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专栏 > 专栏

《东至关子钞版研究》序

时间:2010-05-10来源:科印网作者:施继龙、李修松

南宋关子版研究的集大成之作油墨

戴志强设备

  有幸先读施继龙、李修松合著的《东至关子钞版研究》书稿包装总论,深感这是一部关于南宋关子版研究的集大成的著作。这部书的上篇,在分别介绍东至关子版一组八件的实物遗存情况和制作特征的基础上,进行了深入一步的研究,包括对其制造、工艺和材质的分析研究;根据遗存的实物,摸拟实验了南宋关子的印制工艺和技术;并和“千斯仓”版、“行在会子库”版等其它现存的两宋纸币钞版进行了比较研究;还对其真伪、性质、用途等相关问题开展了分析和探讨。下篇则系统介绍了东至关子版发现、收集和鉴定的全部过程德鲁巴,客观、全面地汇集并介绍了东至关子版发现以来,各界研究的主要观点和已经取得的学术成果。这部书没有华丽之词,没有取巧之意,确是实实在在地汇集了二十余年来有关南宋关子版研究的所有资料,揭示了有关这一课题研究的最新信息雅昌,从而为南宋纸币及其印版的研究、为两宋货币史、印刷史的研究,造就了一块可以信赖的基石。
  二十年来,我们一直关注着东至发现的这套关子版的信息,因为它对两宋纸币研究,对我国早期纸币历史的研究至关重要。1993年12月PS版,我和姚朔民、周卫荣一起,曾经专程到东至考察过这套关子版,在两天的考察过程中,我们相互交流过各自的看法,并取得了基本一致的意见展会,后来朔民和卫荣分别在《中国钱币》上发表了专题文章。对于东至关子版的真伪鉴定及其相关学术问题的讨论,安徽省钱币学会、中国人民银行安徽省分行(中国人民银行合肥中心支行)、安徽省文化厅、文物局始终给予高度重视,2004年10月,由中国钱币学会货币史专业委员会和安徽省钱币学会联合组织召开的两宋纸币研讨会在池州召开,其重点议题实际上还是东至关子版。今年7月报纸印刷,应安徽省文物局的邀请,我和黄锡全、翦宁同行,又一次专程到了东至,又一次实地考察了实物,不过这一次是以国家文物鉴定委员的身份数码印刷,来参加“东至关子钞版鉴定会”的,是要给东至关子版一个说法。所以我知道此行的责任,行前也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在实物鉴定的时候,除了复核上次考察时所得结论的主要依据是否确立外,同时也考核了别的不同意见的主要依据组合印刷,重点考察了几个关键部位,作为得出结论的支撑。经过认真鉴定之后,我的观点是:东至发现的这套关子版应该是“南宋末年私印关子铅版”,属国家博物馆馆藏一级文物。这个意见,经过商议印刷设备,也得到了锡全和翦宁的赞同,于是成为这次鉴定会的最终审定意见。打样
  所谓“私印”关子版,就是说它不是政府正式制造的关子印版,而是由当时民间私人制作的,其目的是为了伪造关子。理由是:
  一、这套关子版要印制的关子拼版,全称是:“行在榷货务对樁金银见钱关子”(见主版),但此版将其中的关键词“对樁”的“樁”字,错刻成椿树的“椿”字,而且是错在主版最醒目的大字标题名称上,这是一个不应该发生的低级错误覆膜,政府正式制造的关子版决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只有伪造者不知道“对樁”两字的真实含义,依样画葫芦时,才会发生这样的错误。
  二、印章版的文字采用九叠篆书体,九叠篆是一种复杂难读的书体北人股份,民间并不使用,宋朝的官印(政府用印)采用这种书体,目的是为了防伪。今所见印章版的篆文书法,只是形似,却有几处错误德鲁巴,这正好说明篆刻者并不精通九叠篆的篆文书法,政府正式制造的印版自然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三、“见钱关子合同印”,形似一块残版,像是残缺了印章的前面几个字。但仔细察看实物,此印版并非后来残损绿色印刷,而是伪刻者的有意所为,全印的三行字,删去了第一行,完整地保留了后面的两行字。这一作为,恰恰暴露了伪作的破绽软件,因为合同印是骑缝印,它应该是加印在“关子”和“存根”的交接处,关子和存根切割开以后,留在关子上的合同印,只能见到其中的一部分凸印,但伪造的关子不需要存根,所以只刻制三分之二的印体就完全够用了,伪造者在作伪时更为实用、更为方便。色彩
  四、此套关子版系由铅板刻制。文献记载,以及遗存所见其它宋代钞版均为铜质印版,由青铜浇铸RIP,版体较厚,此套关子版则为铅板刻制,有明显的雕刻痕迹,版体轻薄。铅质容易磨损,不利于大批量印制使用乐凯二胶,所以历代政府均不采用铅质作为钞版的材料。对于伪造者而言,则铅板质地较软,容易刻制作伪。
  五、此套关子版有明显的使用痕迹,特别是用于固定印版的小穿孔,有自然磨损痕迹。
  那么可变数据印刷,这套关子版既然是伪版,为何还可以定成国家馆藏“一级文物”呢?关键在于它是南宋的遗物。理由是:
  一、这套关子版的版式布局、行文口气、文字书体、制作特征,以及印章所涉及的主管部门等等,均符合宋制。行文中虽有个别地方和史书的记载不完全相同,但没有明显的抵牾。
  二、这套关子版的制作压凹凸,专业性极强,没有见过关子原件的人,很难设想会有如此高明的学识和作为。假若真是后人的伪作,那么伪作者本身便是宋代纸币研究的专家,也就不会再犯把“樁”字错刻成“椿”字的低级错误。
  三、这套关子版有明显的使用痕迹出版动态,痕迹自然,不属于有意做旧,说明它的确使用过,印过关子。而后代的作伪者是伪造钞版、伪造文物,其目的不是要伪造假钞、伪造关子。即使是印制假关子糊盒,目的也是为了伪造文物,而不是大量使用假关子,所以印一张、印几张便可,根本没有必要去大量印刷,否则只会自我暴露教育,收到适得其反的效果。既然是大量印过关子,它就只能是南宋的遗物。柔印
  四、这套关子版锈蚀严重,但不是有意新做的假锈,锈色自然,具有历史的沧桑。
  综上所述印刷市场,这套关子版应是南宋遗物。到目前为止,两宋钞版一共只发现了三套。一是“千斯仓”版,只存有主版一块,铜质。以前认为是北宋“交子”版,后来有说是“钱引”版平装无线胶订联动线装机量调查,最新的观点认为是北宋末年的崇宁小钞版。二是“行在会子库”版,也只存有主版一块,铜质。应是南宋“会子”的印版。三是我们现在讨论的这套关子版,共有八块印版,包括主版两块、辅版两块、印章版四块企业,均为铅质。这套版虽是私版,但它保存最为齐全,是目前遗存的唯一的一套南宋关子版,即使它是当时的伪版,也是目前为止可以反映南宋“关子”真实情况的第一手实物资料柔印,因此它的历史价值、学术价值和文物价值,决不可以低估,定为一级文物,当之无愧。
  确定这套关子版是南宋遗物,这是第一步要做的基础工作裁切,是当前矛盾的主要方面。至于它的性质、用途、是官版,还是私版,乃至更深层的学术问题,在此基础上可以继续研究和讨论。因此,我为继龙、修松先生的这一课题研究成果出版,感到由衷地高兴,祝愿他们的事业成功,祝愿中国的钱币学、纸币史,以及印刷史研究,不断取得新的成果。纸品包装

二OO八年八月二八日写于北京认证


施继龙专栏

总访问量:59998 更新时间:2011-10-11 09:02:58

简介:理学博士,北京印刷学院印刷与包装工程学院教师。现专职从事古代印刷(印刷材料史、印刷技术史)方面的研究与教学。中国印刷技术协会印刷史研究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青铜研究会副秘书长。已出版专著1部,发表论文约40篇,获得发明专利1项、实用新型专利1项。曾获国际科技考古学会Martin Aitken Prize、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银行科技发展奖”二等奖。

专栏分类
推荐专栏
推荐阅读
人物访谈