,谁能信之?岂有不印交子五百万,遂不可为国乎?”既而又欲造会子二千万,屡争之不得,遂请以五百万换旧会电子监管码,俟通行渐收之,常使不越千万之数。
  [6] 《宋会要辑稿·职官》:(乾道)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诏令湖广总领所印造新会子,通已未印造共三百七十万贯,将铜版依已降指挥缴中尚书省,其旧会子逐旋缴纳。
  [7] 《文献通考·钱币考》:淳熙三年高宝,诏第三界、四界各展限三年,令都茶场会子库将第四界铜板,接续印造会子二百万赴南库桩管。商业轮转在中国
  [8] 周祥,对现存两宋钞版的认识,收录于安徽省钱币学会编北人股份, 东至关子钞版暨两宋纸币,合肥:黄山书社,2005;姚朔民,东至归来答客问,中国钱币RFID,1994(4):5-10;邹志谅,由宋铸给印制度看东至南宋印钞版,收录于:安徽省钱币学会编,东至关子钞版暨两宋纸币,合肥:黄山书社立体印刷,2005;李国粱,东至“关子钞版”有关问题,收录于: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编,文物研究(第五辑),合肥:黄山书社数码印刷,1998;吴筹中、顾文炳,论安徽东至县发现的关子试样雕版,安徽金融研究增刊,1989(2):3-7
  [9] 汪本初,安徽省东至县发现南宋“关子钞版”的调查与研究数码印刷,安徽金融史志·钱币增刊,1987(4):58-64;姚朔民,东至归来答客问,中国钱币,1994(4):5-10;吴兴汉陕西北人,中国货币文化宝库中的一颗明珠--安徽东至县发现的南宋“金银见钱关子钞版”论述,安徽金融研究,1990(1): 6-17;安徽省钱币学会,南宋“关子”钞版研究情况综述,安徽钱币电子监管码,1994(3):21-29
  [10] 高聪明,从宋代法律制度看关子版的“准勅”文,收录于:安徽省钱币学会编,东至关子钞版暨两宋纸币,合肥:黄山书社字库,2005
  [11] 汪斌.对东至关子钞版的探讨,收录于:安徽省钱币学会编,东至关子钞版暨两宋纸币,合肥:黄山书社,2005华光精工
  [12] 吴筹中、顾文炳饮料包装,论安徽东至县发现的关子试样雕版,安徽金融研究增刊,1989(2):3-7;吴筹中,中国货币文化宝库中的一组重宝--二论“关子试样雕版”,安徽钱币其他包装,1994(4):12-15
  [13] 姚朔民,东至归来答客问,中国钱币,1994(4):5-10;姚朔民,“宋纸币版”的再检讨《中国印刷业年度报告》,文物,2000(4)
  [14] 汪本初,安徽省东至县发现南宋“关子钞版”的调查与研究,安徽金融史志·钱币增刊,1987(4):58-64;吴兴汉秋山国际,中国货币文化宝库中的一颗明珠--安徽东至县发现的南宋“金银见钱关子钞版”论述,安徽金融研究,1990(1): 6-17;安徽省钱币学会,南宋“关子”钞版研究情况综述,安徽钱币制版,1994(3):21-29折页


施继龙专栏

总访问量:59999 更新时间:2011-10-11 09:02:58

简介:理学博士,北京印刷学院印刷与包装工程学院教师。现专职从事古代印刷(印刷材料史、印刷技术史)方面的研究与教学。中国印刷技术协会印刷史研究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青铜研究会副秘书长。已出版专著1部,发表论文约40篇,获得发明专利1项、实用新型专利1项。曾获国际科技考古学会Martin Aitken Prize、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银行科技发展奖”二等奖。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